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主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二十七章 至尊海(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六百二十七章

    轰!

    天地间的灵力,在此时几乎是呈现了一种暴动的姿态,所有人都是面目震骇之色的望着天空,那里的姬玄凌空而立,他双手虚抱,犹如掌含日月,在他的身后,空间不断的扭曲,波荡着,甚至是有着一些破裂的迹象。

    而在那空间扭曲处,隐隐的,似乎是能够见到一片浩瀚无尽的海洋,那里的海洋显得格外的耀眼,其中充斥着圣光般的灵力,那股浩瀚之态,犹如是能够碾压山岳。

    一股莫名的压迫之感从那一片仿佛虚幻般的海洋中散发出来,正是这种压迫感,让得无数学员为之变色,一个个眼中都是有着骇然涌出来,因为这种威压,根本就不是神魄难的高手所能够具备的,因为那种熟悉的威压,是属于至尊强者所有!

    “那是...至尊海?”

    有着人望着那在破碎空间中若隐若现的海洋,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喃喃道。

    真正的至尊强者,拥有着两个特殊的标志,一个是至尊法身,另外一个,便是至尊海,因为一旦当修炼达到那个层次,并且成功晋入至尊境的话,人体之内的气海,就会随之破碎,而取而代之的,便是至尊海!

    碎气海,化至尊海!

    众所周知,气海乃是人体内灵力汇聚之地,如果排除掉外在的诸多手段的话,谁气海内存在的灵力更为的雄浑强大。那么显然他的实力也将会是最强。

    不过,当踏入至尊境后,体内气海。却是会破碎,从而被至尊海取而代之,因为至尊海,是一种比起气海更为强大的完美之物。

    气海存在于体内,虽说重要无比,但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最为的脆弱。一旦气海被毁,那么修炼之路就可能会就此终止,多年苦修。也将会化为乌有。

    而至尊海,极为的玄妙,它并非单纯的纯在于人体之内,而是在人体中开辟了一个玄奥的小天地。这个小天地。隐藏在体内,比起气海,更为的隐秘,而且也更为的浩瀚与强大,那种坚固程度,远不是所谓的气海能够相提并论。

    而且最重要的是,至尊海一成,修炼者就能够将神魄隐藏在其中。那样的话,就算是肉身被毁。神魄依旧能够在至尊海的保护下存活下来,日后只要能够再度修炼出肉身,自然会又东山再起之日。

    所以,至尊海与至尊法身,是至尊强者最为明显的标志,一个能够用以保命,一个增加可怕的战斗力,而这也是为什么所有人都对那个境界无比垂涎的原因。

    而眼下,那出现在姬玄身后,有些虚幻般的海洋,正是至尊海!

    而姬玄凝炼出了至尊海,岂不是说...他已经踏入了至尊境?!

    无数人面面相觑,都是悄悄的咽了一口口水,眼中满是震撼。

    这姬玄未免也隐藏得太深太深了,这样一来的话,这种比试,又还能有什么意义?因为至尊境,根本就已经不是他们这些学员所能够抗衡的层次了。

    北苍灵院处,叶轻灵,雨曦,苏灵儿她们也是俏脸苍白,在真正的至尊强者面前,一切的手段,似乎都是有些显得不切实际。

    “他的至尊海并不完整。”那一直盯着战台上的灵溪,突然缓缓的道。

    叶轻灵她们闻言,顿时将目光投射而来。

    “这姬玄的确是天赋卓绝,如此年龄就能触摸到至尊境的门槛,不过真正的至尊海,是极为完美的,而现在那片空间的边缘,却是有些破碎的迹象,显然他也只是勉强的凝炼出了至尊海的雏形,而且那至尊海内的灵力有些斑驳,我想他恐怕是借助了外力。”灵溪毕竟是北苍灵院的长老,她的眼光可不是叶轻灵她们能够相比,自然能够一眼就看出姬玄那至尊海的一些不完美之处。

    不过,在说着姬玄天赋卓绝的时候,她却是忘了,其实她的年龄,可并不比姬玄大多少,所以如果说姬玄天赋超卓的话,那么她,恐怕就真是妖孽中的妖孽了,当然,这其中很大的原因,是因为灵溪当年一直跟随在牧尘娘亲的身旁。

    一位堪比天至尊的超级强者亲自调教培养,想来这大千世界中,能够有此殊荣的人,应该不算太多。

    “这样吗...”

    叶轻灵她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你们也不要太乐观了,就算是一个不完整的至尊海,那所蕴含的力量,也远远的超越了神魄难,虽然洛璃拥有着洛河之灵,不过这洛河之灵算是成长形的灵兽,所以现在这个阶段,给予她的助力,恐怕没你们想想的那么强大。”灵溪却是轻轻摇了摇头,再度给她们泼了一盆冷水。

    叶轻灵她们苦笑一声,只能点点头,眼下这模样,她们给予不了洛璃任何的帮助,所能做的,也就只是祈祷着洛璃能够战胜姬玄了。

    灵溪俏脸微抬,一对美目却是越过了战台,望向了高空之上悬浮的审判之镜,微微沉默,喃喃自语:“你就这样的放弃了吗...”

    ...

    天地间的灵力,疯狂的呼啸着,姬玄傲立天空,在身后那破碎空间中隐隐浮现的浩瀚海洋的衬托下,此时他的气质,颇有些睥睨群雄之感。

    “洛璃,现在的你,还认为他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吗?”姬玄目露冷笑的望着洛璃,缓缓的道。

    然而面对姬玄的冷笑质问,洛璃却并没有与其争辩,只是淡如水的轻轻笑了笑,然而正是她这种不争不辨,但却让得姬玄面庞再度有着狰狞的迹象,因为他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她那淡淡笑容之下所隐藏的一些含义。

    她是不屑于在这上面与他来争辩。因为她的心中有着永远不会动摇的答案。

    “我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