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章 禄东赞赴唐提亲 吐谷浑又耍奸计(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和亲,是中原王朝在汉唐之际,永远磨不开的话题。在国力衰弱之时,和亲不仅带着委曲求全之意,更带着一份屈辱,一份卑微。在国力强盛之时,和亲不仅带着民族团结的象征,更带着一份恩赐,一份殊荣。

    华夏文明永远就是这样包容,一个向来不穷兵黩武的文化基因一直沉淀在血脉深处。能用和平解决的,向来不会斥之武力。当弱小之时,他会汲取别人之营养;当强大之时,他会无私的输送自己的文化与技术。

    而此时的吐蕃,刚刚安定下来,一个弱小的国家,正需要不停的汲取营养,学习先进的文化与技术来武装自己,充实自己。

    以前说起,这松赞干布和沙阿王子以及禄东赞三人,自和王玄策等人分别之后,都被大唐灿烂的文化所吸引。自从他们了解了到大唐灭了吐谷浑,打败东突厥,赶走西突厥,平定西域三十六国之后,也被大唐强大的国力所折服,在这种折服之下,埋藏着更深层次的向往与憧憬。

    他们希望自己的国家也可以像大唐这样文明、富强、万国来朝。可是归咎于自己地处高原,土地贫瘠,物产不丰;因此也只能够学习更多的知识,更多的文化,提高国家整体的实力。只有民富方可国强!

    经过和禄东赞这一路商量,原本的计划就是回国之后,派遣贵族子弟到长安学习大唐的一切文化。可是这些日子,他们二人不仅要选择贤明的贵族子弟,更要兼顾各贵族部落的力量之平衡,每日也是思虑甚多,焦头烂额。

    只见这大殿之内,沙阿王子一边捣鼓这他刚觅得的一串九眼天珠,一边看这依旧忙碌的二人,调侃性的说了一句:“表哥,你们费这么多事干嘛呢。依我看呀,还不如取一个大唐的公主回来,这样啥不都有了吗”。

    松赞干布端坐案头,一边勾划这选派的名册,一边脱口而出:“就咱这荒蛮之地,这大唐公主怎可能来?即使愿意来,何况咱也不一定配得上呀”。

    “有啥配得上配不上的,他大唐的公主嫁给别人也是嫁,嫁给你不也是嫁吗,何况咱也不会辱没了她,好歹咱也是王呀!”

    这松赞干布停顿了一下勾划的狼毫笔,抬起头不屑的瞄了沙阿王子一眼,淡淡一笑。摇了摇头,又继续了他勾划选派的名册的动作。

    虽说这仅仅只是两个人的一番自我调侃,谁也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在两人调侃之时,这个禄东赞却是放下了手头的笔,一直在思索这。别看其个子不高,但是这脑袋瓜子却甚是灵敏。一番斟酌之后,就一本正经的给松赞干布说到:“王子这个主意我看可取”。

    这松赞干布听此一言,也是一愣,随即放下了狼毫笔,开口问到:“国相你说说,怎样个可取之法”。

    但见这禄东赞,老成持重的给他们二位分析道:“第一,这大唐强大的国力我们也看到了,长途奔袭,定点清除,并且后勤补给充足,这就说明了大唐的强大,攻打大唐无异是以卵击石。

    这第二:自前些日子咱们游历边境之后,已经了解了大唐农耕文明的先进。他们不仅通过技术,更通过先进的农具获得更多的粮食,这一点值得我们大力学习。

    这第三:他们纺织的丝绸可是美轮美奂,要比我们这粗布强的太多了,我吐蕃百姓可是甚往之呀!

    这第四:造纸、冶铁,木工,茶道,等等这些可都是我们不具备的,也更应该是我么学习与提倡的。

    所以,总结下来,与大唐交好,学习他们的文化与技术是必要的,也是可取的,应是我们的基本国策。”

    松赞干布和沙阿王子听了之后都用赞同的眼神看着禄东赞,夸奖他分析的好。但是又不由自主的问到:“这与和亲又有什么关系呢?”

    却见这禄东赞又问到:“以上种种,我们都想学习,可是如何才能学全学精呢?”

    两人摇了摇头,异口同声的回到:“愿听先生所详”。

    于是这禄东赞接着又说道:“虽说派遣贵族子弟至长安学习大唐的文化、技术,亦是可取,大唐更不会拒绝的。可是就如两家人,你到我家来学习东西,中间少了关系这根纽带,我总是会藏着掖着一些。如若两家要是亲戚,这结果可就大不一样了。

    听说这大唐的贞观皇帝也都四十多岁了,按照年龄是有能力做您的岳父大人,要是我们取到一个唐朝公主这可不就成了翁婿之情了吗!平常人家要是结了亲关系就变的不一般了;这要是和大唐结了亲,有了公主这根纽带,这关系定是更加的牢靠和稳固了。所以,要想学全学精,我也建议取一个大唐公主回来。总之,不管成与不成,试一试还是要的嘛!”

    听着禄东赞这一番法自内心的肺腑之言,二人均感他分析的甚是合理。但见这松赞干布,稍加思索之后就答复道:“既如此,那就依国相之策,遣使求亲。不过依你看,派遣谁当这次和亲的使臣较为妥当呢?”

    禄东赞一听这个,顿时乐了,笑嘻嘻的回到:“赞布,这还用问吗,我看我就合适呀!”

    一句话,惹得三人笑的前仰后合。的确,一国国相亲自前往提亲,不仅身份恰当,更彰显了足够的诚意。于是松赞干布就当场拍板,任命禄东赞为吐蕃和亲使臣,带足聘礼,前往提亲。

    经过一些日子的详细筹备,这禄东赞挑选了桑布扎和赛汝贡敦作为副手。不仅带足了黄金珠宝高原特产,更带着满满的诚意;一行一百多人,就这样浩浩荡荡的望着长安出发了。

    只见这松赞干布,站在逻些城上,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内心之中不由自主的萌生出一种激动与喜悦之情。虽然并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但是他依旧很希望可以迎娶一位大唐的公主回来。突然间,脑海一闪,雪雁的身影不经意间的浮现在他的眼前……

    此行在禄东赞的内心深处,一直告诫自己一定要替赞布迎娶一个大唐公主。虽然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不服输的性格告诫他,只要有一线生机那就要试试;而挑选善于心计、能言善辩的桑布扎之目的正是如此。

    桑布扎的智,禄东赞的谋,外加赛汝贡敦这帮吐蕃勇士,他们会很容易得迎娶到大唐的公主吗?历史又会向着那个方向发展呢?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撒种后人收,无非是龙争虎斗。话分两头,书说两回。

    这吐蕃要想走最近的路赶往长安,这必经之地就是吐谷浑。刚走了没几天,他们此行之目的就被吐谷浑的探子了解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随即上报给了吐谷浑之可汗大唐的西平郡王慕容伏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