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章 李景恒大闹王府 宿军营夜遇军情(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回说到,她们三人街头巧遇母教子。听着妇人的话语,王玄策似乎略有所感,又略有所悟。清楚的记得妇人说到:不要拿着父母的名誉与信誉招摇撞骗,父亲的终归是父亲的,孩子脚踏实地走出来的才是孩子的。”是呀,人生的路应该靠着自己闯出来!而不应该站在家人的肩膀之上!

    经过这短暂的一个小插曲,雪雁看着魂不守舍又若有所思的王玄策,就拍着他肩膀扮作男人腔的问到:“喂喂,怎么了你,该不会是这个妇人把你给吓傻了吧!”听雪雁这么调皮一问,王玄策也知无不言的,将刚才内心的真实想法说给了她。

    “我感觉妇人说的很对,一切都应该靠自己来争取;不能够靠着师父,家人的关系赢得功名利禄。刚下山时,一心只念长安,想凭借师父的荐书成就一番功名;可当丢掉荐书,先是遇到周曾,接着遇到你,后来遇到思云大哥,至刚才又遇到这个妇人,让我更加坚定了我应该靠我自己的努力取得功名,成就一番事业!而不是师父的关系,我想从底层一步步做起,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王玄策诚恳之中带着坚定的与其给他们二位说到!

    话语之间,听的小翠连连点头!而听完这番肺腑之言的雪雁,刹那间感觉这个年轻人,不仅多了一些成熟,更多了些许稳重!于是就带着坚定的支持目光对其说道:“你说的对,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纵观前朝这几百年纷乱的历史,他们不都是靠他们自己闯荡出来的吗,所以我坚定的支持你!”

    “郡主说的对,我也坚定的支持你!”小翠也随着雪雁的话语,对其投来了坚定的支持!

    望着支持自己的二人,王玄策的心境瞬间释然了很多。三个人一会东逛逛,一会西看看,很是温馨惬意,而雪雁则不由自主的挽起了他的手臂。又走过一个拐角,但见从远方奔驰过来一匹战马,再定眼这么一看马上之人正是李景恒,飞驰的战马如闪电一般穿过人群,又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停在了三人面前。

    骑跨在马上的李景恒,看着挽这王玄策手臂的李雪雁;又冷狠狠的瞪了一眼王玄策,这份眼神之中不仅冷漠更泛着寒光。此刻的雪雁似乎察觉出了什么不妥,赶忙松开了他的手臂,刚想喊一声大哥的时候,这李景恒就快马加鞭的飞驰而去!

    只听王玄策傻傻的问到:“他,他这是怎么了?”雪雁和小翠不约而同的附和道:“他就这德行!”

    经过这半日的消磨,不知不觉天又泛黑。在小翠的推荐下,三个人又找了一不错的酒肆胡吃海喝了一顿。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之间,终于舒缓了雪雁这几年的思乡之苦。

    看着喝的浑身充满酒气的三人,一个黑影正背着手在王府门口等着她们,这个黑影不是别人,正是李景恒!望着三人相互依偎的丑态,就气不打一出来的厉声呵斥道:“松开,这成何体统,看看都成什么样了!”经过其这一严厉呵斥,三人顿时酒醒了一半。王玄策刚想解释些什么的时候,只见李景恒立马拉过雪雁,朝着书房走去;留下了他和小翠尴尬的站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被连拉带拽的雪雁,一到书房就瘫坐在椅子上,而李景恒则是劈头盖脸的怒斥道:“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没几天这手都牵上了!要明白你可是我大唐的第一郡主,金枝玉叶,岂能配得上这个没有功名的小子。你们俩之间不仅我不同意,我想父亲也是会不同意的,你就早一点死了这份心吧!早散,早了!”说完,怒气冲冲的看着这个“颇不争气”的妹子。

    带着醉意的雪雁,经李景恒这么一番呵斥,立马壮着胆子反驳到:“我…我的事情,你…你少管;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你管得着吗!。”说完,不服气的回瞪着李景恒!两个人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的又是一番争斗,可是依旧改变不了对方的观点,谈话就这样不欢而散。

    门阀制度甚严的隋唐时期,在李景恒的脑海里已经深深地打下了这样的烙印:妹子就是家里的棋子,就是这个国家的棋子,他只能够嫁给王侯将相,其他的一切免谈,更别提这个白丁了!此刻,他构思的则是如何让这个王玄策尽快离开晋阳。须臾之间,计上心头!

    于是,连夜从府库中提取了一百两黄金,找了两个侍从抬着这装满黄金的箱子,门也没敲的就这样破门而入王玄策的房间。听着如此激烈的一声响动,王玄策立马从床上奋身一跃站了起来,看到的则是李景恒,倒也放松了一些:“不知将军深夜到访,所为何事。”

    只见李景恒霸气中带着缓和的口吻对其说到:“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我已明了,对你这一路上对雪雁的照顾,我们李家也甚是感激。这是一百两黄金,聊表寸心,只希望你明日一早离开王府,远离雪雁,自谋生路去吧!”

    听其如此之说,王玄策也瞬间也明了了,这是下逐客令呀!于是就回复到:“此事不用将军提起,我自然会走,请把这些黄金收起来,我不可能要,更不会要!”说完之后,颇为不屑的望着李景恒!

    雪雁经过刚才和李景恒的一番争吵,甚是烦躁,随着脚步就来到了王玄策的房间。不曾想李景恒也在这里,瞬间气不打一处来!怒气冲冲的冲了进来,看着放在桌子上的一箱黄金,一下子就给掀翻到地上,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王玄策面前。指着李景恒厉声问到:“大哥,你这是何意,他是我的朋友,有你这样的待客之道吗?”

    李景恒看着怒气冲冲的妹子,瞬间也了没辙;刚才都被整的头昏脑涨,不曾想此刻她又一次杀了出来。站在他的角度,原本为她好的事情,就这样又生了变故。两个人的争吵之声,不住的充斥这王府;王玄策不住的劝解,可是丝毫没有一点效果!

    略有醉意的小翠,听到他们二位这争吵之声,赶忙通知了老太太。只见老太太拄着龙头拐杖,在小翠的搀扶下,不顾夜之严寒,来到这王玄策之房前,厉声吼道:“都给我住口,大半夜的,这成何体统!”

    在过来的时候,经过小翠的简单描述,老太太也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严厉的指着李景恒训斥到:“你这是作何,这还是咱李家的待客之道吗;人家救了雪雁的性命,不仅不知道感恩,反而要逐客出门,传出去岂不让让人笑话!”

    李景恒望着怒气冲冲的祖母还想辩解什么,结果被老太太严词打断:“你不用说了,这一切我都知道!”然后转过身子看着雪雁,温柔的拉着她的小手,以温暖的口吻安慰到:“别跟你大哥一般见识!”此刻的李景恒,望着祖母的一举一动,瞬间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没了半点脾气,只能怒气冲冲的夺门而出。

    王玄策此时带着无尽的歉意对她们说道:“没想到我的到来,让你们兄妹不和,实在是颇为不妥。虽说凶手依旧没有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