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主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仙品出手(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还有一场。”

    牧尘那平静的没有丝毫波澜的声音传开,引得无数强者眼神奇异,而那些投射而来的目光,已经再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戏嚯,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凝重与忌惮之色。

    能够凭借着灵品初期的实力,却是连战三场,将三位实力更强的灵品天至尊摧枯拉朽般的击败,此等战斗力,足以让所有人为之动容。

    “这牧尘真是个怪胎,明明只是灵品初期,但战斗力却是如此恐怖,说不得,这家伙,还真是有着越阶挑战的能力。”

    “的确厉害,难怪会如此的狂妄,要一己之力挑战玄脉,原来是有备而来。”

    “如今他已胜三场,只要再取一胜,这玄脉就真的得吐出那刚刚到嘴的长老院席位了。”

    “嘿,你们倒也是太高看他了,经过了三场激战,这牧尘底牌尽数显露,想要真正的抗衡仙品天至尊,恐怕没那么容易。”

    “先前你可也是这么说的”

    “”

    在那天地间无数道窃窃私语声中,那玄脉的众多长老,则是个个面色铁青,那盯着牧尘的眼光,犹如是要将其活活吞了一般。

    谁都没想到,他们玄脉,竟然会被一个小辈,逼到这种狼狈地步。

    那玄罗等人,更是个个面黑如锅,先前他们还信誓旦旦的认为牧尘必败无疑,结果才短短一会,就被打脸了。

    那玄脉脉首玄光也是神色有些阴沉,不过他毕竟不是常人,很快就压制了心中的震怒,神色冷漠的盯着牧尘,缓缓的道:“没想到这次倒是本座眼拙了,清衍静的儿子,的确不凡。”

    “过奖了。”牧尘神色平淡。

    玄光眼眸微垂,淡声道:“你能闯到这一步,已经说明了你的本事,不过这第四场恐怕没你想的那么容易,还望你自身慎重一些。”

    牧尘一笑,道:“倒是谢过玄光脉首关心了,不过我想我应该还撑得住。”

    与玄脉已经彻底撕破了脸皮,所以今日想要他收手留面子,那是不可能的事。

    玄光深深的看了牧尘一眼,那眼眸深处,似是掠过一抹森寒之意,他摇了摇头,道:“冥顽不灵,既然如此,那我玄脉就等着你来一人挑穿。”

    “如今台上还有我等四人,随你挑选,当然,你若是有这般胆子,来找本座也行,毕竟你母亲被囚多年,也有着我的功劳。”

    话到此处,玄光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冰寒笑容,似是蕴含着嘲讽。

    牧尘瞳孔勐的一缩,眼神陡然变得冷冽下来,他盯着玄光,半晌后方才微微点头,道:“玄光脉首所赐,我与家母都铭记在心,不过今日我只想从你们玄脉手中取一道席位,日后若是有机会,必然会想玄光脉首讨教。”

    玄光的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他如此言语,其实就是想要激出牧尘的怒意,让得他失去分寸,如果牧尘真的震怒要直接挑战于他,那玄光就会让得他知道,在一位仙品后期的天至尊手中,不论他有什么手段,都将会是毫无作用。

    但他显然还是低估了牧尘的心性,虽然他的话激起了牧尘的杀意,但后者并没有愤怒的失去理智,而依旧是采取最稳妥的办法。

    “那本座就在这里看着你还有什么手段吧。”玄光冷冷的看了牧尘一眼,道。

    “想来不会让玄光脉首失望。”

    牧尘轻笑一声,也就不再理会玄光,身形一动,便是出现在了一座白玉石台之上,他的目光看向前方,只见得那里,一名模样枯瘦的灰袍老者,静静的垂手而立。

    这位灰袍老者,在牧尘出现时,目光便是紧紧的盯在他的身上,那看似浑浊的双目,却是隐藏着如鹰般的锐利,令人心悸。

    牧尘望着这位枯瘦的灰袍老者,面色倒是变得凝重了一些,眼前这位灰袍老者,名为玄尊,仙品初期的实力,在整个浮屠古族中,都是拥有着极高的地位。

    莫看这玄尊只是仙品初期,但牧尘却是清楚,灵品与仙品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那些踏入灵品天至尊的强者,不知道要花多少岁月的积累,才能够有机会触及仙品。

    之前的三场,他赢得干脆利落,但他知晓,这一场,才是最为重要的。

    只有赢了这一场,他才算是真正的获胜,否则的话,先前的三场胜势,也将会化为乌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