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主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四十三章 陶罐(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九百四十三章

    牧尘手中的光芒渐渐的消退,而当他在看见那光芒褪去从而显露出来之物时,却是忍不住的愣了下来,那眼中满是错愕之色。

    只见得在其手中,那之前的光团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竟是一个约莫人头大小的黑色陶罐,在那陶罐的表面,倒是有着古老的符文,隐隐间有着一些奇特的灵力波动散发出来,但却并不强烈,一眼看去,应该不是什么等级特别高的神器…

    “这是…”

    牧尘微微张着嘴巴,手掌忍不住的紧捏了一下这古怪的黑色陶罐,那入手一片脆弱,仿佛是再用力一些就能够将之生生的捏爆一般。

    牧尘将这黑色陶罐翻来覆去的仔细查验了一番,脸色便是有些不太好看起来,因为这似乎的确只是一个陶罐,其中也并没有任何东西,至于那所谓的“灵神液”,更是连影子都未曾看见过。

    这辛辛苦苦冒着风险夺来的东西,最后竟是如此的不堪?

    “那是什么东西?”

    而在牧尘面色难看的时候,这天地间同样是有着不少强者紧紧的注视着他,所以当那黑色陶罐出现时,不少强者也是将其收入眼中。

    “好微弱的灵力波动,这种波动,决然不可能是绝品神器…”

    “怎么可能?那道光团之中的灵性可是最为的强大,为何取出来之物,却是如此的不堪?”

    “反正这决然不会是灵神液!”

    “……”

    一时间,各种窃窃私语声都是不由得传荡开来,不少强者都是一脸的疑惑与茫然。

    在那不远处,南阁主见到这一幕,则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如果牧尘真是从那光团中掏出了灵神液的话,恐怕今日他的罪过可就真是大了。

    “哼,看来你这小子根本没这份气运!”南阁主放下心来,冷笑着讥讽道,他也算是看了出来,牧尘这战意神盘似乎是有着诸多的限制,不然的话,他不会到了这种危急关头方才施展出来,但眼下他付出了如此代价。但最终却只是到手了一个无用之物,这口恶气,出得南阁主通畅之极。

    在那另外的方向,大罗天域的三皇以及诸王也是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这灵神液,果然是没那么容易到手啊。

    牧尘眼神冰冷的看了那一脸得意笑容的南阁主一眼,也懒得理会这老鬼,他低头望着手中的古老陶罐,眉头却是紧紧的皱了起来,这东西应该不至于真是如此不堪。不然的话,那神秘的黑铁不会又这般的动静。

    这第四殿主费尽心机,难道只是出于恶趣味。搞出一个毫无作用的东西吗?

    牧尘眼中光芒不断的闪烁着,愈发的觉得有些疑惑,他手掌紧握着陶罐,微微沉吟,便是一咬牙直接催动灵力,猛的对着这陶罐之中灌注而去。

    他倒是要来瞧瞧,这东西是不是真的这般无用!

    灵力源源不断的自牧尘体内涌出,最后尽数的灌注进入那陶罐之中。而随着灵力的灌注,牧尘则是见到,那陶罐表面的古老符文,仿佛是在此时变得微微明亮了一点。

    虽说这种变化仅仅极为的细微,但依旧是被牧尘看得清清楚楚,当即心头一动,再不犹豫,身后空间动荡。至尊海若隐若现,竟是化为灵力洪流呼啸而出,投入那陶罐之中。

    陶罐表面的古老符文,开始迅速的变得明亮。

    周遭众多势力的强者见到这一幕,也是微微一怔。旋即摇了摇头,只是将牧尘的举动当做不甘心而已。

    不过牧尘却是懒得理会他们心中所想。他瞧得那陶罐表面的符文越来越明亮,他心脏跳动速度也是突然间加快起来,因为他感觉到陶罐似乎是在开始发出细微的震动…

    那种震动越来越急促,某一刻,那古老陶罐突然一震,竟是直接自牧尘的手中缓缓的升起,最后悬浮在牧尘的前方,那陶罐则是开始一点点的倾斜,将那灌口,对准了下方这片庞大翠绿的湖泊。

    嗡!

    奇异的嗡鸣声传开,在那陶罐之口,光芒凝聚,最后竟是有着一股奇特的吸力爆发出来。

    哗啦啦!

    当那股吸力爆发出来时,只见得下方的湖泊,突然间翻滚起滔天巨浪,然后众多强者便是惊愕无比的见到,一道道翠绿色的水柱,突然呼啸而出,最后直接是被源源不断的吸入了那灌口之中…

    这些翠绿色的水柱,极为的粘稠,而且厚重如山岳,甚至连空间仿佛都是有些无法承受其重量,进而变得有些扭曲。

    然而,这种连睡皇这等强者都不敢轻易踏足的湖水,此时却是不断的被吸进那古老的陶罐之内。

    这般变故,让得所有强者都是目瞪口呆,这片湖泊之内的湖水,乃是那第四殿主灵力所化,极端的厚重狂暴,所以眼下虽然众多强者争夺,但却从未有人敢深入湖水之中,然而现在,连那些九品至尊都是奈何不得的湖水,却是被吸入那陶罐之中。

    在那众多惊愕的目光注视下,只见得那陶罐犹如无底洞一般,不断的吸取着湖水,而随着那些灵力湖水的涌入,众多强者隐隐的见到,在那空空如也的陶罐内,竟是开始有着一丝丝金色的水雾在浮现,这些金色水雾渐渐的汇聚,仿佛是有着凝聚成形的迹象。

    一股极端恐怖的波动,悄然的自陶罐中散发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