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主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六十五章 武境主母,绫清竹(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六百六十五章

    牧尘听到眼前白衣女子那柔和的语气,心中那种对陌生人的戒备倒是减弱了下来,虽然女子气质清冷,但或许是因为林静在一旁的缘故,总是能够见到她柔软的一面。

    于是牧尘就挠了挠头,不再矫情:“绫姨。”

    既然林静是武境的小公主,那么显然眼前的白衣女子应该就是武境的主母了,这个身份,可是有些吓人的,若是靠上,显然会是个大靠山。

    不过牧尘倒并没有在这上面想太多,他会接近林静,并不是因为她的身份,只是单纯的对这个充满着灵气,但又有点大大咧咧,可实则又是极为聪慧的少女有着单纯的好感而已。

    至于所谓的要依靠什么靠山,牧尘并不怎么在意,因为他很清楚,真正的强者,仅仅只能依靠自己,这个世界上,唯有属于自己的力量,才是最可靠的。

    白衣女子轻笑着点头,她的笑声清吟动听,即便是有了女儿,却依然是动人,见到她,牧尘则是不由自主的响起他的娘。

    两者都是如此的优秀。

    “我先将这里的事情料理掉。”白衣女子突然偏过头,看向远处,微笑道。

    牧尘他们都是一怔,然后面色有点不太好看,难道这里还有人?那他们这次的行动倒是有些失败了。

    远处,隐蔽在山峰之上心狐仙子与中年男子在白衣女子视线看向这边的时候,面色便是一变,旋即当机立断的分开暴退。

    不过。他们的身形刚刚一动,便是发现周围的大地迅速的凸起。一根根犹如利剑般的石刺从地面中快速的延伸出来,这些石刺闪烁着斑斓的色彩,显然与先前那灵力山峰一样,乃是最为纯粹的灵力凝炼而成。

    灵力石刺紧紧的贴着两人的身体,令得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动弹。

    “前辈。我们并没有恶意!”心狐仙子饱满的胸脯轻轻的起伏,尽量让得声音平静下来。

    两人前方的空间微微波动,白衣女子迈步走出,她柳眉微蹙的望着两人,似是在犹豫着是不是将他们也是镇压下来。

    “前辈,我们是仙狐宗的人,敢请前辈看在仙狐娘娘的面子上,放我们一条生路。”那名中年男子也是急忙道。语气恭敬。

    “仙狐宗?”白衣女子听到这个名字,那眼神顿时变得有些玩味起来,她似是笑了一下,道:“原来是仙狐宗那个狐媚子的门人啊。”

    “前辈认识宗主?”心狐仙子小声的问道。

    “曾经见过一次,只是她只顾着看我丈夫了,不过她的仙狐似乎魅惑功力并不够。”白衣女子吟吟一笑,道。

    心狐仙子与中年男子面色都是涨红了起来,有心想要驳斥。但又不敢,眼前的白衣女子,容颜倾城程度。比起他们宗主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心狐仙子也算是妖媚动人,可站在她的面前,总还是要显得有些黯淡。

    “敢问前辈究竟是何人?”心狐仙子咬了咬红唇,还是忍不住的道,宗主是她最为尊敬的人。平常里不知道有着多少强者为了博她笑颜不顾一切,她才不信眼前女子的丈夫,能够让得宗主都是不顾仪态。

    “武境,绫清竹。”白衣女子淡淡的道。

    听到这几个字,心狐仙子俏脸终于是剧变起来,她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白衣女子,喃喃道:“武境主母,绫清竹?”

    她这下总算是明白了,既然眼前的人是武境主母,那么她的丈夫,自然便是武境的创始人,那位威霸大千世界的超级存在,武祖林动。

    而她的宗主虽然眼高于顶,但对于这等威霸大千世界的人雄,自然也难免会有些心思。

    心狐仙子哑口无言,嘀咕了一声,不敢再说什么。

    绫清竹倒并没有与她一个小辈多计较什么,玉手一挥,那些尖锐的石刺便是缓缓的缩回,最后融入大地之中,那种悄无声息的诡异姿态,让人心中泛寒。

    “今天的事情,你们就当什么都没看见。”绫清竹道。

    虽然她并不把那天玄殿放在眼中,但牧尘还不行,一旦消息走漏,难免对他造成麻烦。

    “前辈放心,我们都懂。”心狐仙子连连点头,她也是聪慧异常,自然是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那武境可是庞然大物,他们仙狐宗都是得罪不起。

    绫清竹这才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倩影直接是消失在了原地。

    随着她消失而去,心狐仙子与那中年男子方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感觉额头上全是冷汗。

    “好可怕。”那中年男子面有余悸,道:“这武境的主母,实力恐怕达到了一种相当可怕的层次,或许,连我们宗主都是远不及她。”

    “不会吧?宗主她也是地至尊层次,或许与她有点差距,但...”心狐仙子惊讶的道。

    “她的实力,远不只是你感应的这些,我修炼过一部感应神术,对于实力的探测较为敏感,不过先前在我的探测下,她就犹如是大海一般深不可测,虽然地至尊级别的超级强者也很恐怖,但似乎没恐怖到这种程度...”中年男子吞了一口口水,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