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5章 玄策辞别戒日王 归大唐再聚一堂(下)(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随着众人热情的感谢之语,但听这文成公主这样说道:“快,入席吧,这都是自己的家,敞开了吃,敞开了喝。”这一句体己的话语,瞬间又一次拉近了,她们之间的距离。

    于是,这一场只有肉的宴会,在文成公主的亲自安排之下,在松赞干布,禄东赞,桑布扎的亲自作陪之下,展现着数不尽的融洽之感。

    而此时的周曾则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丝毫不管他们聊些什么。只见这众人用了一些肉食之后,王玄策不仅给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讲起了在天竺之甚多故事;更是将这一路走来,所遇到的奇闻异事,悉数告知。

    当听闻五天竺佛教盛行,且可以教化人心之时。这松赞干布不由自主也也对佛教,产生了一种懵懂的向往之情,正是因为他的这份向往,点燃了佛教在西藏大地上的星星之火。

    酒足饭饱之后,文成公主不由的打量起了这王玄策:以前清秀的面容,似乎消瘦了不少,看来这出使的一年多,真的是饱经沧桑。

    而王玄策,也细细的打量起了文成公主。经过这雪域高原一年多的滋润,依旧是这么的清秀动人,富态了不少。

    两颗心就这样又一次碰撞在了一起。不过经过这一年多之隔阂,四目相对,早已没有了昔日恋人的曙光,更多的则是一份相互支持,一份相互信任!

    不经意间,王玄策又想起了文成公主对自己的十五字忠告:预事时,易冷静,要清醒,信父帅,信正义!虽然这是在攻打吐谷浑之时的谶语,可是依旧影响着他的人生走向!

    突然间,就想到了那个绣着鸳鸯的手帕。他仅仅只是摸了摸,依旧又一次将想拿出来的手,缩了回去。这份手帕跟随他已经很多年了,既如此那就继续让其深藏在内心深处罢了……

    这一场宴会,不仅聊得开心,更谈得投机。经过在这逻些城,短暂的几日休整之后,王玄策等人就辞别了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继续策马扬鞭,朝着大唐的方向奔去,大唐我终于回来了……

    历史有时候,就是这样的有趣。掐指算来,王玄策自从与师父东野先生一别之后,已经将近九个年头。自从他离开后不到两年,东野先生,也出了这太行山,一路云游四方去了。

    这些年,这转转,那走走,不仅感到这大唐国富民强,更深感李世民治国有方。在这行将就木的年纪,最挂念的就是这亲人,这师徒之间的感情。于是,就决定到这长安走上这么一遭,与这分别多年的徒儿,再见上这么一面。

    这东野老人就是一个行踪缥缈之人,当别人找他的时候,却是很难;但是在他决定寻找别人的时候,却容易很多。这不,这一日风和丽日,魏征闲来无事,正在书房临摹李世民亲赐给自己的《兰亭序》摹本,只听一门子来报:“门口有一白发苍苍的老者,直呼大夫的名讳,说一定要见您。”

    听闻此言,魏征些微感到一些意外: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还敢直呼我的名讳,这会是谁呢?虽然,暂时没有想起,但依旧让门子给迎了进来。

    当老者走进书房的那一刻,这一看不打紧,正是分别多年的东野先生。魏征立马就扔下了手中的狼毫笔,赶忙迎了上来深深施一大礼:“先生一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