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章 龟兹遣使求公主 东赞被困吐谷浑(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上回说到,这白苏伐叠左拥右抱,丝毫没有一副为君者该有的持重之感。但是,这众美人被其支走之后,他立马就换了一副面孔,颇有仁君之相。

    但见这左叶护,顿了顿身子就禀道:“咱们派去吐谷浑的密探传来消息,这吐蕃和吐谷浑都要到大唐提亲,迎娶大唐公主。前段日子,这吐谷浑派了几十个死士,前去阻拦这吐蕃使臣,就是要抢先一步,第一个给大唐皇帝提亲。”

    这白苏伐叠的觉悟的确比慕容伏顺高出了不少,脑海一闪就已想到:要是这大唐将公主嫁给他们,他们与大唐的关系岂不是更近一步。不甘落后的他,随即决定前去提亲。但是转念一想又说到:“本王已经有了王后,如若娶回,这王后该如何安置?”

    “这王后之位,自然是要母仪天下,身份尊贵之人来主持。王后这些年虽然没有过错,但也无子,自然应该退居后位。如若迎回这大唐公主,到时候即使王后不愿意,微臣也愿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来说服王后退位。”

    白苏伐叠看左叶护竟然这么拥护迎娶大唐公主。顿时就乐了,带着调侃的口吻问道:“你不是向来反对我再迎娶美人吗,这次你怎么不反对了?”

    左叶护于是怔了怔神回话到:“启禀大王,这迎娶美人和迎娶公主自是不能相提并论。迎娶公主是为了国家之安危,迎娶美人仅仅只是为了私人之享乐罢了,两相对比高下立判,所以,微臣这次必须支持迎娶这大唐公主,不能让我王安落人后。”

    白苏伐叠听他此番话语深感受用:“既如此,那所有事情都全权委托你来办理。该带多少聘礼,该怎么弄就怎么弄,只要能够迎娶来这大唐公主,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如若办成此事,这国相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这左叶护窥视国相之位甚久,可惜因为德行和肚量一直比不上这老国相耶律韬光,因此自然就站了下风。这次要是真能办成此事,不仅他自己能够在国内风光一把,在这西域诸国自然也是行云流水,威风八面。当听到大王如此之承诺的时候,于是二话不说的叩头谢恩。

    就这样,克日,这左叶护已经准备好一切,前去大唐提亲。面对着春风一度的玉门关,这次望长安进发,不仅感激涕零,更为自己的梦想,自己的价值而去……

    于是乎,只见这通往长安的官道上,一路吐谷浑慕容渊文,一路龟兹国左叶护,一路吐蕃使臣禄东赞!均是带着金银细软,奇珍异宝,策马扬鞭,直奔长安而来。

    话说这王玄策自领了这右卫率府长史之后,工作甚是清闲。闲来无事经常约见一帮朋友,谈天说地,时不时的前往于阗王子的鸿胪客馆处拉个家常,了解这西域之详尽情况,颇为悠闲。当然,他们最常去的就属这来宾馆了。

    这来宾馆,因为和贡院位置很近,所以先前叫做同文馆。随着这些年各国使臣,外地商旅的增多,掌柜的一狠心,为了图一个彩头,就将这同文馆改作来宾馆。意思不仅通俗易懂,更为了招待八方来宾。

    这一日,王玄策又引着周陈二人随着尉迟伏阇信,来到了这来宾馆。但见一骨骼清奇,仙风侠骨之人,正在这里细细品茶。定睛这么一瞧,竟然是太史丞李淳风。

    随即就迎了上去,躬身施礼到:“晚生王玄策,拜见李先生”。

    这时候,李淳风不经意间的则发现其手中竟然拿着一柄青釭剑,随即一愣,顿时已经明了。

    原来这李淳风在今早,听闻喜鹊应门,且左眼皮一直跳来跳去,掐指一算,今日定是要遇到好事。于是就出了太史局,到这街头闲逛,走到这来宾馆门口,恰好有些困乏,就进来歇歇脚,不曾想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好事。

    随即大喜道:“你师父可是东野老人?”

