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章 恰偶遇四榜归顺 月圆日玄策攻寨(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远望红轮西坠,不久月打东发,行路君子奔店家,野鸟林中宿下。土匪,每个时代的公敌。有的土匪讲义气就应该给收编了;但有的土匪坏事干尽,这个就应该强力铲除,只有这样才能够让百姓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上回说到,这王玄策已令周陈二人秘练精壮寨兵一千余人。虽然隐秘,但是这事也逃脱不了这帮土匪的法眼。小半月光景,他们就已得知不少寨子都在训练寨兵;不过看了看都是很分散,且打出的旗号就是守寨护民,土匪头子自然也就没太在意。不过却愈发感觉打家劫舍的日子不好过了,好在有了上次劫回来的粮食,这也够他们吃上一阵子的!

    这一日,王玄策正在和周陈二人以及蒋县丞商量这如何来攻取靳家岭,一举剿灭这帮土匪!兵也精了,粮也足了,强攻虽然可行,但是面对靳家岭易守难攻之地形,必会伤亡惨重。正如蒋县丞先前所述,这些弟兄们可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汉子;如若此不好给父老交代。因此达成的统一方案就是智取为上,其次方为强攻!

    虽然王玄策等人久经战阵,但是对如何智取靳家岭却是伤透了脑筋。如若有一人能里应外合甚是妥当,可是想归想,现实总是这么无情!与其了无头绪的干想,还不如去瑶寨走走,毕竟他们对这一带很是熟悉,因此就带着陈茂材往瑶寨而去!

    二人来了瑶寨,却见幺小妹也在这里。瑶王以为他有关紧的事,不曾想是被如何智取之事弄得了无头绪,到此而来喝酒散心。听得来意,她们二人也被王玄策深明大义之举所感动。

    四人经过一番简短寒暄。再加上目前只知这靳家岭易守难攻,而不知其他,所以王玄策就想听听这靳家岭土匪的前世今生!不过瑶王对此也不甚详解。只知这靳家岭以前就是无主之地,因为山高林密不易生存,也就没几个人愿意去这个地方。可是大概十几年前,就突然来了这么一帮土匪听说是中原避难的校尉,就在这里占山为王。正是因为这土匪训练有素,消息自是很少外传!

    几人正在了无头绪之时,但见周曾急匆匆来报:“大哥,有土匪归顺了”。听此一语,他们颇感诧异。正是因为这靳家岭之土匪训练有素,管理甚严,这些年虽说抓到过,但是恩威并施,多番拷问,依旧守口如瓶,怎能突然间就有人归顺了呢!

    原来前几日,几个土匪下山抢掠,正好遇到周曾带着衙役巡逻,顺道就给擒住了。不曾想,里面的一个土匪竟是衙役张四海的堂哥张四榜。正是王玄策提起这里应外合之想法,蒋县丞才想起此事。虽说张四榜离家失踪已有很多年头,但是毕竟血浓于水,故而蒋县丞就和张四海对其再三申明大义,他就归顺了!

    嘿,经此一说,王玄策似乎感觉事情有了眉目,随口问道:“人在哪!”

    “还在县衙大牢关着呢!”

    但见其眼珠子这么一转,计上心来。随即起身说道:“快,回县衙。”

    原来这王玄策参详这,既然这张四榜已准备归顺县衙,如果能让其再回到虎穴作为内应,这样一切问题不就迎刃而解。到了县衙,与蒋县丞和张四海一番沟通之后,将刚才之所想,说于众人。几人均感觉此计可行。于是就准备再次提审张四榜!

    原来靳家岭的土匪头子名唤柳黑虎,一直带领着他们打家劫舍。因为平常训练有素,再加上都是集体行动,故而大部分情况均可得手。早些年正是被他抓到山上当了土匪,虽然名声不好听,但是在寨子里吃香的喝辣的衣食无忧,也是不错,故而也没想着再回来。前几年又来了一个土匪名唤张鹞子,听说以前和柳黑虎拜过把子;因中原祸事严重,为避祸事,就投奔他了。

    至此时,他们才搞明白训练有素的土匪头子是谁。一听张鹞子,周曾和王玄策就来了劲了。经过这样、那样的一番形容,这俩人终于明白了,这老小子怪不得这么多年找不到他,原来是躲到了他们眼皮子底下。不仅恨得咬牙切齿,更想一刀宰了他。

    听张四榜这么一说,众人也才明白土匪训练有素的原因,正是因为他们二人在隋末均在扬州道参军服役,有带兵打仗的经验。后来随着宇文化及就依附了窦建德,再后来经历过窦建德和刘武周失败之后,经过一番“彻悟”,感觉参军打仗还不如当土匪带劲儿。于是乎就落草为寇,再后来在因为中原地区官府追剿甚紧,这柳黑虎就带着十来个兄弟,一路南窜到了这黄水靳家岭一代,看这地形不错,故而又干起了老本行。张鹞子自不必说,经过前些年那一档子事,也被官府追杀,于是就南窜到了这里。就有了后来兼并大小土匪,壮大靳家岭之事。

    当明白这些内部消息之后,王玄策就带着诚恳的语气给张四榜说道:“既你已选择归顺,我正有一事有求于兄,不过此事颇具风险。你们兄弟二人也好不容易团聚,若你不愿意,我也不会强求;如若成功,必是首功一件!”

    “明府请讲?”

    “如果我再派你回去,作为内应,不知你意下如何?”

    张四榜听王玄策这样一番话语,就带着正义之气回到:“我正有此意。说实话这土匪也当到头了,如果真能立下这等功劳,自然好好的回来安生度日,也比这当土匪强了很多,所以愿听明府差遣!”

    他们这次下山也是为了打探消息,结果遇到周曾,就将所有人都给一窝端了,于是乎王玄策就将计策在他耳边轻轻这么一点,张四榜带着笑意已经明了。望着一点就透的张四榜,其弟张四海也愿意与其一同行事,众人闻之大喜。深感此事可成!

    张四榜带着伤负荆请罪的心境,领着张四海就回到了靳家岭,守寨的土匪喽啰一看浑身是伤的张四榜回来了,赶忙打开了寨门,迎他们进来。一到这聚义厅,就见张四榜声泪俱下的大哭了起来。这柳黑虎和张鹞子一看浑身是伤的他哭的如此伤心,都愣了,赶忙问到:“这怎么回事,其他人呢?”。

    只听张四榜带着惭愧的口吻按照王玄策的计谋说到:“按照大哥的号令,不曾想下山之后遇到一个叫周曾的莽夫,杀的兄弟们七零八散的,于是乎就被他们抓住,而我也身受重伤。这些年一直未曾回家,更不了解家中之状况,不曾想堂弟张四海竟然在县衙之中当差,看到将死之我,就这样被他给救了回来!因折了弟兄,故而回来请求大哥治罪。”

    柳黑虎厉声斥责道:“折了这么多弟兄,你都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