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1章 救玄策于阗出力 遇陈雷思绪渐清(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回说到,巴蜀茶庄诉心境,岷州城外再遇险。朗朗乾坤,青天白日,这帮黑衣人就这样又出现了。顿时肃杀之气充斥长空,王玄策等人都打足了十二分精神,丝毫不敢有所懈怠。当面对这些黑衣人的时候,王玄策从他们的眼神之中,刹那间感觉这些人怎么这么熟悉,仿佛就在昨日。

    思绪又把他带回到了几年以前,遇到雪雁的第二天。也是这样的一个晌午,也是一帮黑衣人,莫非他们之间有着什么关联?可是,这帮黑衣人不容他多想,更没有丝毫话语,犹如天降神兵一般,旋即砍杀了过来。

    观此危急时刻,王玄策一边仗剑御敌,一边大声给周曾说到:“保护好郡主和小翠快撤”。周曾看着对方人多,听闻他这样一说,丝毫不敢恋战,护着她们二人边打边撤。

    当周曾即将冲出包围圈之时,这帮黑衣人又冲了上来。好在王玄策瞅准时机,提着青釭剑直杀过去,拖住了黑衣人,给他提供了喘息之机。就这样,雪雁和小翠被周曾带着,飞速退往岷州城。

    因为他们这次的目标甚是明确,故而未曾再去追击雪雁等人。经过这一番厮杀,但见他们剑锋只指王玄策,陈茂材也看出了其中缘由,为了护其周全,就一直和他背靠背策马而站。

    却见这黑衣人在其头领的带领之下,时而白云出岫,时而苍松迎客,时而青山隐隐,时而天绅倒悬,每一招每一式均是杀招,招招只刺他们二人要害之处。而他们二人为了应付这狠毒的招式,时而白虹贯日,时而金雁横空,时而左柏森森,时而无边落木;虽说他们二人剑法远胜于他们,但毕竟对方人多势众,也渐感体力不支。

    看着远去的雪雁等人,他们二人也想瞅准时机尽快脱身。可是这帮黑衣人穷追猛打,丝毫不给他们机会。面对如此一幕,二人又是一番力斗。

    王玄策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竟然栽在这里。随着体力的快速损失,只听其中一个黑衣人望着二人,哈哈大笑道:“小子,没想到今天又栽倒我的手里了吧!”

    听此一言,声调竟是如此之熟悉;直觉告诉他,这与几年前的事件必定有这联系。当明了这一切之时,王玄策也是杀招尽出。在陈茂材的护卫之下,提着青釭剑,用尽最后的力气,连连刺向那个说话的黑衣人;趁着他稍有不慎,一剑将其斩落马下。

    经过这一番争斗,王玄策和陈茂材已经耗尽了最后的气力,在两人即将被众多黑衣人斩落马下的危急时刻。但见不远处,走来一队身着白衣的西域人,只听他们的领头之人赶忙大声说道:“快上,救下他们”。

    随即二三十个西域勇士,抽出马刀拍打这战马,顷刻间就冲杀了过来。经过这一波冲杀,外加这么多西域人的到来,这些黑衣人瞬间就有招架不住之势。一看这情况,在他们头领的指示下,立即撤走。只留下了五六具尸体,散落在高岗之上。而先前与王玄策说话的那个黑衣人,也已失血过多,倒地而亡!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在此危机时刻他们就被他们给救了下来,虽说此时的王玄策与陈茂材,已感体力严重不支,但是依旧强撑着气力,对这些西域人示以谢意。

    但见几个西域勇士,挑开了这些蒙这黑纱的黑衣人,一看竟是吐谷浑人。随即就给其领头之人说道:“启禀王子,这些人都有吐谷浑人的特征。”听此一语,王玄策和周曾也面面相觑,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知二位如何得罪了这吐谷浑人,竟被如此追杀?”

    至此时,王玄策才顾得上,打量一番这个西域人。年纪也就二十来岁,一身白色衮服装束颇具西域特色,圆弧脸甚是清秀。刚才听闻兵士提起王子这个词汇,随即再次施礼答谢到:“多谢王子相救。我乃是融州黄水令,奉朝廷旨意赴京师任职,不曾想走到岷州,竟又遇此黑衣人,至于是何原因追杀,我们二位也不甚清明。”

    这王子一听他们也是往京城方向而去,态度又如此诚恳,于是面带喜色的回道:“我乃是于阗王子,这次受父王所托,特来大唐觐见你们皇帝陛下,既然都是往京师方向,不妨一路同行,可以相互有个照应”。

    他们二人听闻此言,也是欣然同意,满口允诺!

    这时候,只见一人策马扬鞭,风驰电掣般的疾驶而来。这些西域人顿时如临大敌一般,又一次紧张戒备了起来。

    王玄策定睛一瞅发现竟是周曾。原来他安顿好雪雁和小翠之后,雪雁担心他们吃亏,故而让其快马加鞭的回了头,准备接应一番。看着他的到来,王玄策随即对众人说明了是自己人,示意他们放松警惕。

    一番寒暄与介绍之后。王玄策随即转身,找到了刚才说话的那个黑衣人,用剑挑开了他右侧的肩膀,果不其然,但见其右侧肩膀之上正有一个长长的疤痕。

    这些年他苦苦思索这些黑衣人到底是谁,在当时为何要杀害雪雁,可是苦无证据,更不得要领。不曾想冤家路窄,在这里竟然又碰上了,虽说已经死在他的手中,好在多多少少有了一些线索……

    望这这些死去之人,于阗王子随即示意属下,将他们扔入深沟之中,草草掩埋。紧接着,王玄策等人也收拾好心情,随着于阗王子的步伐,朝着岷州城走去。

    没多大一会,根据周曾的引导,就找到了雪雁和小翠的栖身之所。别看平时大大咧咧的周曾,做起事来却是粗中有细,他明白这些黑衣人不敢袭击村庄;故而就将雪雁他们,托付给了一户看起来很是老实的庄稼汉。

    经历过刚才生与死的考验,雪雁不仅惦念这王玄策的安慰,更感时间过得好慢好慢。担心与煎熬无时无刻的不充斥这她的脑海,不禁的让泪水打湿了脸颊。再次相见之时,顿时破涕为笑,变担心为欣喜,以劫后余生的脉脉深情望着平安归来的王玄策。

    而王玄策因为苦苦思索黑衣人之事,倒是没太在意雪雁的表情变化,仅仅只是淡淡一笑。这时候,小翠随即插话到:“刚才郡主惦念公子的紧”。一句话说的众人暗暗直笑,也让二人顿时不好了意思。

    王玄策赶忙将话题岔开,就向于阗王子和雪雁做了相互的一番介绍。雪雁听闻刚才多亏他们相救之时,也是满心欢喜,连连致谢于阗王子的救命之恩。

    带着些许恩情,众人告别了老实的庄稼汉,就这样又上路了……

    目光来到这岷州城外密林内的一处房舍之中。房舍虽然不大,但还算整齐与僻静。却见这余下的黑衣人,端端正正的跪在这慕容伏顺和陈雷跟前。

    出去三十人,回来了二十四人,不仅没有杀死其中的任何一个,并且还折了副头领黑老大。

    当看到这样的战果,陈雷顿时火冒三丈的率先指责了起来:“你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