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大一文学系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白没了踪影,剧痛过了好半天才渐渐消退。

    我撸起右边的一看,好嘛,和左边相同的位置出现了另一个印记,只不过比左臂的小了一圈,也简单许多。

    望着天花板,我忽然觉得自己太悲催了,新婚之夜一点便宜没占到不说还疼得死去活来,最重要的是莫名其妙地挨了一巴掌,又多了一个守宫砂。

    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小白也是为了我好,如果当时她真的和我一起住一晚,我怕是就要直接疼死了,毕竟守着一个大美女,还是自己的妻子,谁能不动歪脑筋。

    度过了悲催的一夜,第二天早上我发现奶奶做了全鸡宴,椒麻鸡、肥肠鸡、凉拌鸡丝、鸡豆花、小鸡炖蘑菇……

    当时我深深地感受到了老人对孙媳妇儿的爱意,就算知道这孙媳妇儿是个狐妖,也要做狐狸爱吃的鸡。

    后来奶奶曾说出过一句至理名言,是不是妖不要紧,生出来的娃是人就行,我爷那不和正常人没两样。

    而且不还有著名歌手唱的那首歌吗,狐狸不是妖,性感不是那啥……

    我感慨了一番,这么好的菜可惜小白吃不到了。

    姑奶说让我找一张红纸,写上小白的名字贴到东墙,设置一张香案,这样小白就能够吃到供品,平日里如果上香对她的修行也有好处。

    爷爷奶奶自然不会不答应,很快香案就布置好了,奶奶将每份菜都打了一些,放到了香案上,姑奶又让我点了三炷香。

    香刚插进装米的碗,没过多久我就透过红纸看到了一个山洞,山洞被打扮得和古代女子闺房一样,中央的石桌上摆着全鸡宴,而小白正用双手抓着菜吃得不亦乐乎,衣服脸上都是油。

    我看得愣住了,原来平时仙气飘飘的傲娇小白还有吃货的一面。

    小白很快便发现了我的注视,害羞得脸红,一挥手我就只能看到一个纱帐了。

    爷爷看我半天不动问我瞅啥呢,姑奶说我在看他们的孙媳妇儿。

    爷爷盯着那红纸瞅了半天,奶奶也跟着在一边瞅,但是什么名堂也没看出来。

    姑奶说你们是看不到的,以后想孙媳妇儿了上香时就念叨,她就能出来了,不过这几天不行,需要小白办理好相关手续,门神才会让她自由进出。

    姑奶的话让我觉得我家的门神一点都不敬业,前些年我看小白溜达地也很勤快啊。

    由于大学那边已经打电话催了很多次,我要是再不去报道就要等明年重新高考了,于是当天我就坐上了去哈市的列车。

    在列车上我想了很多,别人结婚都有个蜜月什么的,我这啥也没有,而且从我和小白的战斗力对比来看,我以后的生活也不会多么愉快。

    还有就是沈红蝶,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给我刻守宫砂?

    我心中浮现出了一道选择题:

    A:她对我一见钟情,看上我了。

    B:她原本认识我,但是我现在不认识她,她喜欢我。

    C:她是个女色狼,贪图我的美貌。

第七章 大一文学系(第1/3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搜索