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章 周曾二探藏粮处 玄策谨记生死论(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回言到,但见周曾且说但是之后,峰回路转,因刚才吃的过猛过急,难受的胃又骚动了起来,赶忙起身又押了一口温好的黄酒,顺了顺。王玄策也只能无奈的宛然一笑!

    感觉已经舒缓了不少的周曾,接着又郑重其事的说到:“前几日,我快到凉州之时,因为天黑迷路就直接往西而去。不曾想竟绕进了吐谷浑的腹地。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赶忙调转马头回走,随着天色渐亮,发现有大队马匹经过的痕迹,所以就更加小心了一些。没走多远就发现了一个吐谷浑的粮仓,浩浩荡荡,甚是壮观,看起来有半个洛口仓那么大。把手的兵丁也不是太多,似有三四千人。随之我就徐徐退了出来,在路上还遇到一些吐谷浑兵士,不停的往凉州方向运粮。结果一不留神,我就被发现了,就这样一路追赶,再后来发生的事情,就是遇到了你!”

    听周曾这一席话语,王玄策顿有所悟。随即起身打开了挂着的行军舆图,指着图上的标注对其说到:“这个方位是西边,这里是凉州城,这是吐谷浑大帐,这是两界山,你能否在行军图上指出粮仓之大致方位?

    周曾望着行军舆图,细细端详一番之后,就指出了粮仓的大致位置。正是在凉州城正西一百五十里的黑山脚下,这里不仅坐拥黑山的地形优势,更是正对吐谷浑的大帐。看来这天柱王,布置的果然高明,派出去的探子寻了一遍又一遍均是无果,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竟在这眼皮子底下,看来这真是灯下黑呀。虽然这周遭均一个吐谷浑的营寨连着另一个营寨;但是只要找到这藏粮之地,办法总会是有的。

    随着王玄策脑瓜子一转,眼睛往上这么一翻,灵机一动,计上心来。但见其在周曾耳边这么几句嘀咕,周曾拍着胸腹当场给其保证到:“大哥放心,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再敢闯这么一次”于是,王玄策为之大喜。紧接着在其细心安排之下,又挑选了十来个精壮机灵之士,乔装打扮一番之后,就跟随周曾出城办差去了!

    话分两头,书说两会,单说这周曾领着众弟兄,按照王玄策的计策隐秘行动。而这吐谷浑天柱王的帅帐内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呢?故事还得细细道来。

    但见这天柱王的帅帐,依旧和往常一样,一盆熊熊燃烧的炭火安放在大帐的中央。上面一个支好的三角架子上,挂着一个不大不小的铁锅。即将炖好的羊肉,咕嘟嘟的冒着浓郁的热气,顿时让整个大帐飘满了淡淡的肉香!只见其用木勺搅动这浓郁的汤汁,浇在肥嫩的羊肉之上,随即用小勺盛了一点,轻轻的放在嘴边,吹了吹,咂上这么一口,一种满足感油然而起!随即,就招呼这侍从,将这煮好的羊肉,分一些给正在一旁的慕容雷德!

    但见这慕容雷德,谢过之后,就对其说道:“昨夜有一彪形大汉,鬼鬼祟祟甚是可疑,既像是探子又不像是探子一时也没闹明白。闯入了我大营身后的黑山之地,被守将发现之后,随即就派人前去追拿;可惜在这凉州城外,被大唐兵士给救了回去,还折上了我们两员小将。”

    天柱王些微思索之后问到:“这人马上功夫如何?”

    “马上功夫甚是娴熟,善用一口大刀,砍伤了不少士卒;听追击的兵士回报像是中原口音。进入我黑山之地,似有小半日光景。按理说不应该有这么明目张胆的探子才对,但是最后却被接应回了凉州城!我有所顾虑的则是,咱们这粮仓会不会就此暴露!”慕容雷德按照自己的分析,给天柱王回道。

    天柱王放下切着羊肉的小刀,随手捏了一块,送入嘴中,边嚼边思索这说道:“这李道宗老奸巨猾,在此危急之当口,不得不防呀。不过这黑山之地,亦在我军层层包围之中,有一点动而全动,应该无虞。严密监视,让咱们的人都放机灵一些!”

    虽说这王玄策当场斩杀了他们两员小将,但是因为周曾的单枪匹马,再加上天柱王对自己的自信,故而未曾引起他们足够的警觉。但是,真是因为这一个小小的疏忽,却引起了一场不小的后果……

    也就一日的功夫,周曾他们就陆陆续续的回到了王玄策的大帐。打探到的消息也从四面八方飘来。原来这王玄策为了明确这吐谷浑粮仓的准确位置,就让周曾带着这些精壮兵士;乔装成吐谷浑人或者山民的模样,沿着小路又一次深入吐谷浑大军身后。不仅探听消息,更摸清了他们的运粮规律以及兵力部署情况。不过经探知,这吐谷浑巡逻兵士似比昨日更机瑾了一些,应该是因为那一番冲杀造成的后果,所幸兵力暂未增加!

    王玄策弄明白事情之大概之后,随即带着周曾赶到了李道宗的帅帐!

    这场战争已经相持了太久,是该有一个结果了。用兵之道不仅贵在知己知彼,更在瞅准时机;当机会出现的时候,将军更应如一头凶猛无比的草原狼一样,狠狠的咬住不放。在如今这相持阶段的李道宗也甚是苦恼,虽说兵力占优,但是行军打仗贵在一鼓作气,被李景恒挫下去的锐气如何拾起,正是他思考的问题。原本谋划这断了吐谷浑的粮道,但是派出去不少探子,均是无果。历史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偶然的事件,突然引发出一连串的故事,就会形成不一样的结局!

    进了这帅帐,三人一番礼节性寒暄之后,王玄策就将这周曾如何来投奔自己,如何偶遇吐谷浑粮仓之事,细细的给其说来。随之又将李道宗礼让到这行军沙盘旁边,标标准准的将又去摸清楚的情况,仔仔细细的指给了李道宗!至此时,这李道宗才恍然大悟,正如王玄策所述这的的确确就是灯下黑。谁也没有聊到这老谋深算的天柱王,竟然将粮仓放在这个地方,随之大喜!

    要说这元帅就是元帅,不会因为自己的个人恩怨,或者外部表象来判断一个人。往往都是根据这个人的言谈举止,以及所做的事情来判断这个人的能力大小。此刻的周曾在李道宗锐利的识人善任的眼神之中,已经感觉到他也是个人才。

    其判断依据,正是因为他将王玄策没有注意到的细节,不仅加以补充,而且又详细的做了讲述。心中大石顿然落地的李道宗,略带欣慰之情的打量了一番周曾。看起来和尉迟占飞一样的魁梧雄壮,虽然相貌有几分恶相,不过脑瓜子似乎更好使一些,鲁莽之中多了几分机灵,粗中有细,可堪大用!

    既然找到了粮草供应地点,按理说就应该将其烧毁,这样吐谷浑自可不战而溃!虽说常理如此,但是对大局观念颇重的李道宗却不是如此之谋划。故而带着考验的口吻向他们二位问到:“既已知这粮草供应之地,不知二位有何看法!”

    王玄策在来之前,已经想好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之策,故而脱口而出:“末将之意思,请一支轻骑兵,马摘铃,人禁口,觅一黑夜,带足引火器具,烧了他!”而周曾对兵法虽说不甚了解,但对这冲锋陷阵,斩将杀敌之事,则是颇为在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