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0章 李雪雁柏海成亲 王玄策一使吐蕃(上)(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人生有开始,有辉煌,有结束。当开始的时候,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负重前行。当辉煌的时候,更应多想想开始时的艰难。当结束的时候,一定要轰轰烈烈不枉走这么一遭。

    人生能有多少个春秋,只要不虚度,不枉然,一切都算是幸福的人生。话虽如此,可是有的人却生活在机关算尽的人生之中,到头来枉顾了卿卿性命,这人是谁呢?跟着文字往下走……

    上回说到,一行人终于踏上了吐蕃国的土地,只见这柏海城外,各色的藏旗,迎风招展。一队队吐蕃兵士,身披铠甲,手持刀枪,虽然饱经风霜,但均面带喜色,颇具威武雄壮之感。

    尽管柏海城不是太大,方圆也就十来里,但是清一色的白色城墙,却让它很有高原特色,恪守居高临下的位置,一览草原盛景。虽说吐蕃百姓都以游牧为主,可是针对吐蕃贵族则是另一番景色,这筑城而居就是其特色。

    当听闻送亲的队伍,已经来到这柏海城外。刹那间城门大开,一队队吹着牛角号的乐师,有序的走出城门之外;各种方圆华盖,也从里面唯唯而出。一个个身着特色服饰的文臣武将,跟随一个头戴毡帽,身着银丝藏袍,脚蹬鹿皮靴的英俊男子结对而来,这个英俊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松赞干布。

    这松赞干布,原本想骑马出城,但为了表达足够的诚意,决定徒步而出,前来迎接他们。

    此时,这大唐送亲的队伍,也是旌旗飘飘,展现一派大国气象。领头的正是王玄策和禄东赞,此刻的禄东赞也身着华丽的丝制官服,带着特色的毡帽引领这送亲的队伍。王玄策则身着绯色的五品官府,腰系青色玉带,外加一个装着鱼符的银丝荷包,同时再配上大唐特有的幞头,甚是英姿飒爽。

    只见后面跟随这身披铠甲,头戴金盔,手持黄金马鞭的李道宗,在队伍的中间护卫这文成公主的车驾。而这李景恒依旧引着陈雷,在车队后方紧紧护卫。虽然这送亲的队伍颇有一种威严之感,但是因为这些时日,发生的一些事情,倒是让李景恒颇具失落之态。

    一众人马,不仅彰显大唐的皇家气派,更是显示大唐国力的强盛。

    却见车队缓缓行进到,柏海城外五里之地。早已被吐蕃接亲使臣,黄土垫道,净水泼街,松赞干布已经领着文武臣工,在此等候多时。

    一看送亲队伍到了跟前,松赞干布立马走到李道宗跟前,躬身施一大礼。李道宗一看这个情况,随即在马上欠身回了一礼。

    更让众人万万没想到的则是,行礼之后,这松赞干布亲自迎了上来,接过李道宗的马缰,准备牵着他的坐骑,往柏海城而走。李道宗观此一幕,也是大吃一惊,虽然自己是郡王和赞布是同一个级别的臣子,但是毕竟人家也是一国之主,这礼节太过甚厚,于是又赶忙回礼到:“多谢赞布的一番好意,这万万使不得”。

    但见这松赞干布,微微一笑道:“王爷尽管放宽心,此次和亲,我吐蕃也是深含至诚之心,作为女婿的我,更应该按照汉地礼节,亲自执鞭相迎王爷”。

    这时候禄东赞也微笑着说到:“请王爷笑纳,这是应该具有的子婿之礼”。

    随着,一声“起驾”,这李道宗就这样器宇轩昂的引领这车队,有松赞干布亲自牵马,进城而去。这一幕也被李景恒深深的看在眼中,面对这份荣宠,随即一扫他这些时日的失落之情,不仅为自己家族的威风,颇为欣喜,更为自己身为大舅子,颇感得意。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顿时又让他如临深渊。

    在起驾的那一刻,禄东赞亲自为文成公主驾车,虽说这颇合礼数;但是让王玄策万万没有想到的则是,桑布扎走到他的跟前,牵着他的马缰就要往前走去。

    “先生万万不可,我乃一微末小吏,怎能让先生如此相待”王玄策赶忙推辞到。

    “王长史不必推辞,你身为大唐使节,出使我吐蕃国,理该如此,你也安心受之吧”桑布扎投一笑意之后,就牵着马缰,跟随着他们的步伐,往城中走去。王玄策也只能无奈的受之。

    目睹如此之一幕,这李景恒以为也会有人帮其牵马,可是稍稍等待一会之后,发现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