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章 帕坦城中直犯险 巴德岗内图良策(下)(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王玄策和沙阿王子一行人,就这样经过明争暗斗的躲藏与急速行进,终于在午夜十分,来到了这巴德岗城下。

    虽说此时的巴德岗依旧是戒备森严,颇有泥婆罗锁钥之威严。但是与往日不同之处,则是伴随这灯火通明的光亮,不少身披铠甲,手持利刃的兵士正在这城头之上,严加巡逻。

    当一行人正准备进城之时。顿珠随即就发现了,这一细微的差异。赶忙阻止住了大家:“等等,以前这巴德岗不是这样,每到夜晚总是宵禁,是不能有灯火照明的,今日甚为反常。”

    听闻他这一番话语,众人也都立即停下了脚步。瞪大了眼睛,注视这城头的一举一动;凶多吉少的念头,以及紧张的气氛,瞬间转移到了所有人的心头。

    不错,按照兵法之所述,如若此,这应该是军队调动前的征兆。纵观这城头兵士的素养,以及有序的巡逻章程,不仅颇具章法,更是甚为严谨。看来这热都里将军应该知道了发生的一切:是要擒贼护驾,还是要叛乱自立。两个对立的念头,不仅涌向了王玄策的心头,更是浮现在所有人的脑海。

    王玄策面对这一幕,也顿时糊涂了。不过依旧冷静的说道:“在敌我不明的情形之下,王子断不能以身犯险。既如此我看不如以我大唐使团的名义,派遣一人率先入城,摸一摸老将军的底细。”

    所有人都沉默了,为保万全目前也只能如此。于是这陈茂材随即说道:“既如此,那还是有我去吧,也只有我的身份最为恰当”。

    但见其话音刚落,一番思索之后的沙阿王子立即拉住了他。语重心长的说道:“多谢陈兄弟之美意,当没有了国家,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也是我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如若他真的背叛了父王,那也是我命该如此,也是那奸贼那不提该有这个王位!如若他依旧忠心一片,白璧无瑕,则是我泥婆罗的幸事,也是我命不该绝,此事断不能让陈兄弟孤身冒险。”

    说着,也不由众人继续辩解和阻拦,随即带着无尽的怒火,猛的一鞭,抽向了黄骠马的屁股,伴随着“驾”的一声,直奔城门而去,准备当头斥责一番这个背信弃义的热都里。

    “糟了,要坏事”陈茂材和王玄策异口同声的说道。

    既如此那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行人于是就跟随这沙阿王子的步伐,拍马直冲这巴德岗城下。他们如此之一番举动,不仅仅只是义气的使然,更多的则是一份责任的根源。

    当城头的守城兵士,看到众人,骑马直冲城门之时,随即在一小将军的示意下,一支支三棱箭如雨一般射下。惹得这沙阿王子紧拉马缰,骤然而停,引得黄骠马一声长啸,这啸声不仅划破了寂静的夜空,更显得甚是苍凉与悲壮。

    紧随其后,王玄策等人也都拍马而来,而这三棱箭依旧一支支射下。不过均射在众人马前的空地之上,没有伤到他们分毫,只是阻挡了他们前进的步伐。

    这时候但见这城头的那位小将军,随手一挥,箭雨骤止。接着大声对他们喊话到:“大战来临,将军有令,关闭城门,你们是何人?深更半夜所为何事?胆敢直闯我巴德岗。”

    这时候王玄策刚想说出自己是大唐使节这身份,随即就被沙阿王子抢先一步。只见这城头之下的沙阿王子,扬起马鞭指着城头之上的兵士,怒气冲冲的吼道:“我乃当今国王之长子,沙阿王子是也,让你们的热都里将军出来回话!”

    听此一言,瞬间城头攒动,议论纷纷……危险就这样来了吗……

    没多大一会,只见城头兵士停止了走动,一个个侧目直视这众人。紧随其后的则是随着缓缓放下的吊桥,城门洞开。在灯光的照耀之下,随着洞开的城门望去,只见一白须老者,身披藤甲,头戴藤盔,脚蹬灰步军靴,腰跨一柄青云宝剑,身背一架牛筋大弓,雄赳赳气昂昂的率领众兵士,跨过吊桥,走到了他们跟前。

    原来城头之兵士,一听沙阿王子前来,立马将此紧急情况,禀告给了热都里将军。经过一番探查之后,发现的确正是沙阿王子,于是老将军亲自出城相接。

    只见这老将军来到沙阿王子面前,立马弯腰下拜,可是因为甲胄之关系,虽已全力,但是弯的并不是太过于标准,不过足以看出老将军之诚意。

    这沙阿王子一看这种情况,瞬间心头之怒火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立即跳下黄骠马,伸手扶起了老将军,欣喜的说道:“老将军年事已高,不必如此,不必如此,要这样真实折杀晚辈呀”。

    老将军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