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元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蟒雀吞龙(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直到后来,密探从武家得到了一些情报,那是一句流传在武家内部数百年的预言...”

    “预言?”周元微怔。

    周擎咬着牙齿,一字字的道:“蟒雀吞龙,大武当兴!”

    “蟒雀吞龙,大武当兴?”周元轻轻的念了一次,却是不明其意,道:“这是什么意思?”

    周擎的眼睛在此时变得赤红起来,他盯着周元,眼神无比的哀痛:“当初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直到那一天...”

    “我们大周溃败,我率领着大周残部,不断撤退,武家紧追不舍,直到追击到我们脚下这座大周城,但武家却是围而不攻,仿佛在等待。”

    “等待什么?”周元感觉到一股不安。

    周擎盯着周元,脸庞上浮现出一股似哭非哭之色,那种绝望与愤怒,让得周元心都是在颤抖。

    “他们在等待你的出生。”

    周擎的这句话,让得周元心头剧震,一脸的措手不及。

    在那一旁,周元的母亲,秦玉已是捂着嘴,发出了压抑到极致的哭泣声。

    “你知道你出生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吗?”周擎望着周元,眼睛血红的道:“元儿,你出生的那一刻,天有异象,紫气蒸腾,有龙气缠身,龙吟震天地,乃是圣龙气象。”

    “你天生八脉自开,刚刚出生,就已迈过开脉境,直达养气。”

    “这是传说中的“圣龙气运”,亿万无一,未来可入大境界,与天地同光,日月同寿,你是我周家前所未有的圣龙!”

    周擎语气无比的激动,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当周元出生时,可以想象他是何等的激动,天不亡周家,在这危难时刻,让得他们周家迎来了圣龙诞生。

    周元也是睁大了眼睛,显然是无法想象,在他出生之时,竟然会有如此异象。

    “那...那为什么...”他手掌微微有些颤抖的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既然他是天生八脉自开的话,那为何如今却是体内连八脉都是找不到?

    周擎激动的声音噶然而止,他眼中的光芒,仿佛是在此刻散尽,只有着浓浓的悲哀之色,他神色灰败的道:“因为就在你出生的那一刻,城外武王之妻,也是诞下了一男一女,男婴身缠蛟蟒之气,女.婴头有灵雀之气,也是身具气运!”

    “而据我们得到的情报,那武王之妻,怀胎已是足足三年,却始终未产,却是在今日,突然产下...”

    “以往我还尚不知为何,那时却是终于明白过来,传闻同年同月同日生者,可互噬气运,原来,那武家筹谋多年,所为的,并不是简单的谋我大周,而是谋我周家之龙!”

    周元张了张嘴,一股寒意自脚底冲上了天灵盖:“这是一个阴谋!”

    天下间哪有这么巧的事,这显然是一个酝酿百年,并且针对着他们周氏,甚至...专门针对着他的一个大阴谋。

    为了此,他们甚至使劲手段,让那武王之妻三年不产,就是在等他!

    周擎点了点头,声音嘶哑的道:“的确是一个阴谋,武家在我大周隐忍数百年,为我大周南征北战,尽取信任,然而谁都没想到,他们的百年隐忍,都是为了你而来!”

    “那一日,武王入城,以亿万大周子民为要挟,要在我与你母后面前,夺你的圣龙气运...”说到此处,周擎的眼中甚至是有着血泪流淌出来。

    在那一旁,秦师也是面色悲痛,他声音低沉的道:“那一日,王上为了保护殿下,与武王战于大周山,却是不敌,被其斩断一臂,若不是那武王怕其他人毁了殿下的圣龙气运同归于尽,恐怕连王上都得战死其手。”

    “而为了顺利的夺得殿下的气运,武王立祖誓,百年内大武不踏足大周半步。”

    当年那可怕的一幕再度从脑海深处涌了出来,一旁的秦玉,再也忍受不住情绪,跪倒在了周元身前,将他紧紧的抱住,痛哭起来,哭声撕心裂肺。

    “元儿!我可怜的儿!母后对不起你!”

    那一日的残酷记忆,再度被血淋淋的撕开,她清晰的记得,刚刚出生的周元,被当做阵眼,置于武王所布置的祭坛之上。

    而在祭坛中,还有着那武王刚刚出生的一对儿女。

    只不过,一个是被夺,两个是在得。

    气运剥夺,犹如血肉剥离,那种痛苦难以想象。

    而那时候的秦玉,刚刚得子之喜,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孩儿在那冰凉的祭坛中,承受着无边痛苦,将稚嫩的声音都哭得嘶哑起来。

    那种绝望与无力,几乎是令得那时候的她惨些晕死过去。

    噗嗤。

    而因为心情激荡,秦玉脸颊瞬间苍白起来,一口鲜血忍不住的喷了出来,染红了周元的头发。

    “母后?!你怎么了?”周元大惊,急忙帮秦玉搽去嘴角的血迹。

    一旁的秦师赶紧走上来,掌心散发着柔和之气,自秦玉天灵盖灌注而进,帮助她稳住体内的气血,他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秦玉,然后对着周元叹息道:“殿下,你也莫怪王上与王后未能保护好你,王上当年拼尽了一切,险些战死。”

    “而王后更是在当初你被剥夺气运后,将自身精血注入你的体内,之后年年为你输血,如此殿下才能够活到今日,不过王后也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她每输血一次,都将会减寿三年,十二年里,她已减寿三十六年,元气大伤,如今已是仅有不到十年的寿命。”

    “什么?!你说什么?!”

    周元听到此话,顿时如遭雷击,眼中血丝疯狂的攀爬出来,先前即便是听见自身气运被夺,他都未曾有如此强烈的情绪波动,毕竟这些事发生在他年幼不记事时,因此对那所谓的“圣龙气运”也没有太过强烈的归属感,即便被设计剥夺,也只是感到有些震惊。

    武家设计他百年,他心中虽有波澜,但却能够压制住,但他们将疼爱他的母亲逼到寿元枯竭,却是让得周元心中第一次拥有了无法遏制的杀意。

    所以,当此时听到秦师这句话时,周元再也保持不了情绪,浑身血液都在疯狂的对着脑子涌去,令得他的脸庞变得血红,清秀的稚嫩面庞,竟是显得有些狰狞起来。

    “武家,你们安敢逼害我母后!真该死!”

    周元浑身颤抖着,眼睛血红,一股滔天般的震怒与杀意自心头涌起。

    周擎将秦玉抱起,让她靠在玉榻上,此时他的头发仿佛都是在此时苍白了一些,威严的气势荡然无存,他语气木然的道:“天地间有气运一说,武家底蕴单薄,想要立国,绵延后代,震慑四方,那就必须需要足够的气运支撑,而你的圣龙气运,就是最佳之物。”

    “武王夺你气运,赐予其子与女,自此,大武有龙凤相护,国运鼎盛,大武王朝的兴盛,全是因为夺了你的气运。”

    “而你身怀的圣龙气运,被那蟒雀之命强行掠夺,自然就产生了强烈的怨恨之气,那武王故意将这怨恨之气封于你的体内,从而形成了怨龙毒,它吞食你的精血不断的壮大,直到某一天成熟爆发,就会将你的生机彻底吞灭。”

    “同时你圣龙.根被破,天生八脉消退,直到今日,八脉都未曾再显,修行之路艰难...”

    周擎声音苍凉,其中透着无边的无力,难以想象,那一日对他们周氏而言,是一种何等绝望。

    那一日,城外蟒雀齐鸣,霞光万丈,借势蜕变。

    那一日,城内圣龙哀鸣,化为青烟,袅袅而散。

    此为,蟒雀吞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