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 用激将玄策参军 行军路首谏景恒(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自这大唐初年,国家土地又一次重新洗牌;老百姓为了获得永久之土地,参军热情空前高涨,在四百年府兵制的历史中算是达到了顶峰。只见这征兵告示一出,又经过里正慷锵有力的一番发动,这应征入伍的青壮年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牵着马、提着枪、挽着弓、持这弩、披这甲,排着队就来了。

    故事再回过来说这李景恒。一大早,他就回到了王府,要说这人机灵,他有时候还真是机灵。他没有找雪雁,也没有找王玄策,而是直接去给奶奶请了个早安,道了一个万福。一大早,老太太正在屋子里拾掇这花花草草;因为昨夜的缘故,看着他来到,丝毫没有给予其好脸色的意向。

    只见他带着歉意,诚恳的给老太太说道:“奶奶,孙儿昨夜想了半宿也想明白了,再加上又被军情折腾的没了睡意,这一两日就将出发支援凉州,故而提前来给你请个安。这事呀,都是孙儿不懂事礼,不应该这样对待雪雁,更不应该这样对待咱们家的恩人,孙儿伤了您的心,在这里给您赔一个不是!”

    老太太一听他这样反省自己,阴云密布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拾掇这手中的花儿,叮嘱这李景恒:“这样才对嘛,你想想呀,人家救了咱们雪雁的性命,不管怎样,也得好好对待人家”

    听得景恒连连点头,不时的递东递西的。看着老太太有歇息的意思,赶忙扶着老太太安坐于红木雕花太师椅上。经过这些许修整,这些花儿看起来也顺眼多了,这时候老太太才回过神来的问道:为什么要去支援凉州,出什么事情了?

    这一问正中李景恒的下怀,忙将吐谷浑又犯我大唐边境,围困父亲于凉州,皇上让孙儿在晋阳募兵五千,火速支援的事情说给了老太太。

    这老太太不仅是通情达理的主儿;也是经历过大阵仗的人物,明事理,能分得清轻重缓急!只见她镇定自若的给李景恒说道:“这是正事,既然军情紧急,你就快去办吧,兵自然是越精越好;这一仗,不仅要扬我大唐国威,更要替你父亲长脸;要明白以后这任城王的爵位可是你这个李家长子的,但是你得有军功镇得住才行,不说了,快去办差吧!”

    听老太太这样一番激励,这李景恒也是信心满满的给老太太回到:“孙儿领命!”接着神情一转,又带着几分商量的口吻说到:“不过,孙儿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讲不当讲。经过这几日的接触,虽说王玄策至今仍是一介白丁,但是孙儿看他精于阵法,文韬武略,更是丝毫不逊色与我。自古唯才是举,举贤不避亲,我想提点其从军效力,可是因为昨日之变故,不知其意如何,孙儿也不好意思开…口…!”假装带着吞吞吐吐的语气说完之后,又带着些微胆怯的神情,望着老太太!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一点既醒,经过李景恒这么一点,老太太顿时明朗,心如明镜一般。这话说的对呀,是这么个礼,那就姑且让着王玄策应征入伍,为国家建功立业!

    经过老太太这一首肯,李景恒顿时心欢意满;如此一来,雪雁就没了决绝的理由。人有时候办事,得哄着来,你越吵闹越办不成什么事,这不给老太太这么一顿安抚,事情似乎已经成功了一半。

    说话之间,老太太就吩咐侍从,去请郡主和王玄策过来。也就半盏茶的时间,二人来就到了老太太的房中。但见李景恒也在这里,雪雁更是没给他一个好看的脸色;斜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就扭过了头。王玄策看着老太太安坐在红木雕花太师椅之上,赶忙躬身施了一礼,给老人道了一个万福!

    望着他们二位,李景恒率先开了口:“昨个,都是大哥不好,刚才已经给奶奶说了,大哥不应该这样对待你们,在这里给你们赔个不是了!”说话只见,就给二人施了一礼,以示歉意!

    这急速反转的剧情,让王玄策和雪雁顿感意外,两个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当王玄策准备还礼的时候,被雪雁给拉住了。还是雪雁多了一个心眼,他太了解这个大哥了,莫非有有什么鬼心计。这时候,只听老太太和蔼的说道:“既然你大哥都是这样说了,就原谅他吧,昨天都是他做的不对,早上来已经给我说了”

    听了老太太这么一说,二位倒是没了计较,就伸手这么还了一个礼。望着冰释前嫌的三人,紧接着老太太说道:“这次让你们过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说你们”接着,就把征兵的事情给他们二位做了一个阐述!

    王玄策倒是深深明其理,稍加思索之后就答复到:“昨夜我和雪雁已经商量停当,要去长安闯荡一番事业,没想到机会竟然来的这么快,既如此,我愿前往为国效力。”听老人这一番讲述,雪雁的脑子如闪电般过了一遍,虽然他太了解大哥的为人,可是既然奶奶说了,也没有太好的理由来拒绝,毕竟这也是一份正经的差事。想了想这些,她也就点头同意了。

    望着没有意见的二人,李景恒赶忙神采奕奕的对他们说到:“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我大唐又多了一个不出世之虎将。”说着,三人相识一笑,不过李景恒的笑意里则带着几分奸邪!

    随着李景恒和老太太的简单叮嘱,两个人就退了下去。只听雪雁对着满心欢喜的王玄策嘱咐到:“为国杀敌立功,也是男儿该有之本色!不过总感觉我大哥怪怪的,这次出征你可一定要多一个心眼,多注意这他,别让他给算计了!”

    而王玄策听雪雁这么一说,面对其颠倒个个的大反转,似乎也有了些许的戒备,就简单的给雪雁说道:“放心吧,我这一身智谋武艺,也终于有了施展的地方。不管吉凶祸福,都要一试!只希望这次出征能够尽早帮王爷脱困,为国家建立功业!”

    两个人宛然一笑,显得亲切而婉转。恰好这一幕又被李景恒看的真真。懊恼的内心中又升腾了一股怨气:小子儿,看你还能神奇几天;过几天没了祖母和雪雁为你撑腰,这军营可就是我说了算了!想着这一幕,则带着得意的神情;哼着小曲,踱这方步,背着手,走出了王府,去军营办差去了……

    这募兵令一经发出,仅两日光景,就征得精兵五千,清一色二十岁来岁的小伙,看起来都精明干练,眼神中充满着肃杀之气。因府兵制的本质就是,农忙下田劳作,农闲当兵操练,因此这五千应征而来的兵士不需操练,即可成军。按照大唐军制,营下有队,设队正(管150人),队下为伙(管50人),设伙长;每营下辖五队,每队下领三伙,每伙领五位什长,各领十丁。而王玄策,因为老太太与雪雁的情面,就被李景恒任命为队正,官虽然不大,但多少管了一百五十号兵士。随着威武的战鼓之声擂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