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3章 玄策仗义止械斗 茂材仁义做红娘(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上回说到,幺小妹为了两族之恩怨,放弃个人情愫,当面斥责这瑶王不义。这瑶王自从两军对垒的那一刻,已经发现了幺小妹之身影,一种忐忑之心情映衬心间。这又听闻其如此之一番斥责,很是苦闷。虽说这些时日甚是想念,但是至此两军对垒之际,即使有息事宁人之心,可是面子不容丢下,否则愧对祖宗,愧对族人!

    于是瑶王据理力争道:“千百年来,苗瑶两部和睦共处,然,因百年前之误会,造成了人命,就结成如此之仇怨,这王家岭原本则是两部和睦之象征;可是却被你们苗人当成监视我们的堡垒;你倒说说,如若在你苗寨门口建上这么一个随时窥视一切之堡垒,你们会愿意吗?”

    幺小妹听了这一番义正辞严的解释,瞬间哑口无言,也不知该如何接话。不过老苗王之泼辣性格倒是体现的淋漓尽致,随即厉声吼道:“年轻后生,满口胡言乱语,既如此那就刀枪上见真章吧!”

    弹指之间,剑拔弩张,一场械斗,就这样不可避免的即将开始。幺小妹内心是失落呢,瑶王心中是拒绝的,两个冉冉升起的情愫,似乎顷刻之间就会被族人誓死相拼的勇气所浇灭。又是一次四目相对,在冰冷的战场上显得这么独特,显得这么温情,又显得这么无奈与无助!

    “住手”随着这一急促而有力的吼声,但见王玄策奋不顾身的冲入两军之间。经过这些时日王玄策之悉心调教,衙役已经勤快勤恳了很多。当老苗王一行人离开寨子向王家岭进发之时,一衙役已经探听到了消息,急急忙忙的赶回县衙,将这一紧急情况报告给了王玄策。他顿感情况不妙,立马召集了众衙役向王家岭进发,目的只有一个:一定要阻止这场械斗。

    带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态度的两族百姓,被这半路杀出来的黄水令,瞬间所镇住,顿时少了一些呛鼻的火药气息!看着稍显停当的两族百姓,王玄策喘着粗气,大声喊道:“诸位大唐的子民都给我住手,是问题终归有解决的办法,何必要在今日剑拔弩张,拼个你死我活,意义何在?价值何在?难道你们都想看到血流成河,亲人痛苦离去吗?

    看着稍安的两族百姓,王玄策已感刚才的一番话语已经戳中了要害;随着其心中稍安,接着又提高了嗓门器宇轩昂的又喊到。

    “你们都是我大唐的子民,大唐子民只属于我大唐的,而不是属于你们两边任何一方。不仅你们的安全问题我官府要负首要责任,而且你们两族之间的矛盾,我们官府不仅不会放任不管,更会用心调解!所以说,两族百姓之生命更值得官府,值得我王玄策重视!如若今日双方百姓相安无事,任你们随意争斗;但是要有一个百姓伤之丝毫,我定会率领众衙役,捉拿审问,严惩不贷!”

    话音刚落,随其大手一挥,但见这周陈二人领着众衙役,一字排开,威武雄壮之气势,刹那间压低了双方原有之姿态。特别这周曾,但见其等着大眼,怒目而视双方百姓;正是因为其相貌凶狠,瞬间就吓唬住了他们。

    经过王玄策这一番诫勉之语,苗瑶二王均已明了,这是王玄策恩威之举!

    各位准备械斗之两族百姓瞬间也都明,这个和事佬做的,的确是高,一席义正辞严,充满慷锵正义之话语,瞬间就把两个首领给架空了。

    让两族百姓没有料到的则是,这千百年来,百姓之死活不曾有一个官人问得,这新来的黄水令却将双方族人抬高到此等境界,甚是让人动容。对呀,老百姓的安全和性命才是重要的,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就凭这一点,这两族的百姓必须拥护这王玄策。

    这恩威并举之一番话语,既给足了双方首领之面子,又提出了暂时搁置之想法。如果还想争斗,可以,只要不伤害百姓即可,可是谁能做的到呢?如果违反但看周曾这一行伍出身之猛人,丝毫没有胜算,更别提还有这一干差役以及陈茂材等人。这苗瑶二王看如此之台阶,衡量一番之后似乎都有了退却之意,不过,都在等待这对方之开口!

    王玄策也察觉到此番变化,正准备开口化解这一番尴尬之时,不料这瑶王却抢先一步开了口。

    说大度还是这瑶王大度,看着此时的幺小妹,还真想了结这百年恩怨。于是乎趁此机会,就买了个人情,义正辞严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理解这百年恩怨非一日可以解决,既然王明府两次三番的想化解此矛盾,那么我瑶王也不妨退一步。只要苗王答应不在这王家岭安排眼线,窥视我瑶寨;不驻扎兵丁,威胁我瑶寨之安全,我愿意将王家岭送还苗寨!”

    听闻此言,虽说老苗王依旧无动于衷,但是幺小妹却愣住了,她没有想到这个瑶王竟然能够做出这么大的让步。直愣愣的望着瑶王,而瑶王也回望这小妹,两个人似乎用眼神在诉说这什么。

    王玄策也明了,只要有一方让步,这个问题就不难解决。

    但见这个时候,幺小妹在老苗王的耳边嘀咕了一番,老苗王的神情也稍稍松动了一些,进而就被他这个宝贝闺女给说服了。只听他这样说道:“既然瑶王已经做出了退让,那这次我苗寨也暂且退兵,算是给王明府一个面子!”

    说着一挥手,苗寨人就这样退兵而去。不过在退去的时候,却见这幺小妹不住的回头,脉脉含情的望着瑶王,而瑶王也温情脉脉的望着幺小妹。当目送这苗寨的人马远去,瑶王才和王玄策做了告别,收兵回了瑶寨。

    幺小妹和瑶王这些不寻常的举动,王玄策并没有在意,周曾这个大老粗也不可能注意,唯独留心的就是这陈茂材。在回衙的路上,陈茂材随口就向他们问起:“你们俩有没有注意,这幺小妹在走的时候可是一步三回头的注视着瑶王?”

    周曾不假思索的就回到:“没有啊,我只注意到他们退兵了呀”。

    听此一言,王玄策,顿时感觉这话中有话,随即傻傻的看着陈茂材回到:“看到了呀,怎么了?”

    “那你们,都没看出一点什么吗?”

    听陈茂材这一连串的问述,两人顿时来了劲;似有所悟若有所感,可是依旧未曾体会到其用意,故而异口同声的问到:“你说说,这能说明什么呢?”

    这陈茂材一看这俩白痴,带着些许笑意摇了摇头,就从头给他们说了起来:“你们想啊,这苗瑶二寨,这可是一百多年的世仇了。按理说这幺小妹应该恨这瑶王不是,这瑶王也得恨这幺小妹才行,可是结果呢?这幺小妹在走的时候还含情脉脉回望这瑶王,而这瑶王也不时的瞄这幺小妹,俩人之间不曾有丝毫之恨意,你说这能没故事吗?”

    经过他这么一提醒,二人回想起刚才的场景,嘿,还真是这个样子哈。照这么说,这俩人之间兴许还真有故事?

    陈茂材接着又给他们说道:“我感觉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