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龙圣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八百零六 五雷子(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雷鸣山,雷王谷外围!

    此刻已经是那雷王谷之前石碑显形十数日之后了,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来到这里的修者却是越来越多,他们的目光,也变得有些焦躁起来。

    石碑之上“雷王四令,合之则启”八个字,所有来到这里的修者都是看得清清楚楚,和先前的炼脉师一样,他们也推断出是雷王四令有了归属,这才会让石碑显形。

    可是那所谓的雷王四令到底落到了何人的手中?又什么时候才会前来这雷王谷?或者说有没有意识到那和雷王令和雷王谷有关?对在场众人来说,都是两眼一抹黑。

    甚至一些实力不俗的强者们,眼眸之中都在闪烁着贪婪和火热的光芒,要是那得到雷王令的只是一个毫无背景、修为也很差的修者,说不定他们会因为心中的贪婪而出手抢夺啊。

    毕竟那可是天阶强者留下的雷王谷,虽然这些人并不知道雷王令是不是只有开启雷王谷雷幕的功效,但心中的贪婪,让得他们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机会,或许雷王令就是进入雷王谷寻得至宝的关键呢?

    唰!

    突然之间,自显现之后就再无动静的石碑,却是突然地袭出一道银色光束,这道银色光束并不同于先前能将人轰杀的雷电,而更像是一种半透明的光罩,直接朝着某一个方向袭去。

    如此变故让得所有人瞬间来了精神,当下尽都将目光转到了那光束袭出的方向,下一刻,他们就看到一个灰衣老者快步走来,不由都是若有所思。

    噗!

    那道银色光束速度极快,但却仅仅是在那灰衣老者的身上拍打了一下,便即烟消云散了,就仿佛是一盏指路明灯一般,让得众人瞬间明白了其中的因果。

    “那灰衣老者身上,有一枚雷王令!”

    这是所有人心中共同的想法,他们都清楚雷王石碑不会无缘无故地有所异变,何况他们先前都在这里呆了十几个日夜,也没看那雷王石碑有丝毫动静啊,这老者一来就被光束轰中,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骤然被光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打了一下,刚刚出现在这里的灰衣老者也是被吓了一跳,好在他感应过全身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之后,这才大大松了口气。

    以这老者的目光,自然能一眼看到遥远石碑上的字迹,口中喃喃念了一遍之后,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冷笑,旋即伸手在腰间一抹,一块并不太起眼的铁牌,便是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雷王令!”

    此牌一出,场中顿时发出一道道惊呼之声,甚至一些人的目光充斥着浓郁的贪婪,身形也是蠢蠢欲动,似乎下一刻便要出手抢夺。

    “哼,我唐元牧的东西,你们也敢要?”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打不定主意要不要做这个出头鸟的时候,那灰衣老者陡然发出一道冷哼之声,然后整个雷王谷之前,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唐元牧?他竟然是唐元牧?”

    无数念头在众人心中狂涌而起,而那刚才已经跨出一步的几人,更是慌不迭地退身而开,似乎那老者的名字之中,就有着一种极为可怕的东西一般。

    “‘血煞屠夫’唐元牧,想不到这第一枚雷王令竟然是被他得了去,看来是没什么好争的了!”

    最开始说话的地阶低级炼脉师,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惊惧之色,而他的这一句话,也算是将众人给拉回了神来,当下尽都打消了要去抢夺的念头。

    这位号称“血煞屠夫”的老者,在雷鸣山周边城池可是大名鼎鼎,只不过那大名却不是什么好名声,而是能让小儿止夜啼的恶名。

    相传唐元牧曾是一名杀人不眨眼的独行大盗,曾在一夜之间连屠隆城三个家族整整一百多口,起因竟然是因为这三个家族的几个年轻人和他同在一个酒楼喝酒,他以为自己的形迹被几人认了出来,这才行这灭族之举。

    从这一件事上,也可以看出此人的血腥手段,这件事一度闹得很大,甚至是那隆城的斗灵商会分部,也曾派出强者想要将其找出击杀。

    只可惜唐元牧行事谨慎,手段又诡异难测,哪怕是那个隆城斗灵商会的觅元境初期强者,也根本没办法找出其行踪,最终此案只能不了了之。

    在之后的数年时间内,唐元牧依旧逍遥自在,那些惹得他不快的家族更是惨遭灭门,其名声之恶,让得许多的雷鸣城周边城池修者闻风丧胆。

    众人没有想到的是,这第一枚出现的雷王令,竟然是被这个血煞屠夫给得了去,那几个刚才跨前一步的修者,此刻想想后心都不由自主出了一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