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章 救危难占飞称雄 心怀疑玄策受赏(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原文再续,书接上回。这李景虽然脑瓜子好使,但是也强不到哪去。当发现进了这天柱王预先设好的伏击圈,望着漫山遍野的吐谷浑兵士,突然之间心生一丝胆怯。不管是谁在绝境之中,都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念头,当然这李景恒也不例外。转念一想这身后就是凉州城;父王定会前来接应,于是一个中心开花的计策涌上心头;随即传令下去,坚守待援!

    李景恒望着横挡在其面前的慕容雷德,随即怒斥道:“你这卑劣小人,竟使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可耻!”慕容雷德嗤之以鼻的回到:“亏你自诩熟读兵书,这叫兵不厌诈!”于是乎,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就这样短兵相接,杀将了起来。而天柱王则指挥这兵士不断缩小包围圈,静等这他所谓的大猎物。也就一盏茶的功夫,这李景恒已经伤亡五百多兵士,而他也渐渐的感觉到了体力不支;再这样下去,可就只能在此为国捐躯了!

    在其绝望之时,但见远处,一虎将带着五千精锐骑兵杀进了包围圈!此人正是尉迟占飞,只见其一马当先,冲锋在前,左挑右刺,横冲直闯,手起处,衣甲平过,血如泉涌,这一路杀的吐谷浑兵士个个胆战心惊。却说在这山头观战的天柱王,望见此将,所到之处,威不可挡,也不禁失声问道:“此乃何人,竟有如此之勇力”只听左右随即回到:“此乃李道宗帐下尉迟占飞是也”。

    要说这尉迟占飞,丝毫不输于先前之一代名将李元霸。没多少功夫,已经斩杀大小军士数十人。此刻的天柱王不经意间也感受到一丝寒意!这时,只见一探子急冲冲而来,躬身报曰:“启禀元帅,李道宗已引这大部军马黑压压一片,朝着两界山侧翼滚滚而来!”

    “再探,查清其有多少兵马?”天柱王随即又命令到!

    李景恒在冲杀之时,瞄见尉迟占飞如此之神勇,神情也是备受鼓舞!经过刚才慕容雷德的那一番冲杀,早已断送了他中心开花之计策。此刻他只想尽快逃脱这包围圈,随即命令余下的军士,边打边退朝着尉迟占飞靠拢!也就一炷香的时间,二人已经合兵一处。但见这尉迟占飞随即大声安慰道:“公子莫怕,有末将在!元帅已经带领大队人马而来。”李景恒绝处逢生,瞬间有一种莫名的感谢,但是高傲的劲头依旧映衬于脸颊!

    看着两支军队合兵一处,再加上天柱王已经获悉这凉州城军马之确切之数,也是为之大惊。此刻他的部分目的已经达到!看着即将被老谋深算的李道宗反包围,随即命令兵士,撤了包围圈,徐徐退回营寨!

    就这样,吐谷浑兵士在李道宗的反包围即将裹紧之时,松开了包围圈。此刻的李景恒望着退却的天柱王,其中心开花的思想又一次冲上了脑海,正准备挥师掩杀之际;却被甚是清醒的尉迟占飞随即拦了下了,并随口将其扼杀在意念之中!此战略很不多妥当,也甚不可取,漏洞之处甚多,天柱王是何等的用兵如神,怎能被这样的计谋算计,故而这李景恒也只能无奈放弃!

    于是乎,一众大唐将士,目送这天柱王和慕容雷德引着众军士远去!不一会,李道宗已经领着大军,到了此地。看着浑身是血的李景恒和尉迟占飞,再望着已经逃去的吐谷浑兵士。李道宗斩钉截铁的对李景恒训斥道:“还不快给我滚回凉州!”这一刻,所有人都想了很多很多……

    在这凉州城的帅帐之内。只见李景恒自绑双手,跪在帅案之前。顿时,大帐之中气愤略显严肃与紧张,所有将校也都低着头,面色凝重。只听李道宗怒吼道:“来人,李景恒违反军令,将其推出去给我砍了”得此一令,但见两个刀斧手麻利的走进帅帐,拿住这已经被捆绑双手的李景恒。就在此时,只听尉迟占飞出列求情到:“元帅请息怒,公子也是立功心切,不慎中了天柱王之奸计;且公子已知错,请宽恕他这次吧!”

