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王玄策落脚孟津渡 张鹞子趁空盗客栈(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会说到,李世民君臣二人共话为君之道,霞光再现续写大唐繁荣富强。只见这一日午后,湛蓝的天空中腾起一朵朵白云,不时变换的姿态,将天空点缀的霎时美丽;一群群飞翔的白鹭,划过秋日的天空,更是将灵动展现到极致。看着泛黄的树叶,即将收获的秋粮,一个多彩的华夏,甚是动人!秋色之美,美在天然,美在和谐!

    王玄策牵着马,漫步在通往长安城的官道上,深深的被这如画的风景所吸引,欣赏着沿途的恬静的秋景,不知不觉夕阳将沉。看这离下一个集镇还有一段距离,随之就策马扬鞭,朝着孟津渡赶来。这孟津渡自古以来就是黄河南北交通要地,八方货物在此纵横交错。远望这孟津渡,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一船船货物在码头装了又卸,卸了又装。一个个精壮的背夫,肩扛担挑,将货物送上一辆辆驴车、牛车、马车等运输工具之上。而远处,方方正正的田地之间,老百姓正在辛勤劳作;一队送亲完毕的人,抬着轿子带着醉意,一摇一晃从的从远处走来;几简房舍已经升起袅袅炊烟,门口的几颗歪脖子老树,也使生活显得安静与坦然。随着天色渐晚,时不时赶集出城的人,已经渐渐的加快了归家的脚步,远远望去,好一派繁华的夕阳西下图。

    望着川流不息,熙熙攘攘的人群,王玄策就牵着马往城中走去。只见这集市两旁,人来人往煞是热闹;随着天色渐晚,有的商铺已经张起了油灯,让这个繁华的集市又充满了生机与坦然。百姓的生活,伴随着不绝于耳的吆喝声,叫卖声,显得错落有致,井然有序。

    说话间,就来到了这连升客栈;在孟津渡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家老字号客栈,南来北往的客商大部分都在这里打尖。在这里能听得八方信息,能见到四方客人,随着口口相传,名声也日渐响亮,上到达官贵人,下到三教九流,贩夫走卒都会在这里落脚住店。李小三,店里的老伙计儿,因是个机灵鬼,外加耳听八方,眼观六路,所以对这中原大地的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因为,为人活活套套,客客气气,所以这人缘在这店里也是响当当的头一号。一身灰布粗衣装扮,在肩膀上打一白手巾,这就是他完美的形象。

    随着日落,打尖住店的也就多了起来,这李小三已经从白天里斜依在门框上的姿态,转换成了热情的在门口招呼客人。离老远他就揣摩这王玄策:一身白衣,一匹看起来不错的突厥马,一把宝剑悬于马上,带着无尽的好奇之感,东瞧瞧,西瞅瞅,再加上其这个年纪,定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没有什么社会阅历,更别提什么老练与成熟了;这种客官最好招呼!于是,但看王玄策牵着马走来,他就赶忙迎了上去,用浓重的河南口音招呼到:“客官,天马上就黑了,来咱连升店歇歇脚吧,咱这可是全孟津渡最好的客栈了,包客官休息的得劲!”

    听他这么一吆喝,王玄策也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小伙计,面容和善,还算老实;又抬起头瞅了瞅这个客栈,只见这连升客栈四个鎏金楷体大字熠熠生辉,再看看这两层楼的设计,看上去还是蛮气派的,随之就决定了下来:“好嘞,先用上好的草料,给马喂饱,再给我安排一个房间。”

    跟着李小三,上了二楼,推开安排好的客房。房间不大,但还算干净,出门在外这样的环境已经很是不错,表示满意之后,就吩咐李小三退下。躺在床上,王玄策细细想想,这离开师父虽然没多久,但还真是挺想念师父的。这些年,每日和师父形影不离,外加师父对自己又关怀备至,也不知离别这些时日,师父怎么样了。这种思念一方面是对亲人的怀念,另一方面则是对初次离开长辈的不舍。

    呆呆的望着空无一物的瓦制房顶。王玄策,似乎也明白了师父的用意,正如其以前教诲的,人这一生不可能一辈子跟着师父;当然,孩子也不可能一辈子都只靠父母。这一切都是师父为了自己好,毕竟自己已经长大成人,该干出一番事业了;一方面不能辜负师父的所托,另一方面也得承担起应有的责任。

