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章 雪雁撒娇元帅帐 玄策被贬黄水县(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王玄策听闻雪雁问起周曾,就面带愧色的对其回到:“找是找到了,且还带来了你的书信”他原本想将目前的事情说于雪雁,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雪雁望着他难以言说的表情,就带着疑惑问到:“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为什么这大帐外面一直有人看守呢?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可以和我说说,即使帮不上什么帮,也希望你的心情会好一些!”

    王玄策听闻此言,内心深处关闭甚久的话匣子,终于打开。这些天他憋屈了太多的怨言,太多的郁闷。在军法面前,种种无奈,种种心酸,不仅无处诉说,更不知如何消解,如何分散,只能够一件件埋藏在内心深处!

    于是乎,他一股脑的就将到了这凉州城之后,如何遇到周曾,如何夜袭黑山,如何追击吐谷浑,如何觅得这些金银珠宝;以及周曾被陷害的前前后后,自己被禁足在这这大帐的缘由,完完整整,详详细细的给雪雁和小翠做了阐述!

    这一通话语,听得雪雁五味杂陈,弄的小翠百感交集;而王玄策经过这么一番倾诉,释放了许久的压抑,顿感轻松了许多。她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故而宽慰的望着他。但见这王玄策带着渴求的眼神,低沉的对她说道:“我说的这些你都相信吗?真的是因为战事紧急,疏忽了此事,万万没有这贪墨之心!”

    “怎会不想信呢,要是不相信你,我也不会在这里听你诉说了!”

    王玄策望着真诚的她,顿感心宽了不少!接着又将这些日子的成功与喜悦,欢笑和快乐,悉数说给她们二位。看着他渐渐好转的心情,两个人也欣慰了不少。雪雁深深的为自己的及时到来感到庆幸,面对依旧被禁足的王玄策;又是一番宽慰之后。随即就和小翠就去了这帅帐!

    此时的李道宗正在这帅帐之中处理这日常的军务,只听一声婉转而清脆的“父王”瞬间让其一愣。但是抬头一看,却未曾发现有丝毫的异常,故而感觉似是幻觉。再埋下头,提起笔准备继续批示军务之时,同样的一声“父王”,让其明了这定是雪雁来了。

    旋即欣慰的说道:“进来吧,还和你父王玩捉迷藏呢”雪雁一听此语,立马和小翠兴冲冲入了这帅帐,来到了其跟前!

    李道宗定睛一看,还真是自己的宝贝闺女,随即走下了帅案。但见他兴奋中带着慈祥的神态望着雪雁;雪雁也以可爱的神情回望这他,她只想在他的面前撒个娇,卖个萌!久别的父女之情,不经意间在这里温情上演。

    “不在家好好照顾奶奶;怎么跑到这凉州城了呢?”李道宗面带笑意的问到:

    雪雁撒着娇的回道:“这么久都没见父王,人家想你了嘛”说着就抱起他的胳膊,依偎在他身旁!

    父女二人就这样在温情之中拉着家常,一种其乐融融的感觉映衬在她们的心间。李道宗问了问母亲的身体,又问了问家里的状况,当听到一些都好的时候,一番欣慰之情又一次涌上心头!

    恰在此时,他想起了她从任城回晋阳这一路的遭遇,随即向她询问了其中的一些细节。雪雁听闻父王也是颇为担忧他的安危,就宽慰到:“既然不知道是何人所为,过去了,那就过去吧,以后多加防范就是!”

    于是父女二人宛然一笑!

    人世间,最大的感情莫过于亲情。也只有亲情是最伟大,最浪漫的;没有太多的附加条件,更不会有尔虞我诈。亲情犹如一江剪不断的春水,流动的是游子心中永远的思念;亲情犹如一丘数不尽的细沙,沉淀的是长年堆积的牵挂;亲情犹如夜空中那颗北斗,指引的是那迷路的羔羊回家的方向。

    雪雁趁着这份恰到好处的亲情,随即问到:“对了父王,不知道我上次在书信中给你提起的王玄策,你见到了没?他最近可好呀?”

    经闺女这一问,李道宗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不同。脑海一闪道:“他确实是个人才,机敏能干,能文能武。不过最近惹上了一点麻烦,与其部下周曾贪墨财物;已经被我禁足了!”

    雪雁赶忙斩钉截铁的回到:“不可能,他们二位我都了解,怎可能贪墨呢。定是被人给诬陷了,父王一定要明察,不能冤枉了好人!”

    李道宗瞬间明了,这个闺女可是为了这王玄策求情而来的呀!既然如此,那不如卖其一个人情也好,这样也算是让其回报了王玄策的救命之恩!

    原来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这王玄策不争也不辩,颇合自己的心意。既如此,那就趁着这个机会,将他发配到岭南,给他一个县好好历练历练。如果他真能够治理的井井有条,也不枉自己没看错他;如果他自暴自弃,这也就是他的宿命了;至于周曾,打上这三十军棍,功过相抵,就此了结。

    想到这里,就带着慈祥的面容反问道“那依你说,这事该怎么办呢?”

    “既然这些金银珠宝一个都没少;那就立即释放他们,该给的功劳原封不动的照给!”雪雁以殷切的眼神望着父王道。

    李道宗随即点了一下她的鼻子大笑道:“你说的倒轻巧,要是这样父王如何带兵,如何服众?更如何令行禁止呢?”

    虽说对带兵之事不甚了解,但是雪雁却深深明了父王一直都很疼爱自己。故而胡搅蛮缠的对其撒娇道:“我不管,玄策大哥他们真的是被冤枉的,你要相信他!这其实都是被我大哥给陷害的!”

    “谁说这些是我陷害他的!”但见这话音刚落,李景恒已经入了这帅帐。

    雪雁随即藏到了父王身后,探个脑袋回到:“我说的,怎么着,就是你陷害玄策大哥的,要不是,你…你为什么咬住这个问题老是不放呢,他怎么着你了?”

    这李景恒这次而来,正是为了继续说服父王尽快处置王玄策,可是不曾想雪雁竟然在这里。听他这样一通“污蔑”李景恒顿时怒从心头起:“我怎么陷害他了,这都是他咎由自取。贪污缴获的东西不上报,难道还让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呀!嘿……你这个丫头片子,胳膊肘还往外拐”!

    说这就扬起巴掌,做出教训她的样子。雪雁随即用李道宗做了一次掩护,李景恒就此收手!这一幕,也让在一旁侍候的小翠咯咯一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