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章 免赋税百姓安居 募寨兵为民除害(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虽说万事开头难,但是只要开了一个好头,遇到了一些好人,弄清楚了事情的脉络;顺着脉络往下走,总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马有垂缰之意,犬有施草之恩。上回说到,提亲当日,老苗王亦是宽宏大度,将王家岭作为小妹之嫁妆送于瑶王,瑶王更是置办丰厚的彩礼,两家融为一家,百年恩怨相泯一笑,彻底了结。

    虽说王玄策深感欣慰,但是这份欣慰之中流露着一丝隐忧。这份隐忧正是这均田令:已经颁布有了些日子,如今依旧毫无进展,让人颇为头疼。

    酒过三巡,菜已五味,聊完正事,就是闲话的家长里短。但听这老苗王颇为豪爽的给王玄策说道:“王明府可是我们两寨之恩人,以后在这黄水县,有小老儿需要协助的,明府请尽管说。”

    瑶王对王玄策等人这一番化解恩怨的努力,也甚是感激,故而随着老苗王的话语接到:“吾随岳父泰山大人马首是瞻,如若有需要我瑶寨出面的,定义不容辞!”听闻二人如此之言语,王玄策亦是大喜!

    于是,就家长里短的向他们提起了这赋税之问题:“关于本县的赋税问题,我已详细的勘验,在以前确实是多收了很多,让百姓受苦了。既然我王玄策署理黄水,从今以后定不负百姓之所托,照章办事!”

    听此一说,众人也是大喜。

    接着,王玄策又趁着他们这份欣喜之情,无奈的说道:“可惜的则是,虽说针对这土地荒芜一事,已有明发之告示,将全县所有无主之地,按照均田制的要求悉数分配于百姓,但是这小满将至,百姓依旧藏于深山,丝毫不予理会,甚是无奈!”

    说到这里老苗王随即回到:“明府此政好是好,但是问题就出在这无主之地!”

    “不知此作何解?”王玄策带着疑惑之情诚恳的请教到。

    “无主之地正是因为名义上属于官府,百姓才深感担忧。这些年来,特别是咱们黄水地处偏远,造成了吏治败坏,官府的横征暴敛。百姓避之深山,虽然条件恶劣,但也算清静与安定。如若回来耕种还和以前一样,朝令夕改,岂不更不合算。其实吧,百姓要的就是一个稳定之期限而已!”老苗王句句戳中要害,只是些许隐晦了一些罢了!

    听闻此言,王玄策幡然顿悟,原来此政还有诸多之不完善,些许思索之后,敞亮的回到:“既然如此,就以三年为期,三年内官府不会收走土地,我也自当禀明上峰,免百姓两年赋税。且在开荒耕种的过程中,县府免费提供耕牛和种子等一应农具,只要想种地,想劳动,都给其分配!不知这样如何?”

    老苗王一听这个就乐了:“好,既如此,我愿意用我的名义,召集这些百姓下山耕种!”

    瑶王听到岳父这么一说,也肯定的回复:“我亦愿用瑶寨之名义召集这些百姓回来”。

    就这样次日一早,王玄策就按部就班的,将具体律令以及实施细则,详细的制定出来,然后让衙役重新张贴各寨,以示全民。老苗王和瑶王也按照自己的影响力与感召力,号召这些百姓都下山种地!

    正是因为有苗瑶二族首领的担保,这些在山上的百姓,于是就带着试探性的心理回乡开荒耕种。经过几天的量地,分地,再加上官府给予这么大的支撑。终于在小满左右,将所有的荒地都开垦完毕,插上秧苗。切实做到了耕者有其田,让均田制也彻彻底底的在黄水县暂时得到执行与贯彻!

    王玄策看着已经插上秧苗的田地,很是欣慰,随之而来的几场大雨,预示这又是一个收获的年份。而这一切,也让一个虎视眈眈的恶人看在眼中……

    转眼间,就到了秋收的季节。经过王玄策的摆事实讲依据,据理力争朝廷明发的旨意已经下来了,着即免去黄水县百姓两年之赋税。听闻此信的百姓甚是欣慰,看着殷实的粮仓不仅笑的合不拢嘴,更感觉到终于等来了一个好官!

    百姓就是一切问题的基石,只要有百姓拥护,依托百姓,依靠百姓,藏富于民,藏兵于民,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如今的王玄策不仅得到百姓之拥护,更得百姓之爱戴,威望如日中天!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他们来到黄水已经两年多了,随着苗瑶两寨以及百姓赋税问题的解决,王玄策也欣慰了不少。接着不仅办乡学,行教化,更推广新式农具以及技术,让整个黄水县的面貌焕然一新。

    摆在他们面前的三个问题,唯独留下的就是这这靳家岭的匪患。在他的意识中原本以为最容易解决的问题,万万没想到竟然一耽搁就是这么久。其实不是他不想剿,而是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手头没兵。

    虽说这两年多来没有剿匪,可是这王玄策在剿匪问题上丝毫没有闲下来,经常性的让陈茂材、周曾以及众衙役轮流打探土匪的具体动向以及所做之恶事,再有蒋县丞整理成卷宗,以备后用!

    忽一日,一衙役急匆匆来报:“小沙河镇粮仓被土匪给抢了,一万多斤粮食损失殆尽”。

    正在正堂理事的众人,闻之大惊!当弄明白细节之后,气不打一处来的王玄策随即质问周陈二人:“你俩怎么打探的,人家给咱们抢劫了,咱们不仅丝毫不知,还让他们这样大摇大摆,堂而皇之的溜达了一圈,不紧不慢的给粮食运走了!这传扬出去,咱们面子往哪搁?”

    这一顿劈头盖脸的责备,弄的二人也是面面相觑,派出去的人也一直在监视这,怎能就生出了这个幺蛾子呢!

    原来这的土匪头子,早年在隋末乱世之中,依附过不同山头,南征北闯,也熏陶到一些兵法。自从陈周二人严密监控他们的动向之后,每次他们的出动总有衙役提前戒备,故而总是无功而返。可是随着山上粮食的减少,也得为了这帮兄弟们的吃食着想不是。趁着县衙的严密监视,于是乎土匪头子将计就计,在一个月黑风高夜,来了这么一个声东击西,猛虎掏心之策。就把这小河镇官府的粮仓给劫了。

    好在今年粮食丰收,这小河镇粮仓虽说历来是黄水县重要的官粮存放地,但是,朝廷免征黄水两年赋税,故而损失不重!虽说损失不重,但是却寓意深远,因为这是靳家岭之土匪第一次胆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抢劫官粮。何况因为县里衙役短缺,要是如此,泗贯镇,当口镇等几个粮仓更是危矣!

    面对空无一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