    话音刚落,其就深施一礼跪在帐下,一众将校听闻此言,也相继为李景恒轮番求情。李道宗虽说心有怨言,但是毕竟这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扫视一番帐下众将也都颇为情真意切,故而就坡下驴的说道:“你违我军令,坏我军心,论罪当诛!但念众将军为你求情,国法之下不外乎人情,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说着,就令军士将其推出,杖责五十军棍。众将校依旧想再次为李景恒求情,但是李道宗挥了挥手,让他们各自回营整军备战!至此,众将校也是心服口服。一部分刚正不阿的将校,见其对自己的儿子都如此严厉,也不好再说什么,更没了这流言蜚语!

    历史的风向标就这样静静的走着,原本是一场轻轻松松的胜利,可是面对再三嘱托,他依旧违反军令,让胜利变成了失败。想到这些李道宗刹那间,感觉这个儿子太不成气候,高傲自大有勇无谋。经过这一仗,映衬在他心头的疑惑似乎就这样解开了……

    这李景恒,一没有资源,二又不认识突厥将领,三又经常和突厥人在边境闹个小摩擦,也算是仇敌。如此思量下来,他是万不可能借到这五千精骑?于是乎,他就准备来看看这个不孝子,问明白这一切缘由!

    但见这偌大的军帐之中,李景恒趴在床上,背部和屁股已被打的血忽淋拉的。陈雷正端正的安坐塌旁,细心的给其涂着金疮药。边上药边埋怨这:“你说这王爷也真是的,不就一次小失败吗,就给你打成这样;他也真下的去手,还把你当亲儿子看吗?”

    因为陈雷的一不小心,弄的李景恒甚是疼痛,“啊呦”的又是一声尖叫“你轻点好不”。陈雷扮了一个鬼脸,宛然一笑。就听到李景恒简单的回复到:“父帅也是没办法呀,原本要的就是咱们城下迎敌,三令五申不让咱们追击!可惜咱们偏偏不听,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呀!”“唉。”一声长叹,由心而起!

    李道宗已经到了多时,因为二人一个趴着,一个背对着他,故而不曾感知到他的到来。当其听到李景恒如此理解他的时候,似乎感觉到这个孩子还有这么一点良心,就顺带着咳嗽了一声!随着声音望去,陈雷一看是他,立即放下手中的金疮药,躬身施礼“不知王爷驾到,请王爷赎罪”

    这李景恒听陈雷这么一说,立马扭过头来,随即准备起身行礼。结果被李道宗快了一步按在塌上:“你有伤在身,就不用起来了”。说着只见,就随手将拿着的上好金疮药递给陈雷:“过会给将军敷上”陈雷接过药正准备起身,只听李道宗又严厉的对其说道:“你给我先跪这”

    陈雷听此一说,顿时脑海一懵,感觉事情不对呀,刚刚半起的身子,又“噗通”一声跪了下去。紧接着,李道宗又对趴着的李景恒语重心长的说道:“刚你们的谈话,父王都听到了;今天的事情,你能理解父王的苦衷,也让我很是欣慰!”李景恒饱含情激动的泪水,情真意切的回到:“都是儿臣的不对,不应该不听父王之言!”

    李道宗看着这个如此凄惨的儿子,不经意间有了一些怜悯之情,都是自己平时管教的太少了!但是怜悯归怜悯,心中的疑惑还是要问的:“你实话告诉我,这从突厥马场是如何借得这五千匹军马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