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主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家母,清衍静(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三座白玉石台上,胜负分出,而天地间则是一片安静,众多超级势力望着在这一幕,都是暗叹嘘唏,今日之后,浮屠古族,便是唯有两支主脉了。

    而在那玄脉,墨脉所在的席位上,玄光与墨瞳两位脉首,都是面色平淡,双目不起丝毫波澜,那般模样,并没有因为清脉的结局而有丝毫的动容。

    显然,这种局面,早就是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他们只是扫了一眼面容悲切的清天脉首,眼中掠过一抹淡淡的讥讽,这些清脉之人,此时恐怕最为后悔的事,就是当初没有尽全力的保住清衍静,否则有后者在的话,他们清脉,又怎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老夫无用啊。”

    在那天地间无数道似同情,似嘲笑的目光注视下,清天脉首也是苦叹一声,本就苍老的容貌,在此时变得更为的颓废。

    此次守擂失败,那么他们清脉,就将会再输一席,长老院中,仅剩两席,而按照族内的规矩,唯有拥有着三席位置的脉系,方才能够成为主脉。

    所以从此之后,他们清脉,将会贬低成为分脉,那样一来,自然是损失难以估量的资源与权力,想要再度重回主脉之位,不知得何年何月。

    在那一座石台外,清萱长老也是玉手紧握,脸色极为的难看,不过眼前的局面已成定局,她也是改变不了什么,只能苦涩摇头。

    “如今也只能希望牧尘那个孩子能有什么办法力挽狂澜了,否则今日,我清脉必定墙倒众人推。”

    在那玄脉,墨脉众多族人所在的山峰上,玄罗,墨心见状,都是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他们两脉的许久谋划,今日终归是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了。

    “那牧尘,也蹦跶不了多久了。”

    玄罗英俊的面庞上有着一抹冷笑浮现出来,只要将清脉贬为分脉,那么就失去了所有的阻碍,他们甚至能够派出执法卫,强行抓捕牧尘。

    至于此举是否会引得清衍静的反弹,他们并不在乎,他们一直诟病大长老太过忍耐清衍静,如今驱逐出了清脉,在长老院中,两脉联手,就算是大长老也得考虑他们的意见。

    而清脉众多族人所在的山峰,此时则是一片愁云笼罩,所有的人都是面容苦涩,那些年轻一辈先前还在争风吃醋,但此时却是顾不得这些,脸庞上全都是惶恐之色,因为他们也开始明白,一旦失去了主脉地位,对于他们清脉而言将会是何等的打击。

    玄天脉首目光环视群山,片刻后淡淡一笑,抬头看向大长老所在的方向,抱拳恭声道:“大长老,胜负已分,还请宣布吧。”

    巍峨主峰山巅之上,大长老睁开了微闭的双目,他神色淡然的看向面容悲哀的清天脉首,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低沉之声,便是在这天地间响彻了起来。

    “清脉守擂失败,将损一席。”

    大长老的声音回荡天地,也是犹如定锤之音,彻底的将清脉仅剩的一丝希望摧毁而去。

    牧尘所在的那座山峰,清霜那原本冷艳的俏脸,早已变得黯淡无光,明眸的眸子,也是布满着灰暗之色。

    “完了”

    她喃喃自语,感到无比的悲哀,今日之后,不知道他们清脉会动荡成什么样子,但想想就知道,清脉的地位,将会一落千丈。

    在其身前的牧尘,也是在此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前方走去。

    “牧尘?你要做什么?”清霜望着那踏出山峰,踏空一步步前行的牧尘,顿时一惊,连忙出声,此时牧尘忽然出现,恐怕立刻就会被注意到。

    “既然收了你们清脉的好处,我自然会还给你们。”牧尘微微偏头,淡笑道。

    清霜怔怔的望着他的身影,显然不知道他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牧尘没有再理会于她,而是转过身,脚踏虚空而行,他抬起头,目光看向那座巍峨主峰最巅峰处,双目之中,掠过幽深之色。

    浮屠古族,你寻我多年,今日,我便来此,看你能待我如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