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章 被抢功忍气吞声 探凉州雷德出击(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朝起朝落花谢花开,又是几个围困的日日夜夜;可是这凉州城,依旧牢牢掌握在这李道宗的手中,孤零零屹立在青山与雄关之间。在残阳与风沙的沐浴下,苍凉中更多了几分岁月的情怀!

    虽然已经连续多日急行军,但多了这五千匹军马有了轮换,这些兵士看起来还是精神抖擞,器宇不凡。看了看竟比预定日期早了一日赶到这凉州城下,李景恒也甚是欣喜!随即扬起马鞭,大吼一声:“进城!”这五千轻装骑兵鱼贯而入凉州城!

    望着依旧繁华安定的凉州城,这些兵士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虽然这一路而来甚是辛苦,但养足精神,亦可奋力杀敌,为家人挣田产为国家立功勋!于是,这五千人,一万匹马就到了这校兵场,接受李道宗的检阅。望着这些铁甲雄兵,李道宗甚是欣慰,这胜仗又多了一份把握!在李道宗推心置腹,激情澎湃的鼓励之下,这五千兵士犹如打了鸡血一般,意气风发,士气高涨。检阅完毕,这李景恒随着父亲和帐下校尉,进了这主帅大帐。其实在李道宗的心中,这五千兵士来与不来无关紧要;他真实之目的,仅是为了历练这个目前尚未有丝毫军功的李景恒!

    当看着五千雄兵每人均是两匹战马的时候,李道宗已经有了不少疑惑,这多出来的一匹从何而来!带着疑惑,问向了他们!而善于逢迎的陈雷则是抢先一步,将这些日子遇到的种种问题,细细给李道宗一一禀到:“禀元帅,这次挥师凉州,不几日就偶遇百年难遇的秋汛,大军阻隔在陈家河;军粮短缺,寸步难行!是将军巧用民力,用官船使我们顺利渡河,又通过筑城的民夫置换粮食,以解决军粮短缺问题。面对急行军的疲惫,将军又派人从突厥马场借得良驹五千。这一路虽然艰难,但是在将军的谋划之下,步步为营,遇难成祥。能提前一日赶到这凉州城,都是将军谋略的使然!”

    这一番话语,听的李道宗一愣一愣的。没有想到他们这一路,竟然遇到如此之多的问题;也不曾想到这个向来高傲自大的儿子,竟能得到如此之荣光;更不曾想到他竟然可以,从突厥马场借得五千良驹!

    李景恒听着陈雷的讲述,刹那间就听得头皮有一些发麻。他明白,这都是王玄策的功劳,没有王玄策,此刻他们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可是这个陈雷竟将功劳都悉数安插在他的身上!在其讲述的间隙,李景恒示意他少说一些,但是陈雷仅是宛然的对其微微一笑,继续滔滔不绝的给李道宗做着讲述!

    众位校尉,听到陈雷这一番讲述,瞬间也都明白了其用意。不是随声附和着,就是旁征博引着,证明着李景恒的谋略与才智!

    看到各位众口一词,稍有疑惑的李道宗就这么信了,不住的夸赞这个儿子。一番溢美之词,听的李景恒很是受用。随着众校尉的吹捧,父王的夸奖,李景恒转念一想,也都坦然受之。紧接着又锦上添花的谦虚说道:“这一切,都是父王治军有方,更是大唐天威所佑,儿臣丝毫不敢贪功。”

    听李景恒这谦虚的话语,李道宗拍着其肩膀,深深的感觉到,这个孩子的确已经长大了,懂得了谦让,更懂得了不贪功,这一点类己!

    人生正是这样,当一个平平淡淡的人,突然做了几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的时候,就会给人一种感觉他真的很伟大。而此时的李景恒给李道宗的感觉正是如此,因为平时的普通,方能更加显耀现在的“辉煌”。

    随着一声“散帐”,众将校依次退出帅帐。陈雷也紧紧跟随这李景恒左右,出了帅帐。但见这李景恒带着些许“埋怨”与不忍,小声给其说到:“你为何如此对父王说,这些功劳似乎也应该分给王玄策一些,毕竟这都是他谋划出来的注意!”

    陈雷随口就回到:“大哥你多虑了,这王玄策就一队正,他有再大能耐也只是一个当兵的,而将军终归是将军,何况这也是在大哥的带领之下,他才立下这等功勋,理应有大哥的一份不是!”接着其话锋一转,又说道:“那样!如若大哥感觉不公,不如赏赐他一些金银,让其多带一队兵丁如何?”李景恒也感觉此法比较妥当一些,故而满口同意!

    也就一盏茶的功夫,二人就来到他的营帐之中,王玄策随即就放下手中的兵书,对二位躬身施了一个军礼!李景恒一看其正在翻阅的竟是《孙子兵书》,就随口夸道:“贤弟果然是不同凡响呀,好好干!前途真的是不可限量,刚才父王还在夸奖你呢!”

    王玄策一听这个立马谦虚的回到“将军过将了,也多谢王爷的夸奖!这也是闲来无事随手翻翻而已”。

    “这次,在行军途中的功劳,刚才我们都给父王做了汇禀。父王不仅夸奖了你,而且还赏赐你一个双队正,外加黄金十两。从今日起,你就可以带领三百兵士了”说着,就随手一挥,只见一个小兵将黄金悉数呈送了进来!

    “多谢元帅抬爱”王玄策迅即跪地致谢。经过一番寒暄与夸奖的仪式之后,李景恒和陈雷得意的起身告辞。而初出茅庐的王玄策,对这样的赏赐则无太大的感觉,丝毫不知竟被人瞬间就抢了功劳。带着些许欣慰,继续翻看他的兵书。

    若干日之后,王玄策在兵士的议论之中,方知被抢去了功劳。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极不公平的,可是这又能怎样;他很想去理论一番,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争,毕竟目前自己是弱小的!回想起雪雁曾经说起的话语,要小心这个大哥,可是到头来依旧被其算计。

    从这一刻其,他也算是彻彻底底了解了他的为人。既如此,那就退一步开阔天空,毕竟前方的路依旧漫长!机遇都是自己闯出来的,那就踏踏实实的为国立功,只希望可以早点脱离这帮小人,故而依旧忍自当头!

    而李景恒也在闲聊时给陈雷讲起了他的担忧,若王玄策将此事捅给父帅如何是好!陈雷随即奸诈中带着几分狡猾的回到:“大哥莫急,这事我都给您想好了,他不去给王爷说明还好,双方相安无事。要是去找王爷评理,我们就一口咬定他是得了您的将令才去借的马;要明白,没有我大唐强大的国力在背后支撑,就凭他一人,怎能够借的来!何况他一队正,也不能够如此和将军争功!”面对陈雷头头是道的分析,李景恒倒也心安了不少!

    人生天地之间一些事情就是这样,我们辛辛苦苦做下的成果,莫名其妙的就被别人摘走了胜利的果实。在我们渺小的时候似乎不需要争来争去,只有当我们成长成一个巨人的时候,才不用害怕别人摘走果实。当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