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话亲情王府相会 闲游荡街头巧遇(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这荒郊野外之地,也只能够以地为床以天为被,一行人就这样安营扎寨。深秋的塞外夜晚,已经有了很深的凉意。不过天色还好,一轮明月高挂夜空,数不完的星星点缀这深邃的苍穹;时不时划过的一颗流星,又给这颇有情趣的夜,增加上了一份神秘。不大一会,一堆堆篝火已经笼起,静静的夜空伴随这噼里啪啦的火苗声,将这一番夜景,点缀的温暖而又不失平静。后半晌的时候,李景恒在尾随她们的路上,打下了几只野兔,也就成了篝火上的绝色美味。

    一行人围坐在篝火旁边,兄妹二人相见,别有一番亲情诉说。说话之间雪雁就调皮的扑到了大哥的怀里。李景恒端详这雪雁欢愉的说道:“来来来,让我看看这几年没见的妹子!祖母这几日天天在家唠叨这:按理也应该到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见到个影儿呢?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呢?就让我多方打听你的…的归期;不曾想今日,咱们兄妹二人竟在战场上相遇。唉……”

    紧接着李景恒话锋一转,麻利霸气的推开雪雁,带着捣蛋的霸气口吻说到:“好你个李雪雁啊,看看你今个唱的这出好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花花肠子!”

    雪雁装作不知的嘟囔着小嘴委屈的回到:“什么花花肠子呀,都快被吓死了,谁能想这帮人竟翻脸不认人,我应该谢谢大哥,要不是你,今天我都死在他们的刀下了”

    李景恒带着调侃的口吻,故作深沉的说道:“吓死,鬼才信你的话!你既然能和这帮突厥兵在一起,他们就不可能害你!看当时的情形,要不是你他们岂能能活着出去?好一番周瑜打黄盖呀!”

    雪雁惊讶的看了看李景恒,又转头看了看王玄策,王玄策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看着正在捯饬野兔的李景恒,雪雁则用粉嫩的小手试了试李景恒的额头,带着些许调皮的问到:“大哥,几年不见,你咋变聪明了呢?”

    李景恒看着野兔已经烤熟,就率先递给了雪雁,利索的回到:“你大哥我一直都不笨,你这点小聪明还能瞒得过我!快吃吧你!”

    雪雁咬着香喷喷的兔肉,一边开心的吃着,一边给李景恒说道:“其实吧,突厥人也并不都是坏人,他们既没有烧杀抢掠,又不曾打家劫舍,干嘛要赶尽杀绝呢!你要有一颗仁慈之心!”。

    “你一小姑娘家,你懂啥呢!亏你们还在一块,你都没细看看他们这次主要采购的是啥?大部分都是铁器,这是要回去锻造成兵器的明白吗!这边境严禁通商,乃是我大唐的国策。没通都已经如此了,要是通了,我大唐的兵器,还不都跑到他们突厥了!这铁器可是宝贵的战争资源,所以以后别自作小聪明了!”李景恒带着调侃的口吻训诫这个妹子!

    听其这一番话语,王玄策似乎才明白,朝廷禁止通商原意在此。可是,治国戍边在乎的是教化民心,疏永远要比堵恰当!只可惜自己也仅仅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想着这些,望着熊熊燃烧的篝火,竟然忘了转动野兔;随着部分兔肉烤的焦糊,肥嫩的油脂滴在篝火之上,激起滋滋啦啦的声响,才把王玄策从发呆的神情中给拉了回来,赶忙翻动着野兔。

    不大一会,又一只野兔已经烤好,王玄策用刀将兔子分开,递了一半给了李景恒。“你就是救雪雁之人,功夫不错嘛?”因为昨日的一番争斗,明面上虽然李景恒占了上风,但是暗地里还是感觉和这个王玄策相去甚远!所以,接过兔子的李景恒眼神之中则带着一份傲慢与不服!

    王玄策虽然洞穿了一切,但依旧带着笑意诚恳的点了点头!

    看他们二位这番寒暄,雪雁赶忙给李景恒说到:“大哥,忘了相互给你们介绍了,这位壮士呢,名唤王玄策,三番两次的救我性命,这一路上多亏他的照料。”这一通夸奖的话语,倒让王玄策有些不好意思。

    接着又对王玄策说起:“这是我的大哥,从小都和我抢东西,到现在了还不让我!”说着就是一个鬼脸。王玄策听雪雁这么一说,趁势拱手给李景恒施了一礼说到:昨日一见,兄台果然器宇不凡,一条银色蛇矛耍的滴水不漏,小弟佩服佩服!”李景恒一边拿着兔肉,一边敷衍的拱手回了一礼!

    说起三番两次的救了这雪雁,他也颇为奇怪,小丫头这一路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雪雁就将这一路走来的离奇故事给李景恒详细的道来!从侍卫的死走逃亡伤,说到了车夫的反常,又讲到了黑衣人的刺杀!李景恒虽也听得颇为认真,不过面对了无头绪的问题,也很是无奈,只能暂时按下不表!

    虽然仅仅只是一些拉家常的谈话,但是李景恒给予王玄策的感觉就是:傲慢无礼,这可能就是生活在官宦人家的通病吧!

    回过头来再看李景恒,一双奸邪的双眼,总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人。总感觉王玄策对这个宝贝妹子图谋不轨,再加上昨日那一仗,面对争强好胜的李景恒,永远都是如鲠在喉的一根刺;不过好在,明日就到了晋阳,打发点银两,让他赶快离开就好!

    不知不觉的一夜过去了,这一夜对有的人来说睡的很香,因为终于不用瓢泼流浪了,比方说雪雁。对有人人来说似乎更有一份安全感了,比方说王玄策。而对李景恒来说,这一切似乎可以给祖母给父亲一个满意的交代了。

    随着暖阳的升起,天气看起来还是不错的,蓝蓝的天上,白云朵朵。虽说塞外的草色也已泛黄,但是迎着日出奔跑的野兔,时不时划过天空的飞鸟,让深秋的塞外又多了一些灵动。虽然也没有了风吹草低现牛羊的壮美,但是也多了一份自然与坦然!

    早早起来的雪雁,心情很是激动,因为马上就要见到日思夜想的祖母。而王玄策,也感觉到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自己送雪雁的使命既已完成,也该将前往长安之事列上日程!

    一路上几个人说说笑笑,不到半日光影,就到了这晋阳。只见这晋阳城墙厚城坚,方圆三十来里;因为这座龙兴之地,历来为高祖和贞观皇帝的重视,所以更显得庄严肃穆;外加上这是关内重镇,繁华度丝毫不亚于洛阳和长安!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这晋阳城。只见这任城王府坐落在城中心偏西的位置,面积还算可观,百十来亩,颇有一番皇家的气派;一大早,老太太已经听说雪雁即将回府,早已让门子将庭院打扫的很是干净。收拾好房间,准备好饭菜,静候宝贝孙女的归来!

    进了晋阳城的雪雁,心情也分外高兴,从小长到大的地方依旧是如此的熟悉;不知道祖母身体可好?牙口还硬朗否?行动还灵活吗?

    也就一盏茶的时间,众人已到达这任城王府。老太太早已不顾及礼数,兴高采烈的在侍女的搀扶下出了大门,迎接这个几年未见的宝贝孙女。古人常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