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章 伤黑衣再救雪雁 为情谊改奔晋阳(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回说到,王玄策提议前去洛河镇暂歇一晚,雪雁也接纳了他的提议!从任城出发,至如今已半月有余,侍卫二三十号;可是该走的走,该逃的逃,今日又差点死在车夫手下;回首过望,只余下她一人而已,也略感苍凉!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最危险的时刻遇到了他;这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似乎也是上天对自己的眷恋。只见雪雁骑在黄骠马上,王玄策缓步牵着马,两个人有说有笑;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渡口,来到了小镇子上。落脚在一家名唤“河洛人家”的客栈!

    看着付账的王玄策,只听雪雁腼腆的说道:“多谢王公子,经过这样的事情,我身上也没有一点钱财,等到了晋阳,必定将所有的花销尽数奉还公子。”

    王玄策面带笑意的回复到:“姑娘说这话都见外了,能遇到就是一种缘分;何必在乎这一点金银细软呢!”听此一说,雪雁也颇为感激;一番寒暄之后,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安歇。

    而这一夜,注定了对有的来说,就是一个不眠之夜。只见在一高大院落的深宅里面,一盏明亮的油灯将屋子照耀的异常通明。一个黑衣人,正站在衣着华丽且背着手正对着中堂的官人后面。而护送雪雁的车夫,则被反绑着双手跪在地上。只听黑衣人拱手说到:“大哥,都是属下失职,这次又让李雪雁给逃脱了。”而跪在地上的车夫,则是战战兢兢,哆哆嗦嗦的连连告饶,只求饶其一命!这衣着华丽之人面对如此之一幕,也懒得看上一眼,仅仅咳嗦了一声,缓缓的说到“留着他还给自己留下把柄吗!”这一句话语虽然平淡,虽然波澜不惊,但却显示出了无尽之杀机!一听这个,黑衣人立马明白了其意思,只见手起手落,车夫已经被其掐断了气息。

    听此一幕,只见这衣着华丽之人,转动着手中文玩核桃。失望中又有几分激动的,给黑衣人说到:“多少年了,总想让他也感受感受这家破人亡的痛苦,好不容易找到这样一个机会,你却给办成这样,真是让我失望之至呀!”

    “万望大哥赎罪,在这后半程我必定全力以赴”只见这黑衣人赶忙噗通一声跪下之后,对其说道!

    “好吧,也只能如此了,虽说主子不愿意和他们明目张胆的树敌,但是这后半程毕竟只余下她一人和那个救她的小子。如若实在不行,就在一没人的地方,记住一定要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做了吧!千万不能漏出马脚,给我和主子带来麻烦,明白吗!”

    听完这么一通告诫,黑衣人连呼明白,领了命令,就退了出去!

    故事再回到这洛河镇,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这大地,随着太阳的升起,袅袅炊烟已经笼罩着小镇。二人用过早膳,补充好这一路所需的干粮与雪雁换洗的衣服,王玄策又特意去马市挑选了一匹快马赠予雪雁。往晋阳和往长安还有一天的顺路,就这样两个人结伴而行;看着用心的王玄策,雪雁内心深处也萌发出丝丝暖意!

    不知不觉已经日上三竿,虽然秋日的太阳不算毒辣,但是正午的阳光也照射的让人口干舌燥。看着略显疲惫的雪雁,二人则选择在一个大树下坐着静静的稍事休息。经过这半日的光景,两个人已经互生好感。往玄策感觉雪雁是一个不错的姑娘,雪雁也感觉王玄策是一个可靠的人;有陌生到熟悉,自然也就聊的多了,谈的开了。从童年趣事,聊到故乡风俗,从捉鱼捉虾,聊到不经意间的糗事。,被师父责罚,聊到出身与目的,两个人你来我往,倍感温馨。

    当两人相谈甚欢之时。突然,十几名黑衣人从高处飞下。王玄策一看情况不妙,立马一把拉起雪雁,麻利的从黄骠马上抽出青釭剑将其护住。这帮黑衣人也不由分说,当即提剑直刺雪雁。王玄策舞动着青釭剑,时而东刺,时而西挑,一套亲传剑法施展的滴水不漏,犹如一堵厚实的墙壁一般,将这些黑衣人阻挡在两丈开外。领头的一个,看着王玄策年纪轻轻却剑法了得,于是就提剑攻来,可是两招之后,就被王玄策一剑划破左侧肩膀,深约两寸,肩肉翻飞,犹如小孩张着的血盆大口一般,顿时鲜血沁满了衣衫,瞬间其也有了一丝怯意!

