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战将王玄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章 老国王解读唐玄奘 王玄策异国遇对头(下)(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恶醯掣呾逻国的民风也是颇为的质朴与醇厚。因为初到此地,暂且找不到住店的客栈,顿珠就问了几个过路的百姓,虽说他们是异域番邦之人,衣着打扮与本地的明显不同,但是百姓依旧乐于相告。

    没多大一会,他们就找到一家酒肆,这家酒肆不大,也就十来间客房而已。面对大唐使团十五个人的马匹装备以及人员住宿,虽然明显的捉襟见肘,但是出门在外,也只能如此。于是他们也就凑合的,将就了下来。

    尽管酒肆不大,但是饭舍倒是不小。这五天竺自从被戒日王统一之后,为了提倡素食,就禁止杀生,所以在这酒肆饭舍之间,很难见到肉食。故而引得周曾时常抱怨。虽说他们一行人都很想吃上这么几口,但是也只能够移风易俗,尊重当地之习惯。所以,这一顿依旧是颇为清单的素食。

    在用餐之时,只见几个僧人也在此处落脚。一方身着露肩僧服,一看明显就是佛教徒;而另一方浑身包裹甚严,仅露双臂,一看则是婆罗门教徒。

    两方僧人在用餐之时,仅仅几句交谈就争论的面红耳赤,一顿饭竟然吃了不少时间。虽说如此,不过看起来似乎都是不分伯仲;至于辩论什么,对王玄策这些两方教义均是门外汉的人,则是一头雾水!

    此时的周曾已经颇为手痒,看着他们如此的争论与吵吵,就是不动手打架也是颇为奇怪。很想上去加上这么一把火,但是随即就被陈茂材给制止了:“这在异域番邦,还是小心为上。面对两方如此之大的火气,还是少管闲事为妙”。

    坐下来的周曾压低这声音,对他们说道:“我就很奇怪,你说他们都争成这样了,还不动手,要是我,早都开始干架了;还有这掌柜的,你看看,就跟个没事人一样,只管干自己的事,也不劝劝。唉……”

    “这是他们辩经呢,两方教义相近,所以就时常的争论,即使他们之间争吵的再厉害,也很少打架”顿珠随口就向他们解释道。

    果不其然,不大一会,只见这婆罗门教徒似乎争辩不过佛教徒,摔碗而去,而佛教徒也随之佛袖而走。留下王玄策等人似懂非懂的,宛然一笑。

    休息一晚之后,一行人趁着天刚蒙蒙亮,就收拾好行囊,再出发。在活地图贡布的继续指引之下,一行人往南行走二百来里之后。在一天的晌午就渡过了殑伽河,再往西南没走多远,就到了这毗罗删那国的地界。

    只听顿珠给众人说起:“这毗罗删那国也不大,方圆也就两千来里,拥有城市四座,最大的则是其都城方圆十三里。气候自是与刚过之几国大致相同,物产也还算丰富。但是因为其王后是虔诚的婆罗门教徒,所以在这毗罗删那国,民众也都尽数信奉婆罗门教,没有其他的宗教。不仅民风彪悍,更将民众按照种姓,严格的划分为四等。除了这四种姓之外,余下的百姓则是贱民,这贱民命运颇为悲惨,时常被高种姓之人肆意屠杀,残害!”

    听其如此之说,众人不由自主的惊起一阵寒意。

    “这四种姓是何等种姓?”王玄策疑惑的问起!

    这活地图贡布,看着王玄策以及众人均颇为疑惑,于是就趁着顿珠话音刚落补充道:

    “通俗一点来说,就是他们信奉婆罗门神,相信生死轮回,因果循环。这婆罗门自是第一种性,就是掌握国家祭祀事务的祭司。刹帝利则是第二种姓,是执掌国家军政事务的武士,比方说国王,王后,大臣等。

    吠舍就是第三种姓,是从事生产活动的农民和工商业者,就是我们时常见到的在田间地头劳作的百姓。首陀罗是第四种姓,是无技术的劳动者,就是所谓的宫廷用人,供婆罗门和刹帝利差遣之人。

    除此之外,还有“贱民”,这些人没有尊严,就如奴隶一般。前三种姓称“再生族”意谓婆罗门教使他们获得第二次生命,可以投胎转世;第四种姓称“一生族”生命就此一次,不能够投胎转世。各种姓均是世袭罔替,并且只能内部通婚,他们秉承着各自的责任和义务、生活方式和习俗,有规律的生活着。

    而贱民因为信奉命运,相信这辈子吃得苦都是上辈子做的孽,只有这辈子还完了,才能够在下辈子托生为高种姓之人,故而也不怎么反抗!”

    听闻此言,众人也都一个个目瞪口呆,深感诧异;不过在异域他乡存在即是合理,所以他们也就没有太多的闲言碎语。

    入了这五天竺地界,算下来,这已经是第四个国家了。经过这些时日他们细致的观察,能够看得出来这戒日王在各国臣民之中威信颇高。但是面对这戒日王选择的,此地实际统治者阿罗那顺,却是好感并不是很多。其实治理国家犹如烹小鲜一般,只有游刃有余,恩威并用,方可得民心,方可让国家平静,老百姓安康。

    可是这一路走来,面对这繁重的税负,百姓虽说也饿不死,但是这辛辛苦苦种下的粮食,都被官府征收了去,弄的他们亦是民怨沸腾。县官不如现管,正是因为他们摄于阿罗那顺之武力,所以也是敢怒而不敢言。

    这些日子,他们也听到了不少关于这阿罗那顺的事情,总之,给他们的印象的确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两年以前,一个国家因为反抗重赋,就被这阿罗那顺,率领一万象军,彻底给剿灭了;君不见这国王之头颅,如今还在此国之王城之上,高高悬挂;虽说已经成了骷髅,但是依旧没有人赶去取下安葬。

    王玄策等人面对如此之街头巷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