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章 茶叙妙谈身前事 闲聊勾结出歹计(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回说到,李道宗心存疑问,就想探知王玄策之底细,故而传其前来帅帐一叙。这王玄策听闻元帅亲传,立即整理妆容前来拜见。经过短暂礼节性寒暄,原来仅是普通家常话叙,而非军国大事!故而悬着的心随即落下。

    李道宗亲让玄策于军案旁安坐。只见一茶侍,传茶台于军案。一通体黝黑的麒麟银壶,安放在熊熊燃烧的炭火之上,里面的泉水随着炭火的加热,不住的冒着热气。但见这茶侍,细细的从一精致的素色陶罐内取出陈年之砖茶,放入茶碾内缓缓研磨;当成碎末之时,经一精巧的差筛过滤。又将过筛后的茶粉,放入恰好沸腾的银壶之中。经过这三沸三煮,茶香顿时溢满帅帐。紧接着,其又将这色泽红润的茶汤,文雅的斟入安放在茶席之上的素色茶盏。

    淡雅的嗅上这么一嗅,茶香四溢;轻轻的咂上这么一口,沁人心脾!只见这茶侍,将香茗煮好以后,就随即退下;只余二人在这帅帐之内,品茗论道!

    李道宗捏起茶盏,轻轻砸了一口之后就说到:“此茶原产于岭南,饮此茶总会念起故人。回想起来,已近九年未曾谋面。还记得这位故人,通韬略,懂枪棒,风清气正,品行高雅,此饮茶之法更是其亲传于我!

    王玄策听闻此语,细细品之,方才感觉到这茶似乎和师父经常饮用之茶并无二处!于是就回到:这茶汤色红润,饮之也颇感熟悉,不知元帅所述故人,今在何处?

    李道宗听其如此之回复,侧重点不在后者,而在这茶上,故而随即问到:“你用过此茶!”

    王玄策心中一顿,赶忙回到“不曾用过,只是略感熟悉罢了”

    李道宗带着些许思疑的接着说道:“此人名唤东野先生,已隐居多年,至今日,我亦不知其在何处!”

    听李道宗提及师父的名字,王玄策映衬在内心的迟疑,也算是彻底坐实。万万没想到师父竟然是元帅之故人!在以前,丝毫不曾听到师父提起任何一位朝廷大员;仅在临走之时,才给自己交代了魏征。这一路走来,自从失了荐书,到晋阳偶遇母教子之后;已经抱定了自立自强之决心,如若说出实情,元帅定会提携,岂不违背了此原则。虽说一种憧憬与欣喜之情悠然心间,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向其倾诉!

    不过王玄策这些细微的变化,已经被李道宗有所察觉。通过这紧张而又舒缓的语气,感觉到此人定和东野先生定有某种关系,只是不肯言明罢了。随即又试探性的问到:“我看你枪法娴熟,似是火雷枪法,不知从何处学得?”

    这套枪法的确是火雷枪法,王玄策听闻李道宗识得此枪法,也是为之一愣,脑瓜子只能再次的转了又转,吞吞吐吐的回道:“在幼时……与一老人……不知其名讳……更不知是何人,见自己身世悲惨,就用两月时间,传授了这套枪法,后来他就云游去了!”

    李道宗明显感觉到王玄策这仅仅只是推脱之词,所遇老人定是东野先生无异,年轻人既然不想表明,更没必要多问!

    这时候王玄策为了将话题岔开,也将这些时日心中所思,说于李道宗:“自古征战,均是对立相向,是友非敌,是敌非友,末将纳闷的则是元帅为何要厚葬这天柱王和慕容雷德呢!”

    听闻此言,李道宗顿时心头一闪,不曾想这个小将竟然有如此之体会。随即轻轻咂下一口香茗,故作深沉的问到:“不知此事,你如何看待?”

    王玄策听其如此反问,故而答曰:“莫不是英雄相惜!”

    李道宗宛然一笑,望着略感狐疑的王玄策,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自古英雄惜英雄!这天柱王跟随伏允可汗南征北战,大小阵仗无数,上阵杀敌更是勇猛;虽与其多次交手,也是胜败参半。这慕容雷德跟随天柱王亦是多年,也是一员不可多得之虎将;懂韬略,识人心,爱子民,能文能武,确实难得。只可惜,归属于不同之国家,不同的民族。要是这吐谷浑早一些依附我大唐,我深信我定会和他们二人成为知己,犹如当年和东野先生那样的情深义厚一般!只可惜各为其主也只能如此,给予其一个好的归宿,也算是祭奠这片拳拳之情!”

    至此时,王玄策才深深明了李道宗的内心世界,果然英雄惜英雄!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敌人,只是都为了秉承一颗忠心,为民族,为国家,各为其主罢了。总之,气节不能失,仁义不可丢,正义不可违!王玄策也被他这番话语,深深的折服,顿时对这个统帅佩服的五体投地。听闻李道宗点到东野先生的之时,心头又是一沉;这一沉又一次让李道宗察觉,与其藏着掖着,不如就坡下驴般,故而也带着对师父先前的一些疑惑,向其问到:“听此言,这东野先生和元帅莫非也是这般恩情!”

    李道宗随即就带着无尽的思念回到:“正是如此,这东野先生当年追随废太子建成,自玄武门之变后,原想着其可以依附当今陛下,同为大唐朝廷效力,可是在陛下再三挽留之下,依旧去意已决,云游四海。虽然在武德五年征讨刘黑闼之时与先生仅有短暂共事,但是先生之品性与德让我深深的折服,所以也算故交!”

    听闻此言,虽说王玄策的心情被李道宗的话语带动的起起伏伏。但依旧坦然的回到:“果然,英雄相惜!”随即又夸奖和应承了李道宗一番。

    至此时,王玄策才明了师父以前的简略之事!对师父的一片忠心,由衷敬佩!随着简短的话语,茶叙也在两人会心的笑意之间,宛然结束!

    人生,就是这样,当一个人认准你是他的仇人或者对手的时候,即使你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或者对不起他的事情,他也依旧很难改变自己已经固化的观点,这就是先入效应。第一印象或者第一感觉往往对一个人来说真的很重要,而这也影响着两个人以后的关系。

    在重大战事的节点上,王玄策总能冷静的分析,出奇兵致胜。这李景恒正因为一直没有整倒王玄策,反而让其一路节节攀升,所以甚是耿耿于怀!虽然在父王的策划下,自己也立下了不少功劳,但是这些功劳在王玄策的面前,真的算不上什么。面对已经结束的战事,映衬在他心头的怒火,似乎又一次燃烧了起来……

    在这场腥风血雨的争斗中,王玄策始终都是处在被动的地位,从一开始,面对荐书被盗,面对各种凶险,面对李景恒的陷害,他都一一走了过来。没有忘记师父的叮嘱,更没有忘记最初的梦想,人生最可贵的就是初心,只要初心不死,一切都会再有机会。因此,凭借着他的至诚初心,再加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