返回

大主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八十五章 借头(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千八十五章

    古老而斑驳的金色令牌,静静的悬浮在牧尘的眼前,光线照耀在上面,竟是无法折射而出,那种感觉,就犹如这枚令牌犹如一道黑洞一般,颇为的神秘。

    牧尘紧紧的注视着这枚金色令牌,手掌伸出,任由它落将下来,他手指摩挲着令牌表面,那“第二”的两个古老字迹,虽然有些模糊了,但却依旧是散发着一种莫名的威严。

    牧尘神色凝重,灵力运转,盘踞在令牌表面,试图钻入其中探测,不过,他的这种探测并没有取到什么效果,这枚令牌面对着他的探测,毫无动静,犹如是凡物一般。

    “试试能否炼化…”

    牧尘探测无果,略作沉吟,又是将鲜血滴入其上,然后灵力仿佛是化为熊熊火焰,将其包裹而进,试图尝试炼化。

    不过,那金色令牌躺在灵力火焰之中,依然是纹丝不动,那牧尘所滴落在上面的鲜血,只是化为液体血珠在上面来回滚动,但却始终无法侵染进去。

    这令牌,仿佛是有着一层强大得无法形容,但又难以察觉的屏障,阻扰着一切入侵之物。

    灵力火焰在燃烧了半晌后,依旧无果,牧尘也是略显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此物果然没那么容易窥探,不过虽说探测无果,但牧尘却并不感到因它付出了大代价而心疼,因为它越是如此难以探测,那也就说明它越是玄妙与重要。

    如果真的能够将其奥妙探测出来,其价值,必然会超过那四千五百万的至尊灵液。

    灵力火焰散去,金色令牌掉落下来,牧尘伸手握住。他轻轻摩挲,双目凝视,这令牌之上,他隐隐的能够感觉到一丝极其稀薄与隐晦的波动,但那种感知太过的微弱,所以连他一时间都是无法揣摩其源头。

    但凭借与此,牧尘也是能够确定,此物必定是属于上古天宫第二殿主所有,因为在这上面。散发着一种古老而强大的威压之感,那种威压,如影随形,即便仅仅只是一丝经历万千岁月的残留,但依旧是令得牧尘有些心惊肉跳。

    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整个上古天宫,恐怕都只有殿主级别的大人物才能够做到。

    “看来只能将其留在手中,好生揣摩了…”牧尘最终选择了放弃,此事毕竟不急,或许等到进入了上古天宫遗迹后。便是能够知晓此物的具体作用,想来到时候,应该不会让得他失望。

    “如今。还是先重视一下这九龙噬仙阵吧…”

    一念到此,牧尘也就不再纠结,反手便是将那金色令牌收起,然后再度取回那“九龙噬仙阵”的残卷,开始观摩推演,以期能够尽早将其感悟,成功的布置出这残缺的宗师级灵阵。

    …

    在接下来的一日时间,牧尘皆是留在院中集中精神推演九龙噬仙阵。他并未急着带人偷偷离开西城,因为他知道,想要在那众多眼皮子底下溜走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牧尘也不愿意选择这种法子。

    而在闭门中,除了白老与林静之外,其余人也并未外出,白老是因为受牧尘吩咐。在城内一些珍宝店中为他搜集一些龙骨,而林静则是因为闲不住,她丝毫不在意眼下的她在无数人眼中是一个移动的大金库,每天依旧我行我素,肆意闲逛。不过出奇的是,虽说有着无数强者垂涎。可却并没有人真的敢对她出手,显然,他们都是有些忌惮林静背后那神秘的背景。

    而这般平静,便是这样持续到了第二日。

    第二日黄昏,庭院之中,牧尘坐于石亭内,石桌上铺就棋盘,正与九幽随意对弈。

    “如今我们这里,可是成为了整个西城最为瞩目的地方了。”九幽美目瞟了一眼院落之外,这两天看似平静,但任谁都是能够感受到其下的汹涌波涛,那些虎视眈眈的目光,在变得越来越多。

    牧尘点点头,笑道:“他们如果愿意拖着,就由得他们吧,正好给我多点时间推演那九龙噬仙阵,顺便也等待咱们大罗天域的人马赶到吧。”

    九幽螓首轻点。

    “你们那位属下似乎还没回来呢。”在那一旁,正逗弄着一只不知从何处得来的灵兔的林静,突然微微抬起那清美动人的俏脸,似是不经意的笑道。

    九幽一怔,俏脸微微一变,她这才记起,往日这个时间,白老似乎应该早早回来,以白老的性格,显然不是会耽搁时间的人。

    她抬头看向牧尘,然而后者神色倒是平静,只是那眸子微眯了一下,似是有着危险之光掠过。

    “看来有人要忍不住了。”他喃喃自语一声。

    而也就是在牧尘自语的声音刚刚落下时,突然间,一道被强悍灵力所包裹的笑声,便是穿透空间,犹如雷鸣一般,轰隆隆的响彻整个城市,并且传进了这座被灵阵包围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