    王玄策听此一问,颇为吃惊。自从离开了师父,除了雪雁等亲近之人,其他人并不知道自己师父是谁,这个李先生怎会知晓。赶忙问道:“不知先生从何处知之,您可是我师父之故人?”

    李淳风哈哈大笑道:“是此剑出卖了你!”

    原来这李淳风正是东野先生之师弟,这青釭剑乃是师父留给东野老人之信物,非徒弟而不传!当见到此剑,他已经明了今日之喜事就是遇到自己的师侄。

    当王玄策与众人明了这一切之事,也是颇为欣喜。正想坐下寒暄几许。却见这李淳风则是准备起身离开,临走之时,撂下一句话宽心的话语:“没事了,可以多到太史局看看”

    王玄策为之一笑,欣然允诺,恭送这李淳风之离去。

    故事再回来说禄东赞,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这吐蕃与吐谷浑的交界地带。看着高山顶上的白雪,望着脚下的遍地绿意,满地牛羊。虽说一派恬静安然的气氛,但是这赛汝贡敦望了望前方的关口,不无忧虑的说道:“过了前面这个关口,就到了吐谷浑地界了,我们应该多加小心才是”。

    只见桑布扎望着前方漫漫长路道:“这吐谷浑已经归顺大唐多年,咱们又是朝贡的使臣,凉他们也不敢明着来,不过多加防备却是上善之策。我看不如我们扮作吐蕃客商的模样,一方面可以混淆视听,另一方面更加行动自由!”

    禄东赞一听这个,立马拒绝道:“不,我们不仅要大张旗鼓的经过这吐谷浑,更要知会这慕容伏顺”话语之后,带着肯定的神色微笑着注视这他们二位。

    听此一语,虽说桑布扎多多少明白了一些,但是这赛汝贡敦则是一副惊愕的表情,满脸诧异的望着禄东赞。心想:就这已经够张扬了,怎能更张扬呢,要明了这唐蕃古道虽已打通了很久,可是土匪也是不时出没,如此一来反倒更容易被人给盯上。

    禄东赞似乎看出了赛汝贡敦的疑惑,于是又解释到:“咱们的人个个都是武功高强的好手,要是来几个毛贼土匪,根本都不在话下;咱们这最大的威胁不是毛贼,而是这吐谷浑的伏顺可汗!”

    听他这么一解释,桑布扎已经印证了他的猜测。但是这赛汝贡敦更是云里雾里的一脸迷茫道:“什么,难道这伏顺可汗敢对咱们不利?”

    于是桑布扎就给他解释到:“此次前去大唐提亲,这消息估计早已被密探告知了西域各国的君王。你想呀,这吐谷浑虽然归顺了大唐,但是这慕容伏顺崛起之心不死,何况吐蕃和吐谷浑更是世仇。我们要是真的和这大唐和了亲,他们不就处境更加危险了吗!”

    “咳,看我这脑子,如若我们扮作客商,在吐谷浑地界要是遇到危险,他完全有理由嫁祸他人,如若我们大张旗鼓他就不敢下手了”赛汝贡敦顿悟道。

    禄东赞也是微微一笑,紧接着不仅修书一封派人传向吐谷浑王城;而且又传下令去大张旗鼓明目张胆的进入吐谷浑地界。

    伴随着夕阳的落下,草原早已被晚霞点缀的甚是美丽,只见这伏顺可汗和慕容渊明正在这宫殿的台阶之上欣赏着草原的盛景,构思这吐谷浑的未来。但见一内侍前来禀告到:“启禀可汗,吐蕃国使者说是有要事见您,已经在宫门外候着了”

    听闻此报,两人略感诧异。转念一想,既然不知道所为何事,那就见见吧。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只见这吐谷浑大殿之内,一身材魁梧的吐蕃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