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东行路巧遇玄奘 八年后奉命下山(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时间来到了贞观七年冬月,虽然寒风凛冽,然阳光亦是温暖。只见在这八百里太行山坳,一条小溪静静流淌;一束束暖阳,洒在水面如鱼鳞般呈现道道白光,甚是悦目。而在一处不是很高的平地上坐落着一处茅屋宅院,篱笆围满居所,各种不知名的草药晾晒于院子之间;而柿子早已挂满枝头,红彤彤似灯笼一般,煞是鲜艳。一条半结着冰的小溪随房舍蜿蜒而过,留下东北方的出口,甚是清静自然。

    纵观院子深处,一小伙子正在一白发苍苍的老者指引之下,勤加习武。只见这年轻人,时而梨花带雨,时而棍棒飞舞,时而轻点枝头随风而起,时而刀枪剑雨甚是威严,这一身本事看起来很是不错。只见老者时而点头,时而注视,颇有一番满意之色。

    这个小伙子就是本书的主人公----王玄策,此时已近弱冠之年。

    “好,很好!徒儿,休息一下,你随为师过来,”说着老者背着手往后方的茅屋走去。而王玄策借势而收剑,一溜小跑跟随其后入了房舍。

    老者于正堂坐定,王玄策则矗立于老者之前。只听老者娓娓而语:“徒儿,你跟随为师已经七载,这七年来教你读书习武,今天看来,你的武功已经有些小成;日后勤加练习,必定能够称雄武林,为国杀敌立功;也不枉培养你这一程。这七年来,贞观皇帝,治理天下,能让百姓安居乐业,国泰民安,为师的心结也日渐解开。算如今,为师也渐日薄西山,但一脑子智慧与想法,需要流传于后世,找到传人。为师虽已将毕生所学之武功传授与你,可是行走于世间,光靠武功是万万不行,故而决定再将毕生之思想韬略讲解于你,以流传后世”。

    听老者如此之说,王玄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师父,你这是要赶徒儿走吗?”接着又噙泪说到“师父七年前于路上收留下我,让无依无靠的我终于有了一个归宿,我怎忍就此离开师父呢,请让徒儿为师父尽忠尽孝!”

    老者听完这些,就嘱咐其:“男子汉大丈夫,该当立业的时候,就应该出去闯荡闯荡,在这山里终归没有前途,只有建功立业才能完成你该有之使命“!说着就从塌下的方格中取出一鎏金的楠木匣子,这个匣子看起来古朴大方,端庄典雅。老者细致的打开木匣,只见里面有一本颇有年头的古书,上书五个篆体大字《鬼谷子兵书》。

    这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东野老人!

    思绪回到七年前的一天。

    还记得当时,东野老人离开长安之后,向东而行,后出函谷关,奔河北而来。因为前些年战乱纷争不断,百姓早已流离失所,一个村子竟然十室九空,人烟稀少。好在这两年休养生息,百姓多多少少又回来了一些,但也已疲惫不堪,生活甚是艰难,故而盗匪四起。这时候经过的一个小村庄,恰巧于昨日又过了一帮土匪,将村子洗劫一空。些微反抗的则被尽数屠杀,看着这一幕,东野老人很是为这些百姓惋惜,只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这盛世明主李世民身上。

    面对着残破的村庄,缓步行走在荒芜破落之间。在原本就颇为寂静的小村庄,突然间,由远及近的传出丝丝木鱼声,没多久,伴随着敲击声,迎面走出来一个年轻的僧人。这僧人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岁,一身土黄色僧衣,手持木鱼,身背行李架,足登罗汉鞋。目睹这横七竖八的死者,忍不住的敲这木鱼,念起了超度的金刚经。

    随着僧人的身影渐渐走近,东野老人也停下了脚步,这时候只见这个僧人双手合十给东野老人施了一礼口吐:阿弥陀佛!伴随着木鱼敲击的停止,隐隐约约的听到一孩童的哭泣之声。两人相识一看,随着细微的哭声寻去,竟在一荒芜房舍旁的麦秸垛边觅到一十来岁的孩童。

    看着饿的不成样子的孩子,僧人从背篓里拿出一个馒头递了过去,接这递过来的馒头,孩子瞪着大眼望着这二人,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看着稍稍安稳的孩子,东野老人转而望向了这个僧人,又上下打量一番之后,深深的感觉到这个僧人,有一股似乎不同于其他僧人的坚毅与执着。于是就随口问到:“不知小师父,从哪里来,到何处去?”

    僧人看着已经渐渐停止哭泣的孩子,就答道:贫僧原是净土寺一和尚,这次往西而去,是准备远赴西域,以求佛法!

    当东野老人听到这些的时候,很是诧异的问到:“此去西域,足足有上万里的路程,小师父真的能坚持下去?”

    “路虽远,行者必至”说着就双手合十,默念着阿弥陀佛!

    这个僧人不是别人,正是玄奘法师,此刻因为大唐的出关禁令,他只能孤身一人前去西域求法。祈求佛法之根源,重新翻译,以正华夏佛学思想的统一。听此番答复,东野老人也被这个小师父正本溯源的精神所折服!而这个目前只有十来岁的孩子,听僧人这么一说:也将玄奘,西域这两个词汇,深深的映衬在脑海之中。

    说完玄奘,再回过头来说说这个孩子,这个孩子不是别人,正是王玄策。因为昨日又过土匪,对村庄又是一通打劫,早已失去双亲的他,只能藏身于麦秸垛中。当他在麦秸垛中目睹土匪一幕幕邪恶的罪行时,已经在他幼小的心灵深处,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因为肚子实在过于饥饿,加上又对亡故双亲的思念,忍不住的哭了起来,这一声哭泣,就引来了恰好路过的二位!

    看着这个可怜的孩子,两个人都动了恻隐之心。鉴于玄奘法师西出阳关,远赴西域,也是吉凶难料,两个人一商量,王玄策就跟随这东野老人继续东行!相聚总是短暂的,分别总是难舍的,当东野老人和玄奘法师一个往东,一个往西,两人的背影竟是如此的相似,只是抱负不同罢了。

    王玄策随着东野老人,一路东行,走到了这太行山腹地,原本想云游四海的东野老人,此刻也被这美景吸引,因此就在此地定居下来。转眼间,七年已经过去了,王玄策早已从那个充满仇恨的小孩,变成了沉稳的大小伙儿;再加上自己心结的解开,东野老人才愿意将兵法传授与他。以求为天下计,为后来人计。

    时光又回到七年后的今天,只听东野老人对跪在面前的王玄策推心置腹的讲到:“话说鸟儿在小的时候都是有母亲不停的喂食,当渐渐长大的时候就有母亲狠心的将其踢出鸟巢,自行觅食,只有这样小鸟才会长大,更会成长。而你也终有长大的一天,也终究会有离开为师的时候,这七年来,为师看着你一天天进步,一天天成长甚是欣慰。你要想成就一番大事之人,只有学惯古今,才能兼济天下,青史留名。所以,为师今天就将毕生所学传授于你,你学成之后,即可下山闯荡一番事业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