    不经意间,就摸到了身旁的招文袋,随之就掏出了师父让自己转交的两封书信。瞬间让其很是诧异,师父以前到底是什么人?竟能有这么大的面子?因为这一路而来,时常听百姓说起这魏征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当朝的朝散大夫!更没想到的则是,师父竟然也能和皇上通达书信。只可惜师父对以前的事情,只字未提,这些年只是教他习武做人了。

    想到这些,再想到自己的前途,他略感欣慰,毕竟可以成就一番大事,干出一番大的事业,当然了,更可以一步登天!看着这两封事关自己前途的书信,王玄策依旧工工整整的将书信放在身旁的招文袋内。稍事梳洗,就准备下去用膳,以便养足精神;准备着自明日开始好好赶路,以求尽快赶到这京城繁华之地,展示自己的抱负与才华!

    刚推开房门,就听李小三在楼下给一些准备用膳的食客解释到:“各位南来北往的客商,到了咱孟津渡,就应该尝一尝咱们的面食。中原人对面食更是情有独钟,一份小麦,经过石磨的碾压,再这么一过筛,就成了精细的面粉,说起这面粉,在中原人手中更能呈现出万千花样,可以说能吃上这么一年,天天不重样,都吃不下来。中原人常常这样说:华夏中部是中原,繁花似锦彩云间;饮食文化几千年,特色面食说不完!河南面食想品完?尝遍至少要一年!孟津的卤肉,洛阳的席,南阳的板面天下传……”一段通俗易懂的顺口溜,瞬间引得众食客哄堂大笑!

    看着满屋子的笑声,这李小三就又解释到:“各位客官别笑,今天咱们店里推荐的特色美食,自然离不开这烩面和孟津卤肉……”

    正好到了饭点,再加上李小三这么一段吆喝,不大一会,这楼下就坐满了嘈杂着各地方言的食客。当然,在这里吃饭,自然离不开刚才李小三推荐的两样美食,二两孟津烧酒配上一份卤肉,外加一碗醇香浓郁的烩面。这样的美食也不贵,就二十文钱,不仅实惠,更是美味!

    王玄策自然也是点了这样一份标配食材。随着李小三的高声吆喝,不大一会,就被颇为娴熟的伙计端了上来。用着美味,听着南来北往的口音,突然发现这里还真的就是一片江湖。

    只听一山东口音的人说道:这几年光景好,老百姓都有吃的了,我们这些跑江湖的才可以这样顺顺当当。

    紧接着,一并州口音的人接到:这是你们关内,我们并州那边可不太太平;这突厥人呀,他奶奶的,三天两头的骚扰,不是抢都是杀,弄的人心惶惶的!”

    “其实吧,主要还是北边鞑子人穷呀,他们除了牛羊,啥也没得了;没东西了就自然要到关内抢劫一番,甚是头疼啊!”与其相随的一个伙计也随口接道!

    ……

    王玄策,就这样静静的听着他们的谈话。多多少少也算得到了一些信息。看着听得入迷的王玄策,这李小三跑过来问到:“兄弟,对我们这孟津的美食可否满意,这可是咱们这,地地道道的地方特色呀!”

    “满意满意,好久没吃到这样的东西了,这面吃起来软软的,配上羊肉鲜汤很是鲜美;这卤肉,一看都很到火候,入口即化,一定是炖制了不下三个时辰吧。这酒也够劲,顺滑而不上头”王玄策看着李小三和善的表情,随口就回到!

    听王玄策这么一点评,这李小三瞬间也感觉到,这也是一个美食行家呀:“兄弟,有您这话我们就满意了。实不相瞒,这烩面呀,是前朝的御厨逃难到咱们孟津流传下来的方子;这卤肉,可是在咱们孟津渡兴盛了几百年了,都是原汁原味,古老的方子代代流传;要说到这烧酒,这可是我们老掌柜祖传的秘方,这叫烧锅酿,温和而不伤头……”

    听着李小三的一番长篇大论,这王玄策瞬间也就有点招架不住,这一开话题李小三就打不住头儿。王玄策虽然无奈,但看看时间还是有的,为了不失礼数,就礼让李小三坐下聊聊。这李小三,一看王玄策这样可亲,二话不说,用白手巾擦了擦凳子,麻利利的坐了下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