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章 救妇人周曾逞勇 教品茶雪雁亲示(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看着围了这么多人,他们几个不由自主的也就凑了过去。只见一个吐蕃女人,扎着马尾辫,看起来有个四十来岁,穿着灰不出溜的粗布衣服;虽说蓬头垢面不修边幅,但是饰品装束倒还端正。只见脖颈上悬挂这一串星月菩提,已经被她盘索的油光锃亮。而在她身旁则跪着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也是蓬头垢面,邋里邋遢。

    在她们二人旁边,则站着一四十来岁的汉人男子。虽然没有绫罗绸缎,但是一身藏青色的粗布衣服,看起来也是干净利索,与她们二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见这男子不停的在这吆喝,大意就是要卖掉这个女人和孩子。听此一语,再这么一琢磨,瞬间感觉其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让人不由自主的增了几分厌恶之感!

    通过他的言语得知,这一女人是四年前从吐蕃逃荒过来的,因为他救了她一命,就养活了四年,可是因为今年家到中落,手头拮据,实在是养活不起了,与其让她们饿着,还不如找个好人家,这样也能减轻一些压力。

    再看这个吐蕃女人,不停的拨弄这手中的星月菩提,时不时的看着这个男子,对其投去不少的笑意。而这个小男孩则低着头默不作声。雪雁看着这一切,顿时好生奇怪:面对如此窘境,这个女人怎么还能笑的出来呢?于是乎,就向她问到:“真的如他这样说的吗?”

    这个女人上下打量了一番雪雁,也没听懂她说的什么意思,但是看起来很和蔼可亲的样子,也就配合着点头微笑。此时,这个汉人男子听雪雁这么一问,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随即拦着雪雁道:“买不买,买了就五两银子,不买别问这么多了”。

    这一幕,看的王玄策也愣了,感觉事情不应该这么简单。但见他用不太娴熟的吐蕃语又问起这个女子:“你真的愿意自己被卖掉吗?”

    这个吐蕃女人,一听王玄策这样的话语,脸色瞬间大变,带着异样的眼神,望着他诧异道:“你说什么?他仅仅是说要给我们找一个好的人家,没有说卖掉的”。王玄策一听这个,随即也就明白了。

    而这个汉人男子,发现王玄策也会说吐蕃语,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为今之计,就是尽快给他们轰走,少管闲事。随着其一个眼神,就从人群后面走出来几个小混混,伸手就要将他推向外围。

    一看这个,王玄策也给周曾递过去一个眼神。周曾会心一笑,护在了他的跟前,接着就是一招气大力沉,马步这么一扎,任凭这几个小混混再怎么也推也纹丝不动。他们一看遇到了一个硬茬,随即拳脚相加。看着动起了手,雪雁和小翠立马拉着吐蕃女人和孩子,走到了一旁。陈茂材观此一幕,顺手就捏住了这个汉人男子。须臾之间,周陈二人就将这些人打翻在地,一个个哇哇惨叫,连连告饶。

    这一幕也被在周围看热闹的三个人看在眼中,他们不是别人正是松赞干布和他的表弟泥婆罗王子沙阿,外加国相禄东赞!话说这松赞干布,因为国内事务日渐安稳,就想来这边境看看具体情况。正好表弟沙阿也在,于是三人就以普通吐蕃人的身份,到这边境地带游历一番。因为这雅州是出入吐蕃和巴蜀的门户,这第一站自然选在了这里。虽然他们在刚进城的那一刻,就感觉王玄策这五人,不像是边境百姓,再加上他们的言谈举止,感觉很不一般,因此也就尾随而来。而王玄策也早已发现了这三个不一般的吐蕃人,仅仅只是在陈茂材耳边嘀咕了几句,没有向众人点透罢了!

    而这个事情,松赞干布他们早已明了这个吐蕃女人定是被蒙蔽了,但是因为雪雁率先问起,所以就想看看情况再说。当他们看到雪雁和小翠拉起母子的那一刻,已经冲在她们面前警惕的保护这她们。

    不大一会,就见一队兵丁快步跑来,看着这几个男子被打成这样。再一看周曾这彪形大汉,又是面目狰狞,也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要抓周陈二人。

    王玄策顿时火冒三丈的吼道:“住手,我看谁敢”。这队兵丁,随即被他这厉声叱问给镇住了。

    不过,只见其中一个领头的回过头端详了一下他,蔑视的说道:“呀哈,光天化日之下,大街上闹事,还有理了”接着又厉声吼道:“给我绑了”这队兵士,在他的命令之下,随即就准备动手。

    但看这雪雁,看到他们竟然如此的正邪不分,也是颇为气愤。于是也是大吼一声:“住手”。接着就从松赞干布三人后面走出,掏出金制鱼符,在这队兵丁面前这么一晃,厉声说道:“看清楚这个了吗?”

    这队兵丁,一看这金制鱼符,立马吓得双腿酥软的给雪雁跪了下来。但见这刚才还颇为神气的那个领头兵士,带着颤栗的声音战战兢兢的对雪雁语无伦次的说道:“小的,小的,不知是郡,郡主驾到,都是小的糊涂,罪,罪该万死,万望郡主赎,赎罪”。

    围观的百姓,听闻郡主驾到,也赶忙躬身下拜,行一大礼。松赞干布他们三人没想到这几个人原来这么有来头,也是带着诧异的目光望着她们。

    雪雁对众人说到免礼平身之后,就随手扶起了这个吐蕃女人和孩子,在王玄策的协助下,旋即问明了事情原由。

    原来这对吐蕃母子,因为前些日子家里糟了灾,就想着来雅州投奔她们的亲戚,不曾想亲戚早已不在了这里。当所有花销用尽的危机当口,就被这个汉人男子给救了。她们也给他说明了缘由,可是因为找不到亲戚的缘故,就想着找一个好人家帮忙打理家务暂时寄居,可是因为语言的不通,就这样弄巧成拙了。

    众人听了这一席话语,顿时明了了,这又是一桩赤裸裸的骗子行径。

    雪雁转过身去,蔑视的望了一眼这几个趴在地上,低着头痛苦呻吟的小混混。随即趾高气昂的对这些跪在地上,死活不敢抬头的兵丁说道:“刚才的问话,你等可曾听明白了?”

    只听领头的兵士战战兢兢的回话:“小的听的真真的,是小的冤枉了郡主,罪该万死”

    “既如此,把这几个人全给我抓走,该怎么处理,你已经明了了吧,别影响本郡主的好心情,滚吧”!

    这几个小混混顿时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