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5章 就不劳您费心了!(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云笑,你怎么样了?”

    大长老陆斩是对云笑最为看重的,而且还欠了后者两次人情,所以他看着云笑那只被冻成冰臂的右膀,脸色不由变得有些难看。

    此时的云笑正努力用自己的脉气和那冰寒剧毒相抗,哪里能回答陆斩之言,而后者见状,直接是跨前一步,见得他右手疾速点动,动作看在一旁的苏合眼中,颇有些熟悉。

    “辟邪脉阵!”

    对于昨日云笑教给陆斩的这门脉阵,苏合虽然并不知晓其中精髓,但那位置却是记得清清楚楚,所以此时一见陆斩的手法,便知道这位大长老是想用这门辟邪脉阵替云笑驱毒。

    只是苏合和陆斩都没有发现的是,在这位大长老刚刚动手的当口,一旁的二长老符毒眼中,却是浮现出一抹冷笑之色。

    咔!咔!咔!

    陆斩的动作自然是极快,但是下一刻,他耳中就听到一阵古怪的声音,旋即手指之上的感应也传回了脑海,当下脸色变得极为的难看。

    可以说陆斩对这一门辟邪脉阵已经施展得极为纯熟了,而且昨日回到内门之后,他未免自己忘记这辟邪脉阵,还刻苦修炼了半夜,所以此刻是轻车熟路。

    只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陆斩这辟邪脉阵固然是准确无误,可云笑的状态和昨日的灵丸却是大不一样,因为他的整条左臂,都被冻成了一臂坚冰。

    陆斩那点中的几处要穴,都只是点在了坚冰之上,却透之不过,自然不可能封闭云笑的穴位了,而且这坚冰的坚硬程度,有些超乎了陆斩的想像。

    云笑所中的冰寒剧毒就是这条左臂,如果不能及时扼止住剧毒的蔓延,那云笑不仅仅是这条手臂不保,还有可能丢掉性命。

    陆斩一脸阴沉地收回手指,愣愣地看着云笑那寒气直冒的左臂,很有些束手无策,因为所有的手段,都必须要接触到人身穴位或是经脉,连这最基本的一点都不办不到,还谈何解毒?

    其实陆斩此时还有一个更加一劳永逸的办法,那就是将云笑的整条左臂给齐肩斩断,那样一来,冰寒剧毒就不可能再蔓延到云笑身体的其他各处,这一条小命也就能保住了。

    可是如此天赋惊人手段逆天的一个少年,陆斩慈悲为怀,没有到最后关头的时候,始终不忍出此下策,这倒是让云笑逃过了一劫。

    如果此时陆斩真的心再狠一点,当机立断之下斩掉了云笑的左臂,那他真是要欲哭无泪了,因此时的他,似乎已经摸到了一些化解寒冰剧毒的方法。

    不说云笑内心深处的想法,看到陆斩缩回手臂,一旁的符毒脸上笑意更浓,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也是可以达到自己诡计的办法。

    从昨日云笑教给陆斩的辟邪脉阵上,符毒已经知道那极地阴薯的剧毒奈何不得云笑了,就算这小子被剧毒入体化解不得,不还有陆斩可以施展辟邪脉阵替其解毒吗?

    所以符毒千思万想之后,终于是想到了一个连陆斩也施展不能的方法,那就是用他从三足冰晶蟾内炼化而来的冰寒剧毒,让云笑在身体某一个部位身中寒毒之后,那个地方直接就被冻成坚冰。

    一般来说,化解剧毒都要从其所中剧毒的地方开始,可一旦这个地方满是坚冰,那外人想要化解,是根本触碰不到这个地方的经脉或是穴位的,又谈何化解?

    不得不说符毒这一次的计划真是天衣无缝,而且他相信云笑就算是百毒不侵,化解这寒冰剧毒也是需要不短时间的,在这个时间内,一切可都是他符毒说了算。

    “二长老,你知道这是什么剧毒吗?”

    束手无策的大长老陆斩,有些心疼云笑,在这一刻竟然拉下老脸请教起符毒来,因为在他看来,对于这种特殊剧毒的研究,这位二长老恐怕还在自己之上。

    不过要是让陆斩知道云笑所中这寒冰剧毒就是符毒炼制的话,不知道他又会作何感想,只可惜这些他都不知道,他还指望符毒能出手替云笑驱毒呢。

    符毒自然也不想看到云笑就此被毒死,被大长老一问,他装模作样地围着云笑转了一圈,而后沉吟着说道:“这种冰寒剧毒,我似乎在极北之地的某个地方见过,倒是有一些想法!”

    闻言大长老心头不由一喜,全然不知道这老家伙是在装腔作势,当即接口道:“那就请二长老出手救他一救,这样的人才,可不能让他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

    在这个时候,陆斩明显是忘记了擂台之下,还有一个在不断哀号的外门天才呢,相对于沈潇,他对云笑的看重,无疑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