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一天一个指头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切又在对方电话的挂断后陷入了茫然,不出所料,技侦对电话进行来源的追踪,结果只是一个未实名登记的号码。

    丁源从事刑侦工作多年,出现这样状况,就意味着绑架者早就做好了充分的预案和准备。如果仅凭电话号码就能把对方抓住的话,只能说犯罪分子太弱智,不适合从事这份行业。

    他悄悄对杨叔说:“你找一个时间委婉的劝一劝陈叔,根据我的经验,最好是和对方做一些让步和妥协,否则的话,陈飞极有可能无法全身而退。”

    “有这么严重?”

    “事情可能远远不止是严重那么简单。对方绑架了人之后,不慌不忙,不提要求,不说条件,居然数次沉着冷静和亲属联系,根本不怕警察的追踪。你说说,若不是精心谋划后实施,岂不是自寻死路?”

    “是这么个道理!”

    “而且,在这样的绑架案件中,受害者一般都很难安然无恙。如果碰到手段极其凶残的歹徒,纵然能救回来,都已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丁源脑海中又浮现出曾经的一幕幕惨烈案件,残肢断臂,血浆满地,简直不忍直视。

    他深吸一口气,道:“提前给陈叔说一下,让他有一个心理准备。都是年纪这么大的人了,哪里能承受的住如此巨大的打击!”

    杨叔的心情此刻也极其复杂,这些都只是丁源凭借经验做出的预测和判断,虽然有道理,但万一事情解决得顺利,岂不是又让老陈白白受场钻心的刺激。

    “可是,小丁,如果这么早就把如此严重的预测告诉他的话,会不会太……”

    “没什么,小丁说的有道理,我们应该做好应对最坏结果的准备!”陈鼎丰已从门外走了进来,“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虽然,打死我都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但回避,没有任何用处。”

    命运有时候就是那么冷酷无情,越是在需要它眷顾的时候,越是给你一盆一盆地泼冷水,浇冰水。

    陈鼎丰的手机信息声音再度响起,他再也没有平时那般从容淡定,对于未来的恐惧让他犹豫了,反复伸缩几次才下定决定掏出手机。

    陌生号码,归属地:浙江。

    收到的是一条彩信,读取图标绕了几个圈后,一张图片显示在他眼前。

    那是一个手掌,五指张开,血淋淋的放在木桌之上,只是细看下,才发现,小拇指是和手掌是分离的,照片上的鲜血就是从断口出流出来的。

    陈鼎丰不禁意地死死要住嘴唇,盯着手机屏幕,眼睛就快要喷出火来,把发信息的人都统统烧死烧焦,烧成粉末。

    杨叔轻轻从陈鼎丰手里接过手机,看了一眼就把头转到旁边,把手机递给了丁源。

    果然不出丁源所料,最不希望的事情发生了,对方既不提要求,也不继续沟通,而是自行采取各种极端的行为,逐步刺激亲属的神经。只是为了取乐,还是为了报复?

    他走到陈鼎丰旁边

第83章 一天一个指头(第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