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7章 禄东赞怒出王城 吐使臣私会景恒(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善与恶只在一念之间,智与谋也只有一纸之隔;不管遇到什么艰难险阻,智慧之人,总能够想出很多办法;大恶之人,也会使出千般功夫。坏人终归是坏人,有时候很难变好;而好人虽为好人,却很容易变坏。这个社会学做好人难!

    这龟兹国的使臣左叶护,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到这玉门关,交换官文,说明来意之后,转眼间就到了这大唐境内,望着长安进发。他只希望尽快将事情办的妥当,好为了这国相之位再给自己增加不俗的政治资源,故而依旧连连催促这众人,速速赶往长安。

    话再说回来,这已经是禄东赞等人来到这吐谷浑王城的第五日了。面对每次的“闭门羹”,他们已经多多少少的明白了事情之大概。于是,禄东赞和桑布扎两个人又一次来到这国相府邸,向慕容渊明辞行。可是门子的回复依旧颇如以前一样有意思:不是去处理公案,就是去某地视察,客客气气,谦谦虚虚;就是问到啥时间回来,却一问三不知!

    面对如此之窘境,二人一琢磨那就再去王宫,见见这伏顺可汗吧。可是来到这王宫之后,依旧被侍卫以可汗公务繁忙为由,给推脱掉了!

    带着失望之心情,二人回到了驿馆。一合计,既然已经仁至义尽,那就不能再耽搁了,于是就留书一封,准备带着大队人马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这驿丞一看他们强行要走,虽然多加挽留,可是没有了上峰的指示,也只能够干瞪眼。

    驿丞目送他们离去之后,随即带着禄东赞留下的书信,赶忙去了国相府。一看国相的确没在,又快马加鞭的朝着王宫赶去。此刻这伏顺可汗正在和慕容渊明商量着使团的事情,算了算,这已经走了不少时日了,按理说应该到了这大唐的国境了。

    这时候,只见驿丞急急忙忙忙的赶来,也不顾满面的尘土,随即跪下禀道:“这禄东赞带着人走了,拦都拦不住”。说着就将书信给呈了上来。

    两人随之一愣,在慕容伏顺的示意下,慕容渊明立即接过书信,拆开一看:“渊明兄安康,东赞弟敬上,多谢近日之盛情款待,可因君命不可违,只想早一日完成使命返回吐蕃,因此弟深感惶恐,以不能圆满完成赞布交代的任务为耻;然,多次前去辞行都不曾见兄,故而只能不辞而比,万望海涵,且叩首可汗”

    慕容伏顺连忙问到:“他们走了有多久了。

    “大概有一个时辰”

    这慕容渊明转念一想,于是又心生一计。随即在伏顺可汗耳边嘀咕几句之后,这慕容伏顺也是大喜。于是,只见这慕容渊明亲自提点了二百来号兵士,有一亲信偏将负责,带着他们追赶禄东赞而来。

    慕容渊明快马加鞭的带着一干人等出了城,只为赶上这不辞而别的禄东赞。而这禄东赞因为急于向长安奔发,这一出城也是马不停蹄。于是在这青藏高原之上,一队人急速前进,一队人马疾速追赶,假仁假义,明争暗斗必有一番趣味。

    经过这小半日紧赶慢赶,看着即将追上这禄东赞一行,慕容渊明随即大声喊道:“贤弟慢走,贤弟慢走”。

    听着这后方的呼唤之音,再望着这扬起的阵阵尘土。桑布扎和赛汝贡敦自言自语道:这什么个情况,这老家伙怎么又来了呢?

    禄东赞对他们二人撇嘴一笑,也未曾搭话。虽然他也不知道这慕容渊明要干什么,但是却知道他不应该有太大的恶意,故而也未曾让众人太提高警惕,仅仅只是示意大家暂且停下脚步。

    没多大一会这慕容渊明就赶到了他们跟前,看着气喘吁吁的他,禄东赞随即开口问到:“不知国相这是作何?”

    慕容渊明回了回神,稍稍喘了一口气之后就回到:“贤弟呀,你们走了,也不打个招呼,也好让我我为你们践行,这一路让我追的,老命的快没了!

    “还望国相海涵,这都是不得已呀,去了几次您的府邸,一直未曾见到国相;可是我等又一心只想着尽快完成赞布托付的重任,故而也只能如此,这都是我的过错呀!”禄东赞说完之后,就是长长一揖。

    两人就这样杂七杂八的又说了一通,不过均是奉承溢美之词。在禄东赞再三辞行之际,只听这慕容渊明随即吩咐属下:“那酒来”。

    一小校随即抱过来一坛马奶酒。慕容渊明亲自斟满了三酒碗,这禄东赞看着慕容渊明如此情真意切,还真的不好推脱,故而也只能满饮了这三碗马奶酒。

    痛饮此酒之后,但听慕容渊明诚恳的说道:“贤弟此去路途遥远,这唐蕃古道虽已开通不少时日,但时有劫匪出没,所以作为兄长的也很不放心,这有二百兵士,回一路跟随贤弟,保护你们在我吐谷浑境内之平安。”

    这禄东赞一听这个,原本是准备推辞掉的,但是转念一想,与其让他们暗地里打横炮使斜杠,还不如就这样跟着吧。虽说这桑布扎和赛汝贡敦一个劲的使这颜色,提示其严词拒绝。但是禄东赞依旧满口允诺道:“既如此,多谢国相美意”

    慕容渊明万万没有想到,这禄东赞竟然不假推辞的就接受了。一股欣喜与蔑视之情同时涌上了心间,心想到:小子,就凭你这智谋,还想去大唐求婚,我看还是别做梦了。虽甚是欣喜,但依旧故作和蔼的作别道:“贤弟这一别也不知什么时候还能再见,这一路上定要多加小心才是呀!”

    “自大唐回来的之时,定会再来拜会,到时候再叨扰几杯酒吃,只要国相别烦东赞就好呀!”

    这慕容渊明一听这个,哈哈大笑道:“好,好,这个都是小意思!”

    话语之间他就拉着禄东赞的手,做依依惜别状。就这样众人就此分别。

    慕容渊明带着一干侍从在凛冽的秋风中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自言自语道:还吃酒,就凭你,只要你有这心情来,我就管够!内心之中不由自主的竟有一丝甚是轻松的感觉。

    这二百兵士,随着禄东赞等人一路往东而去。加起来三百多人,浩浩荡荡很是威武。的确,这沿路上当有劫匪看到这些庞大的队伍之时,丝毫不敢造次。

    虽说的确震慑住了这土匪,但是这几天却让禄东赞他们很是郁闷。原因就在于,正是这二百来兵士严重阻碍了这前往长安的速度。

    原来这慕容渊明早已授意这领军的心腹偏将。这护送禄东赞等人动心的过程中,应先派出探子,探得前方的道路之安全与否,然后再出发。一到下一个城池,提前禀告当地官员,好吃好喝的款待滞留这,目的只有一个,延缓他们的行进速度。

    不过这一切都在这禄东赞的预料之中。虽说如此,但是毕竟人家也是为了这一行人之安全,尽了这地主之谊,一时还真让人拿捏不住把柄。

    这一日,桑布扎也发现了这行进缓慢之问题,于是就准备和禄东赞商量一番。可是当他们二人刚走到一起,恰好就有吐谷浑兵士凑了上来。禄东赞脑海一闪,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