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章 王玄策突厥借马 李道宗深陷谜团(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自贞观四年大唐名将李靖,一战而定者阴山,俘虏东突厥颉利可汗,自此东突厥彻底覆灭。归顺大唐以来,李世民采用众臣之意见,在这突厥故地实行郡县制,多年来年双方相安无事!虽说两国合成了一国,但是因为这突厥马场地处西域商路附近,故而这万千良马,悉数通过这河西走廊,源源不断的供应西域诸国!

    王玄策深知军情之紧急,马不停蹄的越过边境,急匆匆的来到这突厥马场。果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只见这突厥马场地处贺兰山阙,远远望去,一匹匹健硕的骏马,在草原上肆意驰骋,甚是喜人。但看如此壮观之盛景,王玄策也不由感慨;这虽是我大唐之地,可不为我大唐所用,故而感慨之中带着一份惋惜!随着一声叹息,但见不远处一大队人马朝着他们狂奔而来。三个人刹那间就被突厥兵士团团围住,只听一个领头的小将上下打量这三人问到:“你们是什么人?为何私闯我突厥马场”!

    王玄策随之在马上拱手施礼到:“我乃大唐将士,奉命赶赴凉州,今路过此地,特来拜会管事将军”因为王玄策的一身装束,一看还真像个将军;而这帮突厥兵士也早已探知李景恒正带着五千并州军支援凉州。因此撂下一句“请吧”就带着他们往马场深处走去!

    随着兵士的引路,只见在这水草肥美之地,沿着蜿蜒的水流旁边,甚多白色大帐沿河而置,点缀在一望无尽的草场之上。领头的小将入了大帐,回禀之后,就出来对他们说道“将军有请三位”。历史就是这样巧合,当王玄策进入大帐的时候,定眼一瞧,瞬间愣住了。而在大帐安坐之人,看着王玄策进来,瞬间也傻眼了。原来这大帐之上安坐之人,正是阿史那思云。兄弟二人,均不曾料到,竟然在此处相遇!

    阿史那思云一看是王玄策,赶忙起身迎了过了,颇为诧异的问到:“贤弟怎么来到我这里!”这王玄策经这么一问,瞬间就明白了,这阿史那思云似乎正是这马场的管事将军!兄弟相见,又是一番紧张而又欣喜的寒暄,阿史那思云随即安排属下摆酒设宴。原来这突厥马场正在顺州治下,因为即将过冬,这几日前来清点马匹之数量,以备过冬之物资!

    而王玄策明了一切之后,也将这些时日之遭遇,给阿史那思云悉数道来!更将如何参军,如何增援凉州尽数告知。同时又将今日之遭遇以及来意给阿史那思云做了说明!

    喜闻王玄策已经当上了队正,这阿史那思云以为其仅需一百多匹战马,于是乎就甚是爽快的回到:“我以为何事,原来是为马匹而来。贤弟既已身为队正,做大哥的理当恭贺!”紧接着,又拍着胸脯对其说道:“你这一百五十人的马匹装备都算我的了,也算是大哥给你的见面礼!”随即就吩咐属下,速去挑选一百五十匹上等的良马。向来急性子的阿史那思云,分分钟就将事情安排停停当当,丝毫没有给王玄策插嘴的机会!

    面对如此爽快的阿史那思云,王玄策则是面带难色的望着他,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复!但见这阿史那思云一看他是这样的神情,又赶忙问起:“贤弟这是作何,莫非有心事不成?”

    王玄策梳理了一番心情,些许沉思之后,颇为端正的对其说到:“万望大哥赎罪,我此次而来,不曾想竟是大哥您,掌管这里的马匹。看到大哥待我甚厚,也是甚感荣幸!我此行之目的,并不是只为这一队的马匹,而是为了更多的军马而来!”说着,就伸出了五个指头!“五千匹”!

    这五千匹军马的确不是一个小数目。阿史那思云以为王玄策是在开玩笑,但是一看一本正经的他,也就明白这应该是真心话;顿时其陷入迟疑了之中,他要这么多军马作甚?

    而王玄策也洞穿了其内心之所虑,于是就放弃了想了一路的说词,而是情真意切的对其说道:“这吐谷浑自古以来就是背信弃义之小人,为了夺掠我大唐之河西走廊,不仅见利忘义,更是违背盟约围任城王于凉州。况且这吐谷浑和你突厥王庭更是世仇,想当年他伏允可汗抢夺你祁连山之地,兄不能忘吧!此次我等奉陛下之命出征,正是为了剿灭这吐谷浑;不仅是为我大唐雪恨,更是为兄雪耻!奈何这军情甚急,来不及征调内陆之万千军马,正好我大军经过大哥这突厥马场,故而就想到了这借马之事。万望大哥能够顾忌夕日父兄之恩情,助咱大唐一臂之力;不仅是为了咱大唐,更是为了父兄报仇!

    听王玄策这么一说,阿史那思云的思绪回到了二十年前,当时自己还是一个五六岁的娃娃,父母兄长均镇守祁连山。想当年这吐谷浑之伏允可汗刚刚继位不久,为了展现实力,就违背盟约,亲率吐谷浑之主力,趁突厥人不备,夺取了世代祖居之地----祁连山。这一战不仅父兄均战死沙场,突厥人亦是伤亡惨重;而自己还清晰的记得,当时痛失亲人的泪水与悲愤!后来,在几个亲兵的护卫之下,逃离了这灾难之地,回到了这突利小可汗的帐下!

    正是因为跟随了这突利小可汗,故而对这大唐剿灭这颉利可汗,灭亡东突厥之事也是支持的!

    于是乎,这阿史那思云也动了恻隐之心,不过这五千匹军马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就带着伤感的神情说到:“贤弟所言甚善,突厥与大唐自是同气连枝,吾更望能报这父兄之仇,可是这五千匹军马并不是一个小的数目,我立禀大汗,促成此事,以助贤弟!”

    王玄策一听阿史那思云这样讲,已深知打动了他。不过这请示大汗之事,如若请示下来是甚好;要是请示不下来岂不是坏了大事;更何况这一来一回早已延误军机了。于是,其又接着说道:“自古征战兵贵神速,咱大唐天军正是为了抓住战机,狠狠的教训一下吐谷浑,为大唐雪耻,为大哥之父兄报仇。要是请示大汗,这一来一回又是几日之时间,岂不延误了军机。如若陛下深知兄弟为咱大唐出此大力,必定会深表谢意!”

    王玄策这最后一句话,虽然平淡不惊,却是戳中了阿史那思云的要害之处。如若此事可成,必定会得到千恩万谢。如果此事不成,则陛下更会知晓,这以后的日子好过与否这可就两说了!这大唐既然可以攻打这吐谷浑,自然还可以再次攻打我突厥!况且这一口一个咱大唐,也让阿史那思云听的颇为顺耳。权衡利弊得失之后,面对这取之不尽的马匹资源,还不如就此做一个人情于贤弟:不仅给足了其面子,又可以借着唐人的手为父兄报仇,更能获得这大唐陛下的赏赐,岂不一举多得!

    想到这里,这阿史那思云就利利索索给王玄策说到:“既然军情如此之紧急,这事自有我去给可汗陈述,悉听可汗发落!只希望大唐与突厥永结同心,世代友好!更望陛下可以早日开通这边境贸易,以利边民,我们的日子实在是苦呀!”

    王玄策听到这里,也明白了阿史那思云言语之间的深意!情真意切的对其说:“请大哥放心,到了这凉州之后,必定将大哥所虑之事上禀元帅;玄策如若有朝一日,见达陛下,也必会诚恳谏言,开放这边境互市。”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