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章 李道宗帅帐点将 李景恒丘陵中伏(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从今天起,接下来的九回,算是这第一卷《铸梦之路》的一个小高潮之一,重点给大家讲述唐灭吐谷浑之战。再现当年李靖,李道宗等名将的风采,正是通过这些名将的精彩展现,才让王玄策在实践中体会到了更多的行军布阵之法。以下是正文~

    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随着号角声又起,一个个飒爽英姿之士兵娴熟的从军营深处,如鱼贯而走入各自战位,李道宗紧急升帐,校尉以上军官依次进入帅帐听令。

    每一次大仗来临之前,即是安静的又是忙碌的;安静中隐藏这紧促,忙碌中又潜伏这平静。老成持重的李道宗已经谋划好一切,既然天柱王率先出兵,那么更该杀一杀他的威风,探得一下虚实。这旷日持久的对峙,是该有一个结果了!

    当然,他也深深的明了,这正是吐谷浑人的一次试探性进攻!在其正准备派将迎敌的时候,转念一想,还不如借此考验一番这帐下之年轻将领。想至此处,就故作深沉的问着列为将校:“这吐谷浑,出动五千骑兵,已列阵在我凉州城下,不知诸位有何看法?”

    话音刚落,只见一三十来岁的将军,出列禀道:“末将感觉应该继续坚壁清野,消磨其锐气;在其疲惫之时,出奇兵致胜,一招制敌。”李道宗听完之后赞许的点了点头,他明了这的确是一个办法,但是,不是目前该做的!

    又一位年轻之将军,紧随他的话语接着禀道:“虽说已对峙日久,但此刻我方已兵精粮足,理论上已经没了顾虑!不过为保万全,更应该试探一下对方虚实。末将以为,派一上将出战,只可列阵杀敌,不可乘胜追击。这样方可探听对方动静,以求万全之策”这个想法倒是和李道宗有几分相似之处,其原本之目的也正是如此!

    经过众将这一番讲述,说什么的都有,当然李道宗之本意并不在此。只是借机考察诸将,为了在以后排兵布阵的过程中,更好的有的放矢,唯才是举!

    但见此时的李景恒,略带深沉,若有所思,接着画风一转,器宇轩昂,慷锵有力的出列请缨道:“启禀元帅,末将愿引本部五千骑兵,出城迎敌,此战定要灭掉这吐谷浑之威风,再振我大唐之军威!”

    诸位将领听闻李景恒要出城迎敌;都深深明了其身份,故而也就不好再争些什么。虽说不少将校都有所忌惮,但是只见一牛高马大的将军大大咧咧的抢道:“公子初到凉州,不熟悉地形,更不熟悉军情,故而我认为,末将出战比较妥当!”顿时,帅帐之内的气氛,刹那间就变得紧张肃穆了起来!李景恒正在想着这谁呀,这么没大没小的,转头一看正是尉迟占飞,随即就斜瞪了其一眼!

    这尉迟占飞,正是李道宗帐下不可多得的一员猛将,于武德八年,在灵州攻防战中将其收入帐下!单说这尉迟占飞,两手能砍砖,双掌能断石,五大三粗一身蛮力,丝毫不亚于当年李元霸之勇猛,虽说头脑简单,但是颇讲义气!自幼在边境长大,是一孤儿,因受隋末官腐败官府的压榨,时常吃不饱饭,在奄奄一息之时,被突厥人阿史那松善收留,自此死心塌地跟随之。可在一起政变中,这阿史那松善被当时的突厥可汗杀死;这尉迟占飞也多次想找突厥可汗报仇,可屡次没有机会下手,就郁郁而不得志!结果在灵州攻防战中,有人诬告他是汉人即将谋反,这李道宗瞅准时机,遣一儒生晓说厉害,就将这尉迟占飞收入了账下。

    李道宗的本意正是如此,派遣此人,在城下列阵迎敌,不仅胜算极大,更可一举而立威!在即将搬出令箭之时,李景恒看出了父帅的意思,再加上其急于建功之秉性;又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禀告道:“启禀元帅,末将愿引三千兵出战,如若不胜,愿军法从事”

    李道宗望着这个看起来已经成熟的儿子,也明了此刻其真实之想法,初到凉州,急于建功立威。再回想起一路之排兵布阵,所取得的成绩,也是颇为可观!好在此战只是城下应敌,如若有变,也可随时接应,故而这李道宗在大是大非面前,就动了这爱子之心。看着其如此坚定之神情,于是,就准备派遣他出城迎敌!

    可这尉迟占飞,似乎不太通情达理,一根筋的脑袋,看着李道宗没有让他这个向来的先锋官出战的意思,故而又斩钉截铁的说道:“末将愿引两千兵出战,若不胜也愿军法从事!”。听此一说,李景恒也是颇为不愤。于是这二人,就在这帅帐之内你争我夺,斗来斗去,毫不谦让!

    李道宗似乎很不愿意这种事情发生,更不愿意大战来临前,诸将不和,故而就厉声叱责道:“你们就不要争了,这城下应敌,胜利才是王道,而不是兵士越少越好!我看此战还是有李景恒出战吧。”随即话锋一转,带着坚定的语气对李景恒说道:“请你记住,只可城下应敌,万不可追击敌人,此次之目的,仅仅就是试探而已!你可明了否”

    但见这李景恒面带喜色,拱手施礼道:“末将明了,多谢元帅!”于是这李道宗随即搬下令箭。李景恒端端正正的接过之后,用蔑视的眼神瞅了一眼尉迟占飞,内心之中不由自主的歧视到:小样儿,就你还想和我争,没门!

    李景恒拿着令箭,趾高气昂的出了帅帐,随即点兵去了。虽说这尉迟占飞,一脸不服的样子,但依旧遵从将令,跟随众将城头观战去了!

    于是乎李景恒带着帐下的校尉,亲点三千兵马准备迎战!人呀只要留着一个坏心眼,不管什么时候,都能想出整人的办法。却见在这大军即将出战之时,陈雷瞄了一眼这三千军士,于是上前一步,小声的对李景恒说道:“我们是不是让王玄策也随之出战呢,好在对阵之时,借吐谷浑人之手……”说着摆出一个咔嚓的动作!

    原来经过这些天和李景恒推心置腹的交流,这陈雷也弄明白了李景恒的秉性,同时也知道了其有借刀杀人之念头;随之一扫,暂时未曾发现这王玄策之身影,于是乎,就对其献计到!这李景恒一听这个,随即对其说道“不可,这次出战是父帅对自己的期望,只可城下迎敌,而不能追击敌人,这是到手的功劳,没有什么风险,怎能让王玄策再领”。听此一说,陈雷也顿时领会其用意,于是乎二人就这样挥师出城应战!

    望着坚守不出的唐军,慕容雷德已让兵士在凉州城外,骂战了很大一会,上到问候李家八代祖宗,下到问候李家万千子孙!突然间,只见着城门洞开,吊桥缓缓放下,一队队大唐兵士,跨这战马,出城列阵。观此一幕,这慕容雷德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按照今日商讨之计策,真的害怕此刻他们不会出来!不曾想这么一骂,还真给人骂了出来。

    听闻这慕容雷德的污言秽语,李景恒也是颇为气愤。只见其跨这战马,横着银色蛇矛,声如洪钟的回到:“好你个王八犊子,不仅犯我大唐,还敢口出狂言,看来你真是不想回去了。”

    这慕容雷德一听李景恒如此之言语,已经晓得,多多少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