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近距离接触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告别杨叔后,丁源径直来到三江县二小后门,随等待多时的周清走进了一家茶楼。

    “说吧,具体什么情况?”丁源开门见山地问。

    周清没等喘过气来,急忙说:“今天中午,我们学校一个五年级的男同学,在篮球架上吊死啦。”

    吊死的男同学叫陈涵,老师看到大中午的,有人在爬篮球架,就急忙赶过去制止。

    谁知陈涵早已把绳子一端系在篮球架上,另一端打了活扣。看到老师跑过来阻止,他立刻把活扣套在脖子上,纵身从篮球架上一跃而下。

    一声闷响,在陈涵下落的同时,活扣猛然收紧,几十斤的重量加上自由落体产生的合力,把他的颈椎直接拉断。

    老师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身体划出道弧线后,直挺挺地挂在半空,挣都没挣扎一下就一动不动了。

    毫无疑问,明摆着的是自杀。

    警察过来简单查看之后就让家属送殡仪馆了。这个时候,陈涵的死不仅对于陈家来讲无法接受,对三江县二小来说,也是承担不起的。

    陈涵自杀后不到两个小时,学校门口又堵上了。这次声势愈发浩大,人数差不多翻了一倍。

    陈涵是独生子,全家老小都指望着他长大后接受家族企业,为陈家传递香火,好容易十多岁了,居然在学校里送了命。而且还是在篮球架上吊了自己,夏天太阳暴晒,四周又无遮挡,几个说话不积阴德的家伙冷嘲热讽道:“这就叫曝尸示众!”

    陈家人哪里受得了如此屈辱,想到罗兰跳楼事件,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学校身上。

    常言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罗兰家很快就知道了陈涵的死讯。两家人不约而同地走到了一起,再度发起对二小的围攻。

    陈涵家对独苗苗的殒命怒不可遏,开口就是赔偿200万。罗家听说后自然不会承认罗兰的命比陈涵贱,也把赔偿要求提高到200万。

    教体局的领导打来电话,劈头盖脸一阵训斥:“你怎么搞的,前天的事我们费了多少劲才把它勉强按住。你倒好,三天之内,在同一个学校居然死两个人。陈涵的事我们不会再站出来替你擦屁股了,你自己把事情处理好。如果搞砸了,你也就不要再干了。”

    张校长再也架不住了,接完电话就主动找来周清,让她赶紧请上次提及的私家侦探帮忙查查。

    周清也气不打一处来,张口就说:“那位侦探上次已经说了,罗兰这种连公安局都定了性的案件,调查起来非常麻烦,酬金至少得15万。现在又出了一个棘手的事,在去找人家,酬金翻个倍别人都不一定会接受。”

    张校长也无可奈何,只好悻悻地说:“那好,周主任,你去请他来帮我们把这事儿查清楚。只要能让我们学校洗脱冤屈,重塑我们学校的荣誉,别说翻一倍了,我给他翻两倍。”

    “我的妈呀!”听完周清叙述,丁源下巴都快掉地上了。15万翻两倍,那就是45万,抵得上当年干多少年的警察了。

    不过此时他还是压住了心中难以平静的波澜,破得了案子,抓的住凶手,特别是能揪出孙梅,这才是他心中最为关切的。

    纵使如此,丁源外表保持依然平静,说道:“可是公安局调查后都说是自杀,而且根据你的描述,两个学生也确实是自杀啊。这还什么好调查的?”

    周清也不是傻子,眨巴眨巴眼睛,神神秘秘地说道:“谁说要一定要否认是自杀了?导致自杀的原因有很多种吧,比如精神失常,比如受人控制,比如和人赌命……各种各样的原因吧,只要找到证据,只要证明他们的死和学校没有任何关系,就成。”

    “时间呢?限时多久?”

    “我们校长说了,这么复杂的事,可以考虑时间长一点,但是绝对不能超过五天,再久他就控制不住了。”

    丁源思量了下,觉得可以一搏,如果成功,还能赚上一笔,猛拍桌子,站起来说道:“我干了!”

    周清欣喜若狂,立马通知了张校长,把丁源的背景和能力连吹带捧地介绍了个扎实。

    一个小时后,五万元诚意金就送到了,丁源暗自咒骂,现在的学校果然有钱,五万元对于三江县的普通工薪人家来讲已是一年的收入了,他竟然对方是谁都没见过就随随便便给了。为保住自己的肥缺,什么事都肯答应啊。事成之后,一定得好好的治治这个校长。

第16章 近距离接触(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