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玄曾二人被诬陷 李道宗将计就计(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前文说到,这陈雷冒冒失失的就准备去给周曾抓来;李景恒随即将其制止。接着对其说到:“你这猪脑子,怎能是我们去抓呢,这事儿得先禀告给父王。”陈雷一拍脑袋“哎呀”瞬间就明白了李景恒之“深谋远虑”!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李道宗的帅帐。此时的李道宗,已对其他人的功劳簿安排停当,唯独对王玄策等几个青年才俊的功劳颇费一番脑筋!这李景恒一看帅帐也没外人,既没打招呼也没施礼的就溜到了帅案旁边。

    但见其不紧不慢的给正在沉思的李道宗说道:“父王,给你说件事呗!”李道宗在其进了这帅帐的那一刻,已经感觉到了他的到来。随即抬起头斜了一眼这个不太争气的儿子,调侃的问到:“你还能有什么事,别给我惹祸就是给我最大的好事!”。

    听此一说,李景恒恰好发现父王面前的素色茶盏没了茶水,随即拿起旁边尚温的麒麟银壶,斟满了茶汤,亲手递了过去。见李道宗端正的接过之后,就略带得意的说道:“做儿子的向来秉承父王之教诲,怎能给您惹祸呢。不过父王,我倒听说王玄策这次发了大财了”

    “他一小小的偏将能发什么财?”

    “听说他偷袭了天柱王的粮草之地后,运回来了满满七大箱的金银珠宝!”

    李道宗随即面容凝重的问到:“你这消息从哪偷听来的?”

    这李景恒偷瞄了一下陈雷,两人会心一笑。当听闻李道宗如此反问的时候,他们已经明了,父王并不知道这件事情。那么王玄策侵吞战利品的事情,这就要给他坐实了。犹如获得无上至宝一般的李景恒,随即就大大咧咧的回到:“父王看您说的,儿臣怎会去偷听呢,整个军营的人现在都在传这事!”

    李道宗听闻此言,顿时吃了一惊:难道自己看错人了,这小子竟如此之爱财!私藏这么多战利品按照大唐律令这可是死罪呀!

    李景恒瞄了一眼面容迟疑,沉思之中的父王,随即又添油加醋的说道:“这自从打败天柱王,灭了吐谷浑已经不少时日了,不曾想父王竟然也不知此事!实在是让人气愤呀!”

    陈雷接着又补充到:“如此看来他们定是想侵吞了这笔宝藏,不过这可不是一笔宝藏,而是一颗包藏的祸心呀;王爷您一定要机瑾一些,千万不能被这王玄策给拉下了水呀!”

    听他们这么一说,李道宗不仅感觉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说的在理,也感觉这陈雷分析的在点子上。这都回来这么久了,竟然没有上报,这是要干什么?

    李道宗于是颇为愤怒的问到“你们可知这些东西都藏在什么地方”

    陈雷得意的接话到:“末将已经打听清楚了,这都在周曾的大帐之内!”

    “既如此,就有你们来查封这些东西吧。”

    二位领了这钧令之后,随即就出账办差去了。李景恒这压抑了许久的报复情绪,在今日彻底释放,犹如黑夜中寻到那一丝光明般的欣喜,更如危难时刻被人拉了一把的狂热!在他们走了之后,李道宗转念一想,感觉这事情似乎不应该是这么简单……

    此时的周曾,正在大帐之内和几个小兵喝着小酒。只见这陈雷气势汹汹的带着兵士,趾高气昂的闯了进来,丝毫没有多余的话语,立即命令兵士:“给我搜”

    周曾和这几个小兵顿时傻眼,这什么情况?带着醉意的神情,瞬间清醒了一半,随即就和陈雷理论了起来。可是陈雷松松垮垮的安坐在这大帐正中的椅子上,丝毫不理会他的话语!这周曾的火爆脾气说来就来,当其准备发火的那一刻,只见这些兵士,从后帐抬出了七大箱子的金银珠宝。不仅泛着熠熠金光、更是琳琅满目,什么黄金首饰,珍珠玛瑙,翡翠宝石应有尽有。

    陈雷带着奸诈的笑意调侃的问道:“还吵吗?继续吵呀,说说这东西的来历吧”!此刻的周曾还未曾预感到到事情的严重性。随即蔑视的看了他一眼,坐在凳子上,拿起鸡腿啃着说到:“这有啥呀,这是老子从天柱王那缴获的!”

    “缴获的为什么不上交?”陈雷随着他的话语就大声呵斥到!

    “当时战事紧急,我去找元帅了几次,元帅都不在就把这事给忘了。这不都在这呢,一个子都没动,既然你来了,正好帮我抬走吧”周曾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喝着酒的回到!

    陈雷听此一说,顿时面带微笑的站了起来:“这事儿既然认了,那就好办。都回来这么久了,可不是你说忘了就忘了的事?走吧,去大牢里给元帅说吧!”

    至此时,周曾才预感到事情的严重性,而陈雷丝毫没有再给其辩解的机会,令兵士五花大绑的将他投入了大牢!陈雷接着就将这七大箱金银珠宝,抬到了这李道宗的帅帐。

    虽说还是有一些不信,但是看着这些东西,天命之年的李道宗亦是百感交集。好不容易为国家,为李唐皇室挖掘一将才,如今这一幕,竟让他有一丝失落!犹如伯乐发现千里马,而后来发现千里马名不副实,打眼了一样伤心与痛恨!

    李景恒观此一幕,内心已经乐出了花:王玄策,你死定了!

    “父帅,既已经人赃俱获,那就把王玄策也给抓起来吧;虽说是在周曾大帐中搜到的,但这王玄策定是主谋”李景恒肯定中带着得意的说道!

    正是因为他这一份急迫与得意,又一次的引起了李道宗的警觉。随即叹了一口气之后,对其说道:“先等等吧”,因为他明白,王玄策一定会来找他!

    其实,这个事情还得从头说起。王玄策等人在攻取黑山之地后,就在营帐中发现了这些金银珠宝。其也深感事态重大,随即让周曾原封不动的放好,拉回凉州城,交往府库并让他亲自给元帅说明。因为军情紧急,王玄策随即又亲率兵士支援唐军去了!

    话说这事坏就坏在糊涂与大大咧咧上。这周曾亲自押送这些金银珠宝回到凉州城,因为全线出击,暂找不到入库之人,就放入了自己的营帐。准备等李道宗回营之后前来禀报,可是因为胜利。一顿酒下肚,就忘了此事!

    几日之后再次想起,前去禀告元帅,不曾想去了几次仍旧未曾见到这李道宗。再后来,就是紧随皇帝敕令,全线追击吐谷浑,这一去又是几个月的光景。在行军的途中,周曾也将这个事情给王玄策做过提起。因为军情紧急,且东西均在凉州城,王玄策想了想就给其说道,等回了凉州再说这事吧!想到这里,他们二人也就没有太在意,跟随大军一路征战。结果回来这些日子,被胜利的果实冲昏了头脑,又将此事忘之脑后!谁曾想,一没注意,就被李景恒和陈雷盯上了!

    王玄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弄的这么大。越不想出差错的地方,反倒出了问题。既然已经被人利用,且抓住了把柄,看来已经说不清楚了。为今之计,只能将这一切责任有己承担,不仅给周曾一个交代,更应该给元帅一个交代。随即,来到了这帅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