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之东汉风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兵者,诡道也!(加更2)(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先生,此子日后成就不可限量,必胜于士元!”庞统留在司马徽住处一天一夜,次日便启程离开,前往荆州襄阳,临行前深深的看了一眼正在念书的司马无忌,留下那句话才离去。

    司马徽愣了一下,缕缕胡须,笑眯眯的点点头,他收司马无忌为义子,那便是亲生儿子,必定是想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如今,庞统如此评价司马无忌,身为父亲的司马徽如何不开心。

    “庞统当是南州名士之首,得遇明主必能潜龙出渊。”司马徽亲自送别庞统至府外,留给庞统这一句评价。此外,司马徽也在庞统离开不久,便收到庞德公来信,他在回信中给予极高的评价。

    司马徽之所以称为‘水镜先生’,亦是庞德公所称赞,这才让司马徽盛名在外。投桃报李,司马徽赠送于庞统‘凤雏’二字,渐渐地‘凤雏庞统’不胫而走,庞统之所以有此称呼,乃因庞统生有一对龙凤眉,更偏于凤眉,而他又初出茅庐,此名更加符合庞统之人。

    庞统来此求学已经过去一月,而天下大局更有大变化,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已经发生的‘下邳之战’。作为隐士的司马徽,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他早已看清天下大局,迟迟不愿出仕,有太多的顾虑。

    “无忌,今日起我便传你兵法!”司马徽说道,“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此言出自《孙子兵法》始计篇,短短数十言道尽兵法之含义。兵法并未有模有样的效仿前者,而是将其中的谋略计策铭记于心,再配合天时地利人和想出不一样的策略。”

    “若是一味地纸上谈兵,又或是闭门造车,那么所学兵法也无济于事。兵法大家有两种,一种是自幼学习兵法,还有一种是自身经历大小战争无数,或失败多,或得胜多,总结成为一部兵书。”

    “爹,那是自幼学习兵法得好,还是亲身经历总结的好?”司马无忌出言提问一句。

    “两者有利有弊!”司马徽笑道,“若是学习兵法,难以学以致用,那也不过是纸上谈兵,学之无用;若是亲身经历战争总结,没有兵法作为基础,只怕死伤军士甚多。兵道乃是一门杀器,用之得当则造福百姓,用之不当则遗祸一方。作为将领,手握雄兵,却不知如何运用,那便是手握利器却无用武之地,死伤无数,那岂不是遗祸士兵。”

    “今日为父传你兵法,并未书本之言,那不过是基础,真正的是切身体会。”司马徽从怀中取出一份战略地形图,司马无忌定睛望去,地图上标注着城池,还有军阀势力。

    “建安三年,也就是去年发生不久的事情。当时,曹操率领大军与吕奉先交战,而吕布却在此战之中完败。吕奉先乃是当世鲜有的勇猛将领,依然败在曹孟德手中,而徐州也被曹操占领,避免与袁绍大战之时后方空虚的危险。”

    司马无忌看着战略图,以及行军路线等,惊呼一声:“莫不是下邳之战?”

    “无忌,你是怎么知道此战在下邳发生的?”司马徽吓了一跳,他没有提及发生战斗的地点,司马无忌却一语道破。

    司马无忌尴尬了,他总不能告诉司马徽这场战斗不仅仅是演义小说提及到,就连电视剧都拍了,看过很多遍,自然清楚此战是吕布最后一战,吕布之名从东汉末年消亡。

    曹操爱惜人才,下邳之战收服吕布旧部将领,更是奠定曹操在日后与袁绍大战之中取胜获得基础。可以说,下邳之战是曹操人生之中的一个转折点,更是重要的一场战役。

    “爹爹在地图上注明,当然知晓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