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论一统终归秦王 进谏言巧舌淳风(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公元626年,大唐武德九年六月。夏日的长安城虽然郁郁葱葱,似锦繁华,可这宫闱深处,却暗流涌动,紧张的气氛略显尴尬。只见这西方的天空,黑压压的乌云一个赶着一个狂奔而来,不一会就将头顶的天空压黑压低;顿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刹那间电闪雷鸣,如豆般的暴雨倾泻而下。

    在这大兴宫内,东侧一宫殿的台阶上面,几个官人么样的人,正直愣愣的跪着,像是劝谏又像是被罚。不大一会,倾盆大雨就打湿了他们的绯色官服,可是这几个人依旧这样直愣愣的跪着,丝毫没有要躲开的迹象。

    虽是下午,可是被乌云压黑了的天空,早已让大殿内张起了宫灯,随着不太明亮的灯光望去。大殿正中,一位六十来岁的须发老者,正在紧张而又急促的劝说这一位着明黄服饰的年轻人。随着多次劝谏的不被采纳,他们之间似乎发生了争吵。只见这个着明黄服饰的年轻人,站在须发老者的身旁,背着手面朝大殿的楠木素纹书案,呆呆的望着上面刚刚接到的一封秘奏;面对如此之一幕,虽说其已被须发老者以及门外跪着的铮臣们所感动,但是终究不忍兄弟阋于墙!一怒之下,只见这位须发老者厉声叱责道:“如不行此事,我等见不到明日之朝阳矣。”

    然,这位着明黄服饰的年轻人,似乎已经铁了心,仅仅只是顿了顿神,接着就安慰老者到:“我明白先生之意思,可是先生也要明白,他是我兄弟,纵使有万般不是,仍需等明日禀明父皇,再行定夺”。因为实在不忍心兄弟相残,也不忍再伤了众臣之心,他只能够带着无奈之情,准备退入后殿。在临走之时,撂下一句体己的暖心话:“让门外跪着的都起来吧,外面雨大别着了凉!”

    这个着明黄服饰的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唐王朝第一位太子李建成。面对兄弟亲情,他实在下不了这个手。在他的意识之中自己毕竟是太子,即使要废掉他这个太子,也得有父皇出面,他李世民怎敢如此猖狂!但是,他却唯独忘记了,政治斗争原本就是如此,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历史上兄弟之间自相残杀的例子还少吗?

    面对兄弟之间最后的一抹亲情与仁慈,李建成“成竹在胸”的退缩了!

    昏暗的灯光,随着钻进来的细风,时明时暗的摇曳这。在这空空如也的大殿,此刻独独留下了这一须发老者静静矗立于中央,一副失落的神情,让老者的内心倍感无助。不得已,只能挪动着艰难的脚步,喃喃自语这:完了,一切都完了。踉踉跄跄,趔趔趄趄的朝宫门走去。

    跪在台阶上面的几个官员,亦是跟随太子李建成多年之铮臣,为了劝谏已经把老命都给搭上了,可是一切都是无济于事。当看到先生以这幅模样走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明白了,一切也都完了!这几个官员,赶忙站起来,还想挽留一下老者,再商量些什么,可是老者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是泪水涟涟,雨水缠搅这泪水,望着这个在雨中渐渐模糊的背影,也明白了什么才是深感凄凉!雨依旧这样疯狂的下着,噼里啪啦的砸到地上,犹如刀枪剑雨一般!

    这位老者自号东野老人,人称东野先生。自晋阳起兵,就一直跟随李建成。建成向来对先生均是言听计从,礼遇甚佳。可是唯独在这件事情上,李建成没有听从先生之计策,而这也是决定其命运的一场争夺!眨眼间,东野先生已被雨水打湿了衣衫,在依稀难辨的大雨中依旧踉踉跄跄的往前走着。

    刚下台阶没多远,一不长眼的门子飞速奔来,大雨中只顾低着头找路,丝毫没有注意前方,正好和先生撞了个满怀。此时的东野先生,早已被噼里啪啦雨声,带回到了昔日的战场之中,满脑子都是厮杀,都是争斗,秉承十二分精力回想曾经的策马奔腾,你争我夺!当门子这一冲撞过来,老人以为身在战阵之中,不经意间,就鼓足了气力。这个门子一下被先生撞出了一丈来远,而先生依旧稳然不动。原来这东野先生年轻时也是一员战将,自由跟随名师习武,一身气力更有万夫不当之勇,可是因为北周末年,官场黑暗,郁郁而不得志,随着年事已高,也只能够贡献自己的韬略,以展胸中之抱负!

    看着先生这样的木讷表情,再加上又被撞飞这么远,此刻的门子早已吓傻,带着浑身的泥水,连滚带爬的捂着已经折断的肋骨,往旁边跑去。先生用呆滞的目光瞄了一眼门子,也没说什么,继续朝着宫门走去。而这一幕,也被这几个官员看的一清二楚,傻傻的愣在原地!

    果不如先生所料,第二日一早,长安城内,大兴宫旁,四门紧闭,秦王李世民带领幕府旧将,与玄武门内诛杀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兄弟阋于墙。当尉迟敬德浑身沾满鲜血,手持冰冷的枣阳槊出现在海池之中的时候。武德皇帝李渊,闻知此事,已知大势已定,甚感无奈;随之宣布太子与齐王造反,有秦王李世民全权处理此事。

    在长安城西南隅的一处老宅深处,石凳石墩一应俱全,各种榫卯结构的斗拱木梁,也让这座宅子看起来温婉而安静。只见在院子正中,两颗茂盛的桂花树下,东野老人静静的端坐于细木太师椅上。他回想着自己的一生,甚是坎坷!忆往昔,构思这大唐一统天下的盛世辉煌,百姓安居乐业的宏大梦想,再加上有一个贤明的太子辅佐,终于可以一展抱负名垂青史。可是时至今日、至此时,才发现建成之懦弱与处事之不决;虽然建成的心是好的,但是面对政治,面对亲情和李世民相去甚远!

    细思量,妻子儿女那些年悉数死于纷纷扰扰的争斗;至今日,依旧孑然一身,还不如此刻归隐山林,过几天清净日子来的痛快。然,这一念头转瞬即逝,这一切都是幻想,成王败寇,无处可逃,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即使远走高飞,依旧会有被抓回来的一天,此刻,俨然已成为秦王殿下砧板上的鱼肉!呜呼哀哉!老人抬头望着苍茫的天空,倍感苍凉!既如此,那就随建成而去吧,也算是给自己这一辈子做一个了结。这时,老人微微闭上双眼,拿起桌子旁边放着毒药的掐丝鎏金细罐陶瓶,准备一饮而尽!

    “咣当”一声,厚重结实的大门被一脚踹开,一队兵丁,立马冲了进来。一领军小将,一看其正准备喝下什么东西,说时迟那时快,立马张弓搭箭,伴随着“嗖”的一声,一直雕花狼牙箭直奔其手中装这毒药的瓶子,咣当一声,箭到瓶碎。这一切就这样又一次结束了,原本掌控在自己手中的命运,此刻又一次跑偏!只听这个小将带着嘲讽的口吻,厉声说道:“想死,没那么容易,给我绑了”东野先生没有反抗,亦无挣扎,就这样被五花大绑带走了。

    只见一身着黑甲黑袍的传令兵快马加鞭奔向天策府,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