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国之东汉风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章 结义(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元直与母能安然离开,全赖于无忌相助,还有子龙将军的帮助,在此元直叩谢二位大恩!”

    徐母平安归来,徐庶高兴不已,他们一行人再次登上船,迅速离开,没有丝毫停留。当他们已经离开襄阳境内,徐母舟车劳顿已经在船上歇息,尚未起床,而徐庶十分感激赵云、司马无忌二人相助。

    “元直先生与家师平辈论交,要是先生今日如此,无忌实在是受之不起!”司马无忌见徐庶要下跪磕头,男儿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君亲师,徐庶又是司马徽的好友,要是真的跪了,那司马无忌也确实受之不起。

    赵云笑道:“先生不必对子龙如此客气,我只不过是顺水人情,也没做什么。如果真的论功劳,全是无忌先生安排。若不是他的计策,也不至于如此顺利,要谢的话就谢无忌先生吧!”

    司马无忌急忙说道:“先生不必再谢,咱们尚未抵达樊口,尚未脱离危险。如果真的想谢,也不必行如此大礼,先生若是不嫌弃的话,不如回去后请我二人吃一顿酒。”

    “子龙将军以为如何?”

    赵云当即点头称好,要是行大礼谢恩,赵云还真的不愿意接受,要是喝酒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徐庶见司马无忌、赵云二人都同意用这样的方式,他也直接答允,三人约好回到樊口必会请他们二人吃酒。

    “操德兄有无忌这样的弟子,实乃操德之幸也!”司马徽与徐庶相交甚好,这些日子徐庶担心自己的母亲,哪有什么智谋,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母亲安危,一切都是司马无忌计划安排。

    他们从樊口出发抵达只需三天时间,日夜兼程,困了就在床上休息,饿了就钓钓鱼,一切吃喝用度全部都在船上解决。每当夜晚时分,只要天空中有繁星,司马无忌便夜观星象,这是司马徽传授,已经成为习惯。

    徐庶不懂得星象之学,又见司马无忌夜观星象,熟知天文地理,这让徐庶更加认同司马无忌的才能,完全继承司马徽所学,就连经学等其他都一一通晓,徐庶对司马无忌赞赏不已,赵云更是钦佩万分。

    “无忌先生,你之前对主公说起有人来访,到底是何许人也?”

    “先生若是不嫌弃,就喊我无忌,或是改之,‘无忌先生’这个称呼在先生面前实在是愧不敢当!”司马无忌又叮嘱了赵云,也让他别喊这个称呼,听上去总觉得别扭,赵云、徐庶二人也都答应下去。

    “其实,那人来自孙权军中,到底是何人待他前来自会知晓!”司马无忌还是透露了一些,他知道那人是鲁肃,不过不能说出来。如果真的说出来,只怕徐庶、赵云以为司马无忌可以窥测天机,那后面的事情就会更麻烦。

    赵云也不想理会这些事,他只想求教一件事,道:“无忌,子龙想请教一下‘五箭齐发’的绝技,不知无忌可否愿意指教一二?”

    司马无忌当即回道:“子龙将军愿意学,那无忌自然传授!”

    赵云高兴不已,他们经过郡县的市集时,也曾买了一些酒、牛肉等,现在他们正在小船上悠闲自然的吃酒。司马无忌也询问了徐母一些事情,徐庶也将自己母亲独自一人居住在那里的经过说了一下。

    徐庶也跟赵云、司马无忌二人道出自己幼年家贫,乃是徐母独自一人抚养,早已习惯了穷苦日子,就算是一个人也可以生活下去。司马无忌知晓徐庶孝顺,却不知他这些事情,书中也没有交代他少年时期的所作所为。

    “无忌,要不咱们比试一下剑术如何?”

    “那便让子龙指点一二!”

    赵云一直想与司马无忌比试一下剑术,箭法上他输了很多,不过剑术他可不见得自己会比司马无忌差。纵然司马无忌懂得剑术,也不可能与自己抗衡。他知道司马无忌腰间的佩剑从不离身,这让他有些技痒。现在又在长江之上,正好有时间好好地切磋一下。

    当司马无忌拔剑与赵云比试之后,赵云再也不敢小觑他的剑术。赵云所学的剑术与他的枪法如出一辙,大开大合,有千斤之力一样,勇猛无敌;司马无忌的剑术更倾向于闪躲,而且脚法十分灵活,不拘一格,与赵云的剑术就像是两个极端。

    赵云与司马无忌斗剑整整斗了两百余回合,居然不分胜负,这让徐庶看得目瞪口呆,就连徐母在他身后都没有发现。徐母听到有刀剑交接的声音,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立即醒来。

    当她走到船舱上发现是司马无忌与赵云二人比试,徐母不懂得剑术,可是赵云乃是刘备军中将领,武艺超群,司马无忌居然与他斗得不分胜负,这让徐母暗暗称奇。

    “‘水镜先生’什么时候会武艺了?”

    原本赵云只是与司马无忌试探,并未使出真本事,当司马无忌的剑拔出便知道是一把好剑,又与自己从曹军将领手中夺得的青釭剑碰撞,不落下风,暗道:“实在是一把好剑!”

    开始时赵云没有使出真本事,后来愈来愈来厉害,斗得很认真。司马无忌依旧能够跟得上,这让赵云十分惊讶,手中力道不免加大就可以击败司马无忌,最后与自己所想相反。

    司马无忌每次都在最后关头,明明快要败下阵来,愣是能反击,化险为夷,这让赵云难以置信,手中的力量愈来愈大,已经与司马无忌完全认真的对抗,哪里像是切磋,分明是生死大敌一样。

    “你们两个快快住手,免得伤着了!”徐母眼见司马无忌、赵云斗得越来越激烈,急急忙忙的喊了一声,这才让司马无忌与赵云二人清醒过来,立即收起兵器。

    “老夫人!”

    “娘,您何时起来的?”司马无忌、赵云二人纷纷向徐母见礼,徐庶也是转过头一脸的尴尬,他被司马无忌、赵云二人的剑术吸引,完全沉醉其中,都没有注意自己的母亲来到身后。

    “你们两个不是比试吗?怎么那么愈来愈凶狠,要是伤了可怎么办?”徐母赖得理会徐庶,直接来到司马无忌面前,直接训斥一番,说的司马无忌无法反驳,而赵云也是一脸的沉默不语,只能听着徐母的训斥。

    “无忌啊,你的剑术是从何处学来?”

    “老夫人,师傅传授我经学、兵法等,便带着我前去拜会一位好友,我的剑术便是师傅的好友,也就是我剑术师傅所传授的!”司马无忌解释了一下,不过他没有说出名讳,这是当初的诺言,“这把剑也是那位师傅所赠之物,故而十分珍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