    但是,面对这最后的一击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这些抱定了共存亡之黑衣人,又一次一齐攻来;因为还得兼顾雪雁,王玄策渐渐感到体力有所不支。一不留神,就一柄长剑被划破了衣袖。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又一柄长剑向雪雁刺来,王玄策在危急时刻,一招石沉大海,瞬间将刺来的的利剑斩断;顺着带青釭剑的剑锋划过这黑衣人的喉咙,只见如柱的鲜血喷涌而出;这一剑,又一次阻断了了却雪雁性命的念头。看着兄弟惨死,这帮黑衣人不经意的又生了一丝胆怯。趁着这个间隙,王玄策一把拉起雪雁,飞身上马;不住的拍打黄骠马,就这样飞一般的离开了这危险之地!

    王玄策带着李雪雁一顿狂奔十几里路程,胳膊上被划破的伤口,染红了雪雁的衣服。看着没有追来的黑衣人,两个人在一僻静的房舍之中,暂时安歇。雪雁看着流血不止的伤口,赶忙拿出止血药,仔仔细细的给王玄策静心的包扎这,看着细心的雪雁,王玄策顿时心头燃起一丝暖意!包扎完伤口的李雪雁,带着深深的歉意给王玄策说到:“都是我不好,竟染上这样的晦事,也跟着让公子受累!”

    王玄策一听这个立马调皮的安慰雪雁到:这没什么受累不受累的,人之命,天注定,这一切都是老天给安排好的,我的命大,放心吧,没事!”

    听着王玄策的一顿安慰,雪雁瞬间梨花带雨,泪如雨下,这既有欣慰的泪水,更有伤感的心情,欣慰的是能遇到这样一个好的大哥哥,伤感的则是:至如今,依旧如迷雾一般,不知道要杀害她的是何人,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此刻,他只想尽快赶回晋阳,回到自己的家!

    看着哭泣的雪雁,王玄策立马安慰到:“别哭,别哭,哭了就不好看了!”听王玄策这么一说,雪雁,顿时也噗嗤一声笑了,瞬间转怒为喜!

    而这帮黑衣人经过一番细致搜寻之后,依旧没有觅得二人之踪迹,只得铩羽而归!

    不知不觉,又是半日光景,两个人想说什么,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洒在通往晋阳与长安的十字路口,竟然颇有一番凄凉。分别的时候就是这样艰难,虽然不是情侣,虽然不是亲人,可是这种别离突然之间竟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两个人的心头都涌上了一种极端的不自在!

    望着憔悴的雪雁,王玄策不知道该说什么;此刻他的脑海中只不仅想着她的安全,还构思这师父的嘱托。按照原本之目的,他应该去向长安,可是面对着荐书的丢失,他还能成就什么呢?

    而此刻的雪雁,突然有一种久违的担心,担心的是自己一个人,这回晋阳的路该如何来走?我和他以后还能相见吗?这一切都是莫名的未知数!不过他已经帮了自己这么多,人要知足,不能再奢求什么了!分别,终究还是雪雁先开了口,带着柔弱的声音,缓缓告别道:“这两日来多谢公子相救;就此一别,虽不知和公子何时能够再见,但雪雁在心中只祈福公子康健!”

    男人的心总是脆弱的,王玄策被这种莫名的安慰话语,深深打动。脑海中翻腾这种种记忆,种种想法,此刻他内心是这样的:既然去长安没了荐书,也不知道该怎么引荐自己,还不如好人做到底,将雪雁安全的送回晋阳,然后再转身回到长安再图一番功名,岂不也行!

    想到这些他就深情的望着雪雁,情真意切对其说到:“雪雁姑娘,我丢了荐书,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