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6章 剧毒入心,已经没救了!(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符毒长老,你莫非已经忘了,我曾经是中过这三足冰晶蟾的冰寒剧毒的!”

    耳中听着符毒的喃喃声,云笑忽然之间生出了一丝戏弄之意,而他这话出口后,符毒脸色微变,旁边的两大长老却是一头雾水。

    相比于毫不知情的苏合,大长老陆斩倒是听莫晴说过一些东西,当初云笑身中七彩仙蛛的剧毒,最终却活了过来,还进入了玉壶宗,这些莫晴都曾告知过老师陆斩。

    但陆斩所知道的东西,也仅此而已罢了,他全然不知那个时候的云笑,将符毒大殿之内的所有剧毒都试了一遍,最后甚至是被三足冰晶蟾的剧毒冻成了一具人形冰雕。

    事实上云笑说得没错,他之所以能在如此之快的时间内开口说话,正是因为他这一次所中的,乃是三足冰晶蟾的冰寒剧毒。

    如果是其他一种和三足冰晶蟾相仿的冰寒百毒,那云笑能勉强控制开口说话,至少也得数个时辰,但是阴差阳错之下,他的运气显然是极好。

    想当初云笑身中三足冰晶蟾剧毒,不仅没有身死,还因此激活了一条寒冰属性的祖脉,这两者相辅相成,有着一种隐晦的联系。

    或者说云笑的这一条寒冰祖脉,完全是因为三足冰晶蟾的寒冰剧毒才激活的,所以他的这一条祖脉之中,本身就蕴含了三足冰晶蟾的冰寒剧毒气息。

    现在符毒用这种剧毒来想要云笑陷入某种状态,刚开始他确实是做到了,可正因为如此,却又让云笑在极短的时间,用冰寒祖脉之中同宗同源之力,化解掉了那寒冰剧毒。

    甚至不能说化解,当云笑运转冰寒祖脉之中的某种力量之后,他忽然发现,这些冰寒剧毒,竟然成了这条祖脉提升力量的养料。

    从这一点上来,云笑今日所中的这冰寒剧毒,仅仅是对他造成了数十息时间的麻烦,在此之后,这剧毒不仅是对他没有丝毫的威胁,反而让他这条祖脉的力量都提升了几分。

    祖脉也是分品阶的,凡灵地天圣五阶,想要提升极为困难,比如说一条火属性的祖脉,在遇到一些火属性的天材地宝,再将之融合吸收之后,就能一定程度提升祖脉的品阶。

    人身祖脉各不相同,大陆之上的修炼属性也是千奇百怪,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遇到和自己祖脉属性相匹配的神物,让得祖脉的品阶有一个极大的提升。

    如果这其中的因果关系让符毒知晓的话,不知道他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可以说符毒这一次借助沈潇之手施展的冰寒剧毒,简直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典范啊。

    “你小子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本长老听不懂!”

    云笑蕴含着讥讽的话语,终于将符毒从失态之中拉了回来,他老谋深算,在这一刻已经是知道计划失败,当然要矢口否认了。

    开玩笑,一个内门排名第二的灵脉境长老,一个堂堂毒脉一系的掌权者,竟然暗中出手干预一场甚至是两场外门大比的战斗,这要是曝光,恐怕连那位玉壶宗的宗主大人,也绝不会姑息。

    云笑也没有什么证据,所以也没有抓着这件事不放,而就在下一刻,在几大长老惊异的目光之中,他先前已经蔓延到左臂肩榜之处的坚冰,竟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了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化为水液的寒冰剧毒,并没有从云笑左肩之上掉落而下,反而是仿佛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吞噬了一般,侵入了云笑的左臂衣袖之下,消失无踪。

    仅仅数个呼吸的时间,云笑左臂之上的那些坚冰已然消失不见,看此时他的状态,似乎根本就没有中过什么剧毒,那云淡风轻的模样,让得几大长老若有所思。

    “啊……”

    然而就在擂台上陷入一种诡异的安静之时,擂台之下的某处,却是传来一道略有些中气不足的大叫,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而这一看之下,众人神色都有些复杂,因为那惨叫声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今日云笑的对手,凡榜曾经排名第二的沈潇。

    刚才在擂台之上发生的一幕,诸多天才虽然离得稍远,没有听到具体的对话,可是云笑左臂之上坚冰的消失,都在昭示着这神奇的少年,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甚至是已经化解掉了那寒冰剧毒。

    反观沈潇,那和云笑云淡风轻的模样可就截然不同了,此时他那胸口的衣服都被腐蚀出一个大洞,露出了内里一片漆黑的胸膛,明显是剧毒入体的征兆。

    “二……二长老,救……救我……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