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动乾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太上宫(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嗤!

    凌厉的剑锋,携带着狂暴的元力呼啸而过,而后鲜血四溅而开,道道身影吐血倒飞而出,身体抽搐着,迅速的冰冷下来,那眼神之中,还带着一些绝望之色。

    无数道身影,铺天盖地的自黑云中席卷而出,犹如蝗虫般的冲进了那天空上的巨大悬空岛屿,狰狞的厮杀之声,响彻着天地。

    凄厉的惨叫以及鲜血,令得这片天地,都是平添了一分凄厉。

    苏柔手持长剑,一剑将周遭十数位元门弟子尽数斩杀,那绿裙之上,也是有着点点鲜血沾染,她那俏丽的小脸望着周围被染红的地面,眸子中也是掠过浓浓的悲痛之色。

    “所有弟子,护住主宫!”

    苏柔大声喝道,磅礴元力涌动间,又是将周围围攻而来的众多元门强者震得吐血倒飞,不过面对着那潮水般的攻势,她的脸颊,也是浮现了一抹苍白。

    “是!”

    周围无数道身影齐齐应道,他们形成巨大的阵法,围绕在那宫殿四周,将周围元门潮水般的攻势,不断的阻拦下来。

    不过伴随着元门弟子的每一次冲锋,那些九天太清宫的弟子,都将会留下满地的尸体,而后再度被逼得后退防线。

    不过即便是如此,却并没有任何一个人退缩,他们的眼中,虽然绝望,但却没有丝毫放弃的迹象。每一个地方,都会有着属于他们的信念。如同道宗弟子视林动为信念,而他们九天太清宫的弟子。心中同样是有着一个所坚信的信念。

    那个信念,叫做绫清竹。

    她是九天太清宫千载之内,最为出色优秀之人,这一点,不仅仅是这些弟子如此认为,甚至连宫主以及诸多长老。都是深信不疑着。

    只要她未曾倒下,九天太清宫,便如那九天银月,永恒不落。

    ......

    而与外界的漫天厮杀惨烈不同。在那古朴大气的宫殿之内,却是一片的宁静,磅礴的元力,竟是汇成道道河流,在整个大殿之中流淌,而在那元力河流之中,能够看见无数闪烁的晶体,犹如钻石般的耀眼。

    这些元力河流,汇聚成一个极为古老晦涩的阵法,而在那阵法的边缘。有着数十名老者盘坐,他们的面色惨白,磅礴的元力,源源不断的自他们体内涌出来,最后汇聚进半空那古老的阵法之中。

    在阵法的最中央,元力凝聚成一道青莲,在那青莲之上,一道曼妙的倩影静静盘坐,她有着如墨般的青丝。如雪般的肌肤,如柳叶般的弯眉,虽然在她的脸颊上有着薄薄的轻纱,但依旧能够看见那美得惊心动魄的轮廓。

    此时的她,羊脂玉般的纤细双手,结成一种极为奇妙的姿势,指尖轻触,掌心之间,化为一个极为神奇的圆弧,其中仿佛包揽了整个世界。

    一种无法言语的波动,悄然的散发着。

    在那阵法的最前方,一名中年美妇目光紧紧的望着阵法中央的绝色女子,下一刻,她猛的一咬舌尖,一口精血喷进阵法之中,喝声如雷般的响起:“清竹,感应太上!”

    噗嗤!

    周围那数十名老者,也是猛的喷出精血,旋即浑身气息急速的萎靡,本就满头的白发,更是在此时逐渐的枯萎甚至脱落下来。

    那庞大的古老阵法,仿佛是在此时,悄悄的转变着,下一霎,阵法之中的绝色女子,娇躯猛的一颤,只见得其头顶上方,突然有着光芒浮现,那片光芒极其的模糊,仿佛仅仅半丈范围,但就是那小小的半丈区域,却是有着一种古老到极致的波动散发出来,那般朦胧,恍如混沌。

    而周围那些老者见到这一幕,灰败的脸庞上,却是有着狂喜之色涌出来,浑浊的眼泪顺着脸庞流下来,最后他们竟是挣扎着爬起,对着阵法中央的绝色女子虔诚的跪拜了下去。

    “竟然...真的成功了吗?”

    那脸颊惨白的中年美妇望着这一幕,浑身也是激动的颤抖,她丝毫不顾自己那飞快雪白起来的头发,仰天尖笑:“哈哈,万千载了,我九天太清宫,真的有弟子感应到太上了!我等死而无憾!”

    噗嗤!

    尖笑中,那中年美妇再度一口鲜血喷出来,身体迅速瘫倒了下去,其他的那些老者,也是缓缓的倒下,气息如游丝。

    嗡。

    半空中,那浩瀚无尽的元力河流,竟然是在此时呼啸而下,最后尽数的灌注进入那道绝色女子身体之中,而面对着这种连寻常转轮境强者都是无法承受的灌注,那白衣女子,竟是直接全部的吸收而去。

    “唰。”

    就在那元力河流尽数灌注绝色女子体内时,她那紧闭的双眸也是陡然睁开,那眼眸如深海,清澈浩瀚,而且在此时,竟然是有着一种奇特的波动,那种波动,仿佛凌驾了世界。

    不过那种波动一闪即逝,旋即她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那迅速变得衰老起来的中年美妇身旁,急忙将其扶起,急声道:“师父!”

    在她的呼喊下,那中年美妇缓缓睁开眼,她欣慰无比的望着眼前那红着眼眶的绝色女子,嘴角的血迹,令得她看上去分外的惨然:“清竹,你真的成功了...”

    在这九天太清宫,能被这般称呼的,除了绫清竹之外,还能有何人?

    “师父,你怎么样了?”绫清竹紧紧的抱着中年美妇,这般时候,即便是以她那清冷的性子,声音中都是多了一些哽咽。

    “呵呵,我已将一生修为尽数传承于你。这条性命,怕是再难保住。”中年美妇缓缓的伸出手掌搽去绫清竹眼中滑落的水花。道:“不用难过,在坐化之前能够见到你感应太上。这已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