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陈清驿景恒失落 渡口旁玄策欣喜(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漫漫人生路,悠悠岁月情。人生这一路风雨兼程,忙也罢,累也好,不管做了什么,万千不能带着有色眼镜看人。而此刻的李景恒似乎进入了不可逃脱的魔咒,愈发而不能自拔!

    回望执着的王玄策,李景恒很是反感这种坚持与自以为是。故而蔑视的训斥到:“少在此危言耸听,乱我军心!”说着,心头一闪,就准备让兵士将其拿下!好在被不明就里的陈雷,赶忙拦了下来:将军息怒,这用人之际,暂时留下此人戴罪从军!

    说话之间,陈雷就推着李景恒快马加鞭的往前赶去。面对着不了了之的情形,王玄策失落之情油然而起!此刻,他感觉到了孤独,感觉到了不被信任,感觉到了被人掣肘;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毕竟人家是将军,而自己就是一末级军官罢了!站在凌乱与萧瑟的秋风中,他唯独能够思索的就是如何破解这个困局……

    其实李景恒不相信王玄策也是有一番道理的,他凭借的是这些年的经验,以前不会有,现在更不回有。而王玄策凭借的则是对天象的总结,对规律的认可;万事万物均在改变,更不可能亘古不变。行军打仗重在做事的果决与主帅的灵敏!而李景恒对这一切似乎都有些许欠缺!

    历史就是这样造就的,不经意间发生的事情就可能影响整个事件的进程。因为募兵的顺利,再加上都是轻装骑兵,故而算来到达凉州时间还算充足。虽然父王身处险境,但是这吐谷浑要想攻克这坚固的凉州城,不是十天半月就能办到的。骑兵更需养精蓄锐,而不是劳师远征;只有保证恰当的士气,方可一招破敌。如果快马加鞭的赶到这凉州城,马乏人疲,这将是强弩之末;面对以逸待劳的吐谷浑敌情,万一有事该如何应敌!即使下雨影响了行军速度,这天更不可能犹如夏日之山洪一般阻绝去路,这也就是李景恒没有听从王玄策建议之原因。因为他胸有成竹,所以不屑这样的建议。可是历史往往就有这样的例外。

    随着漫天的秋高气爽,黑夜也已悄然来临,根据预定行程,大队人马在陈清驿这个地方落脚。这里原本是一个大的驿站,因为隋末战乱的原因,早已变得荒凉与破败,不过仍有十几个驿卒驻守,当然粮食用度也都很受限制,面对这五千人马更是杯水车薪!

    夜就这样来临了,一堆堆篝火,染红了气势如虹的军营;你一堆儿,我一伙儿,很是热闹,丝毫没有大仗前的预兆。用过晚膳,几个校尉跟随李景恒围坐在篝火旁边,看着满天星斗,聊着心中大事,其中一个校尉说道:“将军,这一去不知道几日可回,我还在想我的小娘子呢”另一个校尉则随口回道:“想什么小娘子呀,只要这次打败了吐谷浑,啥没有?金银珠宝,美女婆姨,随便挑!”一句话回的的大家伙儿哄堂大笑。

    望着天空中繁星点点,陈雷也略带嘲笑的对李景恒聊到:“今天这个王玄策,还说会变天呢,看这天怎么可能呢;你要说是夏天,天气突变,我还会有点信,可这个时候,哼哼……”李景恒心不在焉的用着小棍挑着篝火说到:“正如你所说,一个人要想立功,什么样的话都能够说的出来;一笑了之即可,一笑了之即可!”至此时,李景恒还在以为王玄策仅仅只是为了显摆自己罢了!殊不知,这样的晴朗的夜正应了另一句谚语:夜睛无好天,明朝还要雨连绵!

    深秋的夜晚寒意袭人,一阵冷风吹来,不住的打起了哆嗦。王玄策也是和众兵士,围坐在篝火旁边,和属于自己的三个伙长说道:“观今夜之天象,后半夜定要风起,变天!这天一变,必会大雨倾盆。所以,告诉弟兄们,提前准备好蓑衣雨具,以防雨天难以行军。”三个伙长领了命令之后,挨个去通知了这麾下的兵丁!

    踌躇满志王玄策,强压着心头的怨言,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想了想,依旧朝着李景恒的篝火走去!而心满意燥的李景恒看着王玄策走了过来,给众人说了一声“我累了”就起身回了自己的大帐!王玄策一看此等情形,加快脚步追了上去:“将军,请相信我一次!让大家提前做好防备!”。

    而李景恒斜视了一眼王玄策,打着哈欠不屑的回到:“我困了,等明天再说吧”说着,已经进入了自己的营帐。而一干众校尉也紧随李景恒的后尘,各自散开。在秋风中凌乱的王玄策,又一次深深地被打击了一番!望着噼里啪啦的篝火,狠狠的一掌推翻了身旁的旌旗,怒气冲冲的回到自己的营帐!

    随着夜的深邃,众兵士也都各自进入梦乡,唯独王玄策辗转反则,夜不能寐。这一年的深秋,北方的天气的确很是反常,后半夜这风说起就起,乎乎的北风刮的只让人心里发毛。闻听营帐外乱哄哄嘈杂的声响,和衣而眠的王玄策一骨碌的从军床上跳将起来。出帐一看,原来几个未曾固定好的帐篷,瞬间被大风吹翻。鬼哭狼嚎的寒风直往脖子里钻,让人瑟瑟发抖!他一方面协助大家固定好帐篷,另一方面亲自安抚,这骚乱的部分军心。

    随着风大风急,也就一炷香的功夫,这瓢泼大雨就随风打来!噼里啪啦的雨点敲击这营帐,李景恒也已被这急切而紧促的声音吵醒。浑身被雨水打湿的陈雷急急忙忙的冲入李景恒的大帐,看着已经惊醒的李景恒,将刚才发生的一幕一一禀明。但见李景恒披着披风,望着在大雨和狂风中惊慌失措的兵士,以及被雨水浇灭的篝火,随即说道:“传令下去,让大家都回帐避雨,这样的雨来的快,也走的急!”须臾之间,军营中除了雨声,风声也显得些许安静!

    这后半夜,飞沙走石,狂风大雨,不停的下,不停的刮;下的让人心里发毛,刮的让李景恒焦躁不安。第二日,雨依旧如此。此时,站在这驿站的屋檐下,看着这样的雨,李景恒苍凉了很多。不过倔强的心,依旧在告诉他,这雨总会停的。是呀雨是会停的,可是行军的日程可是怎么办呢?

    随着天气的突变,经过这一夜的暴雨侵蚀,有的兵士突发伤寒,甚是虚弱;而部分战马,也已染病!早已预知这一切的王玄策,看着错失时间的机遇,忍不住叹了几口气。虽说没有好的办法,但是责任依旧带动了他的脚步!

    望着正在屋檐下发呆的李景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