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之东汉风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 识破诡计(加更)(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司马无忌下蒙汗药的剂量比较大,不过不至于致命,孟建、荀彧等人全都昏睡了三天三夜才醒来。当他们清醒过来时,才知道自己等人中了蒙汗药,而曹操也从荆州回来。

    “荀令君,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曹操听闻荀彧、孟建等人都被蒙汗药蒙倒了,这事还真的让他有些不可思议,又询问侍卫才知道徐母居然不知去向,料想被人所救,这到底是何人所为。

    “我等居然被这等下三滥的招数迷倒,实在是太丢人了!”荀彧苦笑一声,“禀丞相,徐母不知去向,是在下失职,还请丞相责罚!”

    荀彧精明一世,却着了这样的道,要是说出去,怕是世人皆是成为笑谈。孟建等人也纷纷下跪请罪,他本来打算献出徐母,祈求自己在曹营有个官职,得到重用,偏偏遇到这样的事情,功没有建立半分,首次便失败告终,他心里憋屈的厉害。

    “此事也怨不得你们二人,只叹本相与元直无缘!”曹操叹息一声,他知道这事怨不得荀彧、孟建,谁也不曾想到会有人前来搭救徐母。

    孟建躬身道:“禀丞相,徐母不知所踪这事只有咱们知晓,而刘皇叔他们并不知情,只要咱们修书一封,送给元直兄,必定可以诱骗他回来救母,如此一来他必定中计。”

    曹操道:“只是徐母的字迹谁能模仿?”

    “此事就交给在下去办如何?”孟建主动请任,他没有建立半分功,正好借此机会将功补过,他与徐庶相交多年,也曾见过徐母的笔迹,模仿起来并不难,虽不能以假乱真,却能让心急如焚的徐庶难以识破他的计谋。

    曹操想了想,便让他前去办理此事。孟建躬身告辞离去,待文书写好后,再前来。

    “丞相,那‘水镜先生’可愿效命?”

    曹操叹道:“他是顽固不化之人,推辞说不愿入仕,只想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当真是可惜此人之才学。”

    “既然不能为丞相所用,那么此人也不可放任离去。若是被他人所得,对我军来说有害无利!”荀彧谏言,他的想法与曹操不谋而合,就算司马徽不能为他所用,也不能被其他人所用。

    曹操兴高采烈的前往荆州宋忠处,亲自登门拜会司马徽,算是给足了他的面子。司马徽也没有不给面子,与宋忠二人亲自出门迎接曹操。司马徽知道曹操此来是何意,而宋忠已经效命曹操,也从中劝说。

    只不过司马徽不愿意入仕为官,甘愿避世隐居,今日前来也不过是前来与宋忠相聚。其实,曹操、宋忠都知道司马徽这是推辞之意,曹操也没有强人所难,要知道司马徽之名不下于宋忠,依然以礼相待。

    “操德兄,为何你不愿投靠丞相,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宋忠也十分疑惑,之前司马徽应刘表之邀,来到荆州襄阳,只不过他不愿意表露才华,又匆匆离去,今日再次前来,还真的不明白司马徽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司马徽笑道:“人各有志,仲子兄我志不在仕途,不必劝说!”

    “如此也罢!”宋忠叹息司马徽的才华,要是他愿意入仕为官,必定能成就一番大事,有司马徽相助,任何一方军阀都可快速发展,实在是有些可惜,又接着问道:“操德兄,那今日来到舍下,应该不是见我这么简单吧!”

    “知我者仲子兄也!”司马徽如实相告,“今日我有事想拜托于仲子兄,还请兄答应!”

    “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必定相助!”宋忠见司马徽如此认真,他也不好回绝,直接答应下来。

    “操德自知命不久矣,想请仲子兄替我送一份信至江长坂坡刘皇叔处!”司马徽郑重地说道,“在那里有我的一位弟子,名为无忌。若是仲子兄能替我送达,我必感激不尽!”

    宋忠大惊道:“操德兄何出此言?”

    “操德命该如此,怨不得旁人!”司马徽没有说明原因,只是再三要求宋忠替他说这份信。如果可以的话,他自己大可送去,只是他已经油尽灯枯,夜观星象也发现自己的星辰黯淡无光,只怕时日无多了。

    宋忠还是有些不相信司马徽真的会去世,这几日他观察司马徽谈笑风生与往常无异,只觉司马徽前些日子所言乃是戏言,也没放在心上。可是在五日后的入夜时分,司马徽真的去世,这让宋忠大为叹息。

    司马徽叮嘱宋忠,这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