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程咬金假唱红脸 李世民义释老人(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时间来到了武德九年六月初七,这一日虽说不是正朔之日,但是武德皇帝李渊,依旧传下旨意召开了一次长安城内九品以上官员悉数参加的盛大朝会!在此之前,在李世民的授意之下,经过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尉迟敬德等人的亲自操刀,已经彻底安定了长安城的内外!

    这一日的朝会,虽说盛大,但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的正是李世民等人,终于可以掌控一切了;忧愁的则是武德皇帝李渊,这份忧愁之中充斥着无奈与心酸!只见在这巍峨的大兴宫太极殿内,李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正式册封李世民为新的大唐帝国太子!同时又颁布了一道改变历史走向的诏书:从今日起,所有军国大事,无论大小,全部委托太子处理和决定,然后再报告给朕!李世民虽然名义上只是太子,但是大唐帝国所有权利,已经被其牢牢的掌控在手中。

    日月双飞剑,乾坤万里长,目光来到这刑部大牢,这里早已被废太子一党充斥的满满当当,哀嚎之声不绝于耳。而在牢房深处,天字第一号单间。东野老人正静静的坐在稻草铺垫的床榻之上,而魏征则悠闲的躺这,嘴角叼着一根稻草,时而东望望,时而西瞧瞧。只见这个牢房异常之昏暗,仅能凭借一个碗口大的窗户,从高高的侧面照进来一丝微弱的亮光。

    在东野老人的内心世界中:成王败寇,既然败了,最多也就是一死,死则死矣,一定要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离开。只见一片灰尘伴随着昏暗的亮光飘落于左侧的衣袖上,其随手就将其拂去!虽然牢房看起来肮脏不堪,但是一向爱干净的东野老人丝毫没有邋遢的痕迹,每天就这样端端正正的坐着!不过,旁边的魏征,却显得大大咧咧,这也没几日,已经蓬头垢徐,狼狈不堪,虽说如此,但是却显得逍遥自在!弄的跟自己家一样,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再吃,丝毫没有坐牢的心态。

    突然间,魏征开口问到:“先生,您说咱们这次是生还是死?”

    “生与死不在你我的掌握之中,但是从命数上来说,你我二人命不该绝,该有这么一道坎儿。”东野先生闭着眼睛不紧不慢的答道!

    这一句话说的魏征很是茫然,一轱遛的从草榻上座了起来,诧异的追问到:先生这话何解?

    “在玄武门之变的那一刻,老朽都想随着建成而去了却这一生,可是到了这牢房之中,也渐渐的想明白了一切。自大唐开国起,秦王殚精竭虑,通韬略会用人,才能出众勇冠天下;然治国如何老朽也拿捏不准。君不见前朝之炀帝也是雄才伟略,可是到头来依旧亡国。故秦王要想治天下,得民心,必会用贤;然纸上谈兵者甚重,脚踏实地者甚少,一切得看大唐国运,得看秦王为自己以后的谋划!若想成为一代明君,必将收买你我二人之心,以封天下悠悠之口;若要成为一代枭雄,你我二人性命不保;因此生与死均在秦王一念之间,故一切有天定!”东野老人默默地给魏征分析道!

    听闻如此之分析,魏征也是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此刻在他内心深处也是如此的一番考量。的确,生与死均由不得自己。一切都要看这个“未来人”胸中的抱负与大志!

    每天与稻草相伴,与牢饭为伍,悠悠然,又是一些时日。天渐渐破晓,大地朦朦胧胧,只见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承乾殿的台阶之上远眺长安城内外。随着朝阳的初升,霞光已将长安城的亭台楼阁映衬成了金黄色,渐渐多起来的行人,充斥着繁华的街道。万籁俱寂的天空,伴随着清晨的一阵鸟叫,划破了这份寂静。片片五彩祥云,又一次充斥着天空,看起来蔚然壮观!而孤零零站着的这个人正是李世民,看着这样壮美的朝霞,不由自主的让其想起了玄武门之变的那个傍晚,突然间,想起了还在牢狱之中的魏征和东野老人。

    想到这些,其一个转身,就返回了大殿。这承乾殿内,依旧是李淳风早早的在一旁侍候,而程咬金则是办完前几日交代的差事,一大早就匆匆前来复命,看着李世民在殿外遥望远方,在李淳风的授意下,其也没有去打扰这个帝国的储君!看着其进来,程咬金赶忙迎上去,躬身行了一礼!交代完差事,李世民一边整理这案头的奏疏,一边对他们说道:“你们二位也正好没事,就陪着我一块去这刑部大牢一趟,看看这魏征与东野先生!”

    “莫非殿下是想启用此二人?”程咬金随口就问到

    “确有此意”

    “此等小事有臣走一遭就好,何必让您屈尊纡贵呢。既然殿下本意想用此二人,我就给他们唱一个红脸,全给您绑到此处,然后有殿下您来一个义释颜良岂不更好!”。

    听到陈咬金这一席话语,李世民停下了随手整理的的奏疏,微微一愣,和李淳风相视一笑。就见李淳风带着笑意说道:不曾想程将军也是粗中有细之人呀!”

    李世民也是大喜,望着这一身绯色官服腰缠玉带性如烈火的程咬金,带着欣慰之情夸奖到:“没想到我们曾经的大老粗,如今也有这般心计,好好好,这样也好,那就有你全权办理此事了,不过这次只把东野先生给带过来。”

    一席溢美之词,说的程咬金顿时都不好了意思,赶忙领了将令就这样急急忙忙的退了下去。出了这承乾殿,转身就到这右率府提点了一百黑甲军。只见这一个个黑甲军士,清一色二十出头,个个虎背熊腰,精神抖擞,身披黑盔黑甲,手持一丈来长的陌刀,腰跨桑标弓,骑着追风马,一溜烟的沿着朱雀大街朝着刑部大牢奔去,引得无数市井商贩窃窃私语!

    一盏茶的功夫,程咬金就奔到了这刑部大牢,验明文书之后,直奔东野老人和魏征的的天字第一号牢房。此刻的东野老人正在与魏征畅谈这治国理政的方略;当说道,天子治国之道必定秉承爱民、惜民之心的时候。忽的听到一厉声之吆喝:“东野老人,那位是东野老人”未见人先闻声,两位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这基本就是程咬金,相识一笑,也就随之停止了谈话!

    随着吼声,牢头像撒了气的皮球一般,抬起了擅抖着的右手,战战兢兢的指给了程咬金。回望这一切,牢头如履薄冰;程咬金威武雄壮;身后数不清的黑甲兵士手持陌刀,已将牢房狭窄的过道,堵的严严实实;天天哀鸿遍野的大牢,瞬间就被这一幕给震慑的安静了下来。

    东野老人缓缓站起,拍了拍粘在屁股上的稻草,双手朝后面这么一背,就这样伟岸的站着。程咬金上下打量了东野老人一番:干净的装束,文雅的胡须,整齐的头发,看起来竟然丝毫没有坐牢的痕迹;再回过头看看旁边这位,已经蓬头垢面,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