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4章 第二十四:玄奘细讲缘起论 再说毗国人性变(下)(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虽说不管任何宗教,都是教化人心,教人向善;但是,如果歪曲了这宗教之教义,并且还陷得颇深之时,似乎也就走入了邪道,进入了不能自拔的深渊之中。而这阿尔米塔,正是这样的一个人!

    在第一卷也提起,他的精神导师就是乔罗波陀。此人自幼就跟随名师修习经法,不仅颇得婆罗门教之精髓;并且还在当时婆罗门教,全天竺辩经大会之上,以其独到之见解,辨倒无数婆罗门教之大德名师。因此一战而扬名,成为当时的婆罗门教所谓的大德高僧。

    至此以后,很受婆罗门教徒之尊敬与爱戴,但是随着这份爱戴与尊敬与日俱增,其心性也为之大变,不仅反复无常,更自私自利。

    一方面为了得到更多财富,不仅明目张胆的伸手向信众索取,更是通过这刹帝利巧取豪夺。另一方面当他看到佛教日益壮大,婆罗门教日渐没落之时,更是剑走偏锋,以除掉这佛教的高僧大德与信奉佛教之君王为根本使命。

    这阿尔米塔和这乔罗波陀,更是自幼相识;虽然彼此相爱,但是因为种姓制度的严格;两人也不可能有这婚姻之约,媒妁之言。

    在开始的时候他们的彼此仰慕,都是纯洁的,也是真挚的。随着乔罗波陀经意的精湛,以及阿尔米塔年龄的增长,他们也从这懵懂的爱情之中,变成了对教义的向往与憧憬,故而这阿尔米塔也颇为信服乔罗波陀,一心尊奉其为精神导师。

    于是乎,当狭隘遇到狭隘,两个人也就渐渐的走到了这死胡同之中。

    在这无遮大会期间,阿尔米塔看到这乔罗波陀闷闷不乐,就问起了缘由,当说道想刺杀戒日王之时,两人自是一拍即合。故而也就有了在无遮大会之上,在大花林内,在辩经寺旁两次刺杀这戒日王之事。

    可惜,功亏一篑,第一次,被“神灵”保佑,未曾伤害这戒日王分毫;第二次又有王玄策的奋勇杀出,自是将这刺客,手到擒来!

    虽说这刺客乃乔罗波陀心腹的心腹,跟随他们亦是多年,对婆罗门教更是死心塌地。但不曾想戒日王竟然能在这个当口,将其感化。于是这刺客就尽数供出了,这乔罗波陀等婆罗门众多教众。因此,就在这无遮大会之上,其精神导师,乔罗波陀就这样被戒日王装进袋子,投入了殑伽河。

    在其临死之前,始终没有供出这阿尔米塔。面对精神导师被残忍的杀害,这阿尔米塔也是颇为自责。每当在深夜之中,总能梦到一颗血粼粼的人头,在其眼前飞来飞去;这颗人头不是别人,正是其精神导师乔罗波陀。于是乎为其报仇的想法,就这样涌上了心头……

    因为阿尔米塔长相颇为漂亮,用一个字形容就是“美”;论姿色,她不仅可以在北印度称雄,更可以在这五印度排到前几名。

    还记得当时这那罗那顺,在一次征战得胜归来的途中,就遇到了这阿尔米塔,于是乎颇为霸气的一把将其拉上了象背,两人之间的感情就这样开始了……

    英雄配美人,自是天生的一对。可是,面对如此之娇妻,这那罗那顺自然是百依百顺,照顾备至,言听计从,无所不依。尽管这阿罗那顺也很有雄才大略,为了权利也是不择手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