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章 雪雁远嫁吐蕃国 玄策勇救天竺使(下)(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王玄策,一个下五品官吏,面对着眼前的一切,也是五味杂陈。自己的路该往那个方向走去呢?当听到李世民宣布和亲礼成之时,他才彻彻底底的意识到,自己对雪雁的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其实是真踏实意的爱情,而不是什么兄妹之情。

    罢了,后悔还能怎样,正如师叔李淳风说的那样,这可能就是命吧。既然已经没有办法改变了,也就只能够默默的接受、承认。凡是发生必有其目的,等待自己的将是更加辉煌的人生!

    而听闻此言的李道宗和李景恒心中自是欢喜的紧。李景恒在陛下宣布决定的一刹那,侧脸瞄了一眼王玄策,看着他如此之神情,一个不屑的眼神,与得意之情,同时涌在了心头!

    按照应有的礼节,李世民为了显示大唐朝廷的重视程度,这送亲的使团,自然也是王的级别,当然这重任非李道宗莫属。同时也恩准了吐蕃国的各种要求,比方说桑蚕的种植,农耕的方法,科技的改进等等。面对如此盛宠,如此恩赐,这禄东赞和李道宗自是倍感欣喜。

    至此时,禄东赞和桑布扎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终于将公主迎娶到吐蕃了。

    散朝之后,陈茂材依旧和往常一样,驾着马车,在大兴宫外候着王玄策。这时候的陈茂材也理解此时他的心情,毕竟也是这么多年的感情,故而这一路没有丝毫的言语,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走着。

    在即将到府之时,在一个人少的拐角之处,却见一个满身是血的异域番邦人士躺在墙角。先是陈茂材一愣:“大哥,有情况”,赶忙停下马车,抽出利剑加强戒备。进而是王玄策立刻翻身下车,上前查看。

    但看此人伤势甚重,奄奄一息。陈茂材又警惕性的巡视了周围一圈,看也没有什么异常之像。二人随即一商议。于是就将此人,直接放在了马车之上,飞奔回府。

    经过半条道街,就到了府邸,随着紧促的敲门声。急急忙忙开门的周曾,一看这个情况,就赶忙问起:“啥情况,这怎么回事这?”。

    王玄策也顾不得多做解释,就将这个异域番邦人士平放在院子里的软床上,一看这伤口还在不停的滴血,就立即吩咐周曾快去拿药。通过简单的包扎,又随手开了几幅补血的药,让陈茂材速去宝生堂抓药。安排完这一切之后,就让周曾在这里好生照料。

    也就小半天功夫,这个异域番邦人士,就这么迷迷糊糊的苏醒了。王玄策又过来看了看,感觉形势比先前好了一些,就不显得这么急促了。这时候,陈茂材就些微疑虑的问到:“大哥,你说咱们救的这个人是什么人呀,会不会是坏人?”。

    王玄策细细的琢磨这他说道:“感觉不像。对,最起码看起来不像是个坏人,应该是西域哪一个国家的使臣。”

    “哪一国呢?”

    “这个,还不清楚,一时也拿捏不准。”

    “大哥,他怎么会伤的这么重呢?”周曾顺着他们的话语就接到。

    “你问我,我问谁呀,等他清醒之后,再说吧”,王玄策无奈的一笑,就转身回了书房。

    这周陈二人,看着手头已无他事,于是会心一笑,就继续对弈去了。

    经过两三天的细心照料,这个异域番邦人士,精神状态已经明显好了很多很多。看着王玄策等人过来,就躺在床上,面带谢意的施礼道:“多谢三位搭救”。王玄策看着他大为好转的状态,就赶忙嘱咐到:“多多休息,不必如此礼细”。

    望着如此谦卑之王玄策,这个西域人士就主动说到了自己的来历以及用意。原来他叫多摩多罗,不仅是曷利沙国的使臣,更是戒日王的右国相。此次戒日王派遣他前来大唐,正是为了觐见天可汗陛下,修两国之好。可是不曾想,竟被左国相阿罗那顺派人追杀。

    这阿罗那顺自从戒日王开始统一五天竺之初,就一直伴随其左右,因为作战勇猛,敢打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