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章 王玄策吏部报道 李景恒王府吃羹(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论人生几番豪迈,是金子总会发光,只要踏踏实实做事,为民请命为国立功,总会有这么几个伯乐发现自己。一番经历,就有一番检验;一番功绩,就会有一番结果。带着豪迈的雄心壮志,王玄策又一次出发。

    话说这到了长安之后,于阗王子尉迟伏阇信前往鸿胪寺典客署验明身份之后,就被安排在鸿胪客馆安歇,暂且不表。

    虽已到了后半晌,但按照朝廷律令不管什么时间,都应到这吏部报道。所以王玄策在雪雁的指引之下,一行人就来到这吏部衙门。虽说这吏部衙门颇为气派,但是这掺杂着不同地域口音的车夫,已经将门前这条大街填充的满满当当,显得拥挤不堪。看着一个个身着各色官服的人从里面走出,有的面带笑意,有的春光满面,有的脸色凝重,有的失魂落魄,俨然就是一部大唐的官场现形记。

    到了这大门口,王玄策工工整整的递上了名帖。签押房当值的是个九品官,看着王玄策从七品上的县令名帖。蔑视的瞅了他一眼,不耐烦的吐出了三个字“候着吧”;随手就将名帖扔给了里面的小黄门。

    没多大一会,但见这当值的九品官,犹如换了一个人一样。客客气气的带着笑意,毕恭毕敬的给王玄策回到:“长孙尚书已经知道了,让王明府回驿馆暂歇,静候佳音!”

    原来这今日座值的正是吏部尚书长孙无忌,前些日子李世民还提起此事,要吏部着重考察一批青年才俊。故而当小黄门将名帖呈送过来,长孙无忌着重圈点了一下。当值的九品官看到这样的批示之时,也就换了一个面容,笑脸相迎。

    一行人于是就离了这吏部衙门,准备返回驿馆安歇。尽管在雪雁的再三邀请之下,非要让他们暂时寄居在王府;不过王玄策因为这些年的遭遇,亦是明了这并不合礼制,且定会招来风言风语,故而婉言谢绝。

    虽然推辞掉了,但是转念一想王爷对自己有知遇之恩,拜会一下则是应该的。看着天色还早,于是就随着雪雁,来到了这江夏王府。

    守门的门子,定睛一瞧发现是郡主回来了。立马带着欣喜之情,朝着府内大声吼了起来:“王爷,公子,郡主回来了”。这一声吼,弄的全府的人瞬间也就知道了雪雁的归来。

    但见这雪雁颇为不满的对其斥责到:“吼什么吼”。这门子赶忙闭上了嘴,恭恭敬敬的侍立在一旁。随着雪雁的步伐,小翠也是颇为高傲的“哼”了一声,趾高气昂的跨过这王府的门槛。观此一幕,惹着王玄策与周陈二人乐呵呵直笑。

    正在正厅沉思的李道宗,也在想念着这个闺女,算如今已经走了有多半年的光景了,连封书信也不曾机会,真是让人担心。当听闻这个宝贝闺女回来了,顿时一愣,随即就来了精神。

    而在水榭书屋喂鱼的李景恒早已得到了陈雷的回报:这王玄策在最后时刻被于阗王子给救了,事情就这样又给办砸了。所以他这些日子,也是窝了一肚子的怨言,但是也只能够憋藏在心底。当听到门子吼着雪雁回来的时候,他已料定这王玄策断然也会跟来。于是就放下了手中的鱼食,来看一看这劫后余生的几个人!

    进了这正厅,雪雁一见到父王,就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李道宗一看这唯一的闺女又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他跟前;虽说欣慰了不少,但是脑海这么一闪。就有了将其找一个好人家嫁出去的想法,只有这样才能够拴住她的心。

    雪雁随即抱住了父王,经过一番嘘寒问暖之后。她发现他似乎清瘦了不少,就嗲声嗲气的问起:父王,你怎么瘦了呢?”

    李道宗不假思索的回到:“还不是因为你,让父王茶饭不思的”。一句话又一次逗乐了所有人,更让这份久违的亲情更加醇厚。

    但看这份亲情之场景稍安之后。王玄策随即走到李道宗面前,躬身施礼道:“候任官员王玄策拜见王爷”!紧随着周陈二人也依次给李道宗施了一个大礼。

    一番寒暄之后。鉴于李道宗是负责朝廷西南诸番事物的王爷,所以王玄策接着又给他说道:“承蒙王爷抬爱,此次进京亦将边境之具体情况,详细的调查清楚,各个藩国的一些动向也有不少了解。”说着就呈上了这一路而来的调查文案。

    李道宗随手这么一翻,只见从融州开始,所有的风土人情,边关动向,甚至是哪些地方可以用兵,哪些地方可以藏兵,都调查的一清二楚。不由自主的一种欣喜之情涌上心间,感觉自己的确没有看错这个年轻人,顿时满心欢喜。

    看众人都在站着,李道宗随即吩咐侍从看茶。落座之后的王玄策,就将这一路走来遇到的事情以及经历,不仅给李道宗做了一番阐述,而且又将这段日子书写的《谏西南番诸邦疏》也一并上呈给李道宗,请他代为呈送陛下。

    李道宗面带喜色的说道:“就从你的调查文案已经看出,你小子干的不错。不仅把黄水治理的井井有条,没想到这沿着边境走上这么一趟,又弄出了这么多名堂。不几日,陛下就会召见与你,这份奏疏还是有你亲自呈送吧”。

    因为按照律令他这种从七品上的县令,基本上也就不可能见到陛下,所以闻此一语,不但王玄策颇为惊讶,而且众人也深感诧异。

    这一切怎能逃脱过老谋深算的李道宗之目光,随即又说道:“这是上次陛下和我商议的结果,因西南诸番似有崛起之势,为防患于未然,就让你调查一番。正是因为你治理黄水之政绩突出,陛下才着吏部多加培养,你一定要珍惜这个机会呀!”

    听闻李道宗这一番推心置腹的话语,王玄策赶忙起身,长长一揖致谢道:“玄策定不负王爷的知遇之恩”。

    接着李道宗又是对他一番宽慰鼓励的话语。

    恰在此时,这李景恒踱这小碎步就走进了这正厅,听闻父王对王玄策的诫勉之词,顿时一股莫名其妙的失落与嫉妒油然而起。

    众人已感知这岷州之事,似乎与他有关,但看他进来,雪雁小翠与周陈二人也没有给予其好的脸色。可是王玄策鉴于王爷在此,虽说心中多有不满,但是依旧起身,施了一礼:“王玄策拜见将军。”

    却见这李景恒既不还礼,也不搭话,就这样趾高气昂的站着。看此尴尬场景,雪雁随即起身走到王玄策身旁,对他说道:“坐下吧,就你礼细”。接着又恶狠狠的瞥了一眼李景恒之丑陋的嘴脸。

    李景恒扫视了一下众人,再一看父王也是投来了颇为不满的眼神,顿感事情似乎已经演过了头。随即回到:“快快请坐,你这样的大礼,我可承受不了”。话语之间,就伸出手礼让王玄策落座,可是不曾想被雪雁用手一打,就给推开了;气的李景恒直翻白眼又无可奈何。

    只听着雪雁带着嘲讽的口吻对他说道:“大哥,你是看不得别人比你强,更看不得别人立了功,抢了你的风头吧!”

    “妹子何来这样的话语,大哥怎么会见不得别人比我强呢?”

    雪雁原本不想提及此事,但是介于他刚才过分之表情与举动。所以就想印证一番:“就一个多月前,我们在岷州城外,被二三十个黑衣人袭击,这事可是你干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