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章 梅龙镇义结金兰 战沙场兄妹相认(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要问世间何为英雄,莫不想到三国英雄之义,隋唐英雄之信。每一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英雄,都有其独特的烙印。当然每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都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每个英雄呼风唤雨的时代,自然也是一个大变革的时代。很多事情虽然充满了偶然,但是这份偶然之中又夹杂这必然;只要加上这么一个引子,突然间就能促成很多意想不到的结果,偶然的事情自然也就变成了必然!

    上会说到,这略带醉意的二人,被一响亮的拍手之声惊的更加清醒!这拍手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李雪雁。要说机灵还是女孩子的脑袋好使,话说这李雪艳,全程注视这二人之谈话,颇为用心倾听。鉴于两人你来我往,谈话甚是投机,外加刚才比武之相惜之情。这李雪雁心中顿时涌现出这样一个念头:既然他们二位如此息息相通,漫漫人生路,何不结为异性兄弟,以后也好有个照应!想着,就“啪”的一拍双手,利索的说出了这个建议。

    听如此之提议,王玄策刹那间就想起师父的嘱托:在外闯荡,一定是朋友为先,多结交豪杰,广结交兄弟,只要人品贵重,不坑不抢不骗,都应该成为你的知己!因此,王玄策诚恳的向阿史那思云说到:“如若将军不弃,小弟必将一心对兄!”

    通过今日的所有展现,阿史那思云也早有此意;只是不知王玄策内心做何感想,一直未曾明说。当听其如此之说,心中吊着的一块石头也终于落地,很是欣慰的爽快答曰:“只要贤弟不弃,兄亦如此!”

    随着雪雁利索的一声“伙计拿碗来”,六只黑釉面的空酒碗随着小伙计麻利的身手,安稳的一字摆放在雪雁面前!

    二人各报年月生辰,阿史那思云年长王玄策七岁是为兄,王玄策自然为弟。雪雁亲自为二位斟满汾酒。两人同时举酒面朝苍天而跪下,一碗敬天,一碗敬地,最后一碗相敬之后一饮二尽!仪式虽然简单,没有高香敬天,没有供案谢地,更没有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豪言壮语,但拥有的则是内心深处的一份承诺,一份信义。

    二人结拜完毕之后,阿史那思云南向座,玄策和雪雁则分别东西向座;吃了几口肉,又喝了两碗酒,这汾酒,香气醇正,酒花四溢,的确不失为一种佳酿。看着时间也已不早,只听门外置办完货物的铁木尔花过来禀到:“启禀将军,货物已经置办齐整,可以出发了”

    酒足饭饱之后,二人均带着醉意起了身,但见那阿史那思云拉着王玄策的手说到:既然如此,我等只能尽快告退,毕竟深入腹地,被你们唐军发现,也不是太好!

    王玄策明白这句话的分量,赶忙回到:“既然如此,那就不挽留大哥了,一路当心”

    随着一声“珍重”兄弟二人,走出汾酒坊坊,分手道别。只见这梅龙镇街道两旁的商贩,个个脸上都充斥着笑容,犹如老太太喜获蜜糖一般容光焕发!他们不仅享受这样的时光,更享受货物卖光的快感!

    又是一次充满情谊的告别,梅龙镇的商贩带着愉悦的心情,给这些讲究信用的突厥兵送行;而这些突厥兵更是带着满满的谢意,回谢着他们。三人不约而同的被这送别的场景感动!这就是善念带动的结果,带动的民意!

    换言之,在老百姓的内心深处什么是满足:只要我活着,只要我有吃的,只要我能挣到钱就是满足!纵观悠悠的历史长河,华夏的儿女甚是辛苦,只有在太平盛世,天下一统,没有战争的时候才能够满足这三点。可是这样的盛世又太少太少了。

    有时候,历史往往很是巧合。当好事来临的时候,坏事似乎也就开始了;当所有人都沉浸在欢乐的氛围之中的时候,危机就这样悄然而来!

    就在在阿史那思云,跨上枣红色战马的那一刻。只见远处一消息兵,风驰电掣般的赶到其跟前,气喘吁吁中带着十分急切的禀到:“启禀将军,发现大队唐军骑兵,正朝梅龙镇方向奔来,大概三里”

    糟糕按照这个距离,凭借骑兵的速度,也就半袋烟的功夫,形式陡然紧张起来。随着消息兵的话音刚落,热情浓郁的人群顿时窃窃私语的骚动了起来,刚才还洋溢着笑容的乡亲们,脸庞也带着些许忧郁。王玄策和李雪雁也被这猝不及防的变故,弄的些微有一些不知所措!而那阿史那思云,则是气定神闲的问到:“大概有多少人?”

    只听消息兵回到:“黑压压的一片,看不清楚,估摸这有千把号人”。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阿史那思云冷静的分析道:自己仅有一百来号兄弟,还带着这么多东西,逃是逃不掉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整军备战了。狭路相逢勇者胜,即使死也要血拼到底,不输英雄气概!于是就凌云壮志的传下令去:“弟兄们,照目前看来咱们逃是逃不掉了,想想在家的儿女妻子,为了她们拼死一搏吧!前出镇口严阵以待,狭路相逢勇者胜!”经过他这么一声怒吼,再加上面对如何严峻形势,这帮突厥兵,均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瞬间士气高涨!

    此刻的王玄策,面对如此高涨的士气,一直在思索着如何化解这场危局,但是因为消息的匮乏,只能了无头绪的等待,不过通过着一连串的思索,他感觉结局应该不会太坏!这时候只见那阿史那思云,转过身对正在思索这的王玄策诚恳的说到“兄弟你是唐人,他们不会伤害你,你快带着雪雁姑娘离开吧,可千万别让大哥连累你了。”

    王玄策听阿史那思云这样一说,立刻反驳到:“大哥这是什么话,我正因为是唐人,方能更好的帮大哥搭话。何况大哥此行,未曾伤害一个百姓,没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即使真要开打,兄弟我也不后悔结拜,要死也和大哥一块死!”王玄策虽然明白阿史那思云诚恳的话语,但是依旧要展现自己的胸襟与情怀。

    虽说雪雁明了自己身份高贵,利用自己郡主之身份自然是可以抵挡一阵;但是在这两军对阵的危急时刻,她也不知道能够应付多少,以及这样的身份是否管用;但是对王玄策的话语,很是赞同!故而也是执意坚持定要留下来!而这梅龙镇的商贩与百姓,针对今天阿史那思云的仁义与素养,言语之间也展现了坚定的支持。看着这么多声援之声,阿史那思云顿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敬仰心境!

    在这须臾之间,雪雁已经早先一步,跨上战马,脚后跟一磕马肚,策马扬鞭朝着镇口而去。这一幕也让王